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川剧版《列宁在1918》

川剧版《列宁在1918》

这是圈圈在易道来成都的欢迎晚宴上讲的一件事,由我用文字复述真是损伤了大半味道,圈圈用好听的声音和手势讲来,那才叫好呢。 应该是八几年的时候,川大中文系排练了《列宁在1918》,而且是川剧版的。川剧是要有锣鼓来伴奏的,他们没有锣鼓玩意儿,即使有也没人会打,于是他们就把全班同学聚集在舞台的后方,站得整整齐齐的,用四川话加和声来代替锣鼓: (先低沉后加重,由远而近)汤一钵钵菜一钵钵,汤一钵钵菜一钵钵,汤一钵钵菜一钵钵,汤一钵钵菜一钵钵,(渐快)加汤、加菜,加汤、加菜、加汤、加菜,(再快)汤汤、菜菜、汤汤、菜菜、汤汤、菜菜、(开始快而急,后来渐慢,最后在菜那里顿住)汤菜、汤菜、汤菜、汤菜、汤菜、汤菜、汤菜、汤菜、汤、汤、汤、汤、汤、汤——汤——汤——汤——菜! 随着“菜”字尾音刚落,一位扮演仰慕列宁的革莫道不消魂命女群众的花枪女高音走上台,用非常响亮的,非常拖腔的,非常正宗的、非常地道的四川话,一字一白地,深情地念白: 列——宁——,弗——拉——基——米——尔! 据说,全场观众全部笑到椅子背后去了,川话真是幽默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24/11/daiaimei,20070424212432.jpg[/img] 周四晚上聚会照片,左起易道、圈圈、我,丰言丰语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