Tag Archives: 往日,故乡的情话

往日,故乡的情话

这几天一直在跑中秋节客户的拜访,发现“收与受”是一个很有趣的链条,比如我们刚刚拜访过行里存款大户——一个调峰电厂,送走我们的同时,他们也直奔供气部门去送中秋礼去了。在收与受之间的角色转换是这样自然。 在印象大书房买了《永玉六记》一卷六本,还有《红楼梦》连环画。《永玉六记》,都是黄永玉的速写,再配上简短的话。我比较喜欢其中的《往日,故乡的情话》,喜欢里面勾勒出的故乡的淡远意境, 小时候,在荣昌县那个青石板铺路的小县城里,在外婆狭窄潮湿的老木头房子里,我们跑进跑出。街对面摆小摊的兆明姑娘十八岁,长辫子,很漂亮,不知什么时候就和我高大帅气的舅舅好上了,然后我的两个表弟跟着出生,他们光着屁股在大街上洗澡,我的外婆喜气洋洋的跑上跑下。不远处是一条护城河,长着好多水上葫芦,很多小孩子在水里面玩,我就曾第一次看到一个淹死的孩子,面色惨白地躺在地上,还在做饭的家人哭天抢地地跑过来。。。。。。。 我还记得,我们睡在门厅里,那门要一扇一扇地插上卸下,早晨六点半,天还没亮,喇叭里传来《东方红》的声音,外婆已经在灶房里烧火做饭了。。。。。。。 后来,荣昌的这些老房子渐渐拆了,新路面新街道,我回去得也少了。我想,七十几岁的黄永玉怀念的也是童年时的故乡吧。 摘自一段黄永玉的故乡情话: 雪夜,一老一小的邻居对酌到半夜,没有了下酒菜,老的说:“你家后园竹林子里的笋怕是长出来了吧,扒几只,开水撩一撩,撕开,倒点酱油,麻油,多加辣子就是菜。”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