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小马的喀那斯穿越

小马的喀那斯穿越

早就知道小马的新疆喀那斯穿越,周末聚会时兴致勃勃地想听他讲见闻。 但一顿饭下来,小马关于这次旅行只说了不到两三句话,虽然我艰难地引领主题,小马也努力地想回到主题,但最终都拗不过十多个人的七嘴八舌,他的每一句话都被截走,并且越走越远,找不到回来的路。 “我们在喀那斯,骑马,苍茫的感觉,就有点象断臂山。。。。。。”,好了,话题从此,从《断臂山》、《蓝宇》,再到最近的大片,影碟,再到互相交换读书看报心得,一大圈下来,时间过半。 “后来呢?”我好不容易引他回主题。 “后来,我们在山脚下买了点虫草。。。。。。”,哎呀,不得了,从虫草的质量,到虫草的价格,再到各地区价格的比较,然后虫草的好坏辨别,虫草的使用方法,是炖鸭子好,还是泡水喝好,一只鸭子加几根虫草好。。。。。。 “后来呢?”我真佩服自己的耐心和坚持。 “后来,我们骑上了半血宝马。。。。。。”,更不得了,从汗血宝马的发源,历史,卓越战功,到为什么这种马的汗是红色的,流红色的汗对这种马有什么好处,土库曼斯坦向我们国家赠送了两匹,我们国家现在有几皮,现在一匹马的价格是多少,养一匹马需要多少钱,然后由此及彼,由近及远,讲到稀有物品的价值,讲到五几年产的茅台酒的品质和醇香,讲到茅台酒的人工制造工艺,讲到了聂卫平珍藏的那瓶国宝级茅台酒被茅台酒厂的厂长叹为仙味的情景。。。。。。 “后来呢?穿越有什么感受?”趁话题还没有从聂卫平转到围棋,我赶紧紧急刹车。 “真是太好了,太美了,在喀那斯骑马穿越,真的感觉自己就是这块土地的主宰!” 这就是故事的草草结尾,因为我们的财务部长阿袁已经在买单了,大家又要去茶楼继续战斗去了。   不过,小马给了我关于他们这次喀那斯穿越的网页,我去截了几张照片过来。 http://www.horse.org.cn/Article/news/tbbd/200706/1297.html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