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如酒

如酒

      如酒   这个时候的银杏,黄得如酒。 即使最娇小的一棵,也载满了浓稠的酒意,每一枝,每一片,在阳光中,在雾气中,散发着深秋的芬芳。 就象酿得八分香的酒,让人微醺迷醉,有一种充盈的实在感。 深秋,银杏、酒、中年,这几个词放在一起,那么协调。   唠叨   越来越发现,有一句语言最细密,最琐碎、也最真实,最柔情,那就是唠叨。 简洁解决不了的问题,唠叨可以解决。 不知不觉地,那让你有一点点烦的念叨,把硬的融化,把断的连起。 恋人间的唠叨,就更是那浓情的出口。必得要有针尖麦芒的戏谑,有插科打诨的调侃,有天真肉麻的嗲气,有文诌卖弄的讥讽,内容是妙趣横生的包罗万象,背后是那深浓漫溢的柔情。 再次重看冯亦代、黄宗英的《纯爱》,那厚厚的一本,就是他们几个月之间的细密的唠叨,非常动人。 最近的,是博友文涛和山民之间的唠叨,在他们的博客“蜀盘谷”里,他们那么耐心地记载着他们之间的对话,非常有意思。文涛说,她在储蓄,储蓄得越多,老年就越丰厚。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