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如草木般清宁

如草木般清宁

买到了陈染的新书《谁掠夺了我们的脸》,读了大半,她的文字依然是我喜欢的那种孤独中的冷静与细腻。 很多年前她的随笔《声声断断》是我的枕边书,被我翻得发黄,页角微卷,喜欢在宁静的夜晚安静地享受那样一种奇妙的阅读感觉,经常是她一两句的独白,就会把你的思绪拖至很远,如饮酒般微醺。 陈染便是这样一个在文字中酿酒的女人。她在一篇文章中专门提到了潘石屹关于文学与博客的区别,小说是酿酒,而博客是榨汁,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思想,是让它每日被博客鲜榨出来,还是放在心灵的窖池里慢慢地酿成酒,这是自己的选择。陈染选择的是酿酒,所以她关闭了博客。 非常好的比喻,对于喜欢文字表达的人来说,去酿酒当然是更高的境界,也要看是否有酿酒的能力。而博客似乎就是一种人人可为的了,而且在这样一个轻松随性的过程中,你的思想被鲜榨出来,实际上起到了一种保存的作用,因为,它很可能就瞬间飞逝了。并且还有挖掘功效,因为有时候你自己都会惊异于自己思想的果汁,竟然如此甘美。 要提到的是外貌。正如她自己所说,有人告诉她看到她在博客里的近照感到很心碎疼痛,而她自己则把这称为一种凋败的凄美,坦然接受并且能从中感知生活的况味。说实话,陈染年轻时的美丽的确是非常独特的、另类的、知性的、安静的,在这个基础上,面对她现在的瘦削、憔悴,真的是惊讶与心疼。对于中年女人来说,会在每日镜中看到凋谢的影子,在每一缕细纹、在每一个逐渐下垂的五官中看到花瓣是如何落下的,这是无奈,但我一直认为,这个年龄的女人是可以由丰润来弥补的,由一种由内而外的身体的、思想的丰润来弥补。 喜欢她对于人际关系的一些感受,很理性和智慧的文字,实际上就是要面对的真实和必备的生活智慧。比如对于家庭,她认为,只有爱是不够的: “人们能够相守结伴在一起,说到底,到最后已不再是喜欢与不喜欢、爱与不爱的问题,而是个性的磨合融洽等等综合因素。人在这份融合安宁的相守中,感受着安全、体贴与温暖,感受着依然存在的自我空间以及内心的富足。只有爱是不够的,远远不够,它会在现实的平凡中被击得粉碎,也许只因个性、修养、能力甚至财富等等我们以为比爱次要的因素而粉碎!” 喜欢她的一篇短文《如草木般清宁》,道出了生活的原本: “我们一生中的美好时辰日蜉蝣一般短暂,如一个美妙的清晨那样稍纵即逝,何必要用什么理由来侵占吞没这良辰美景呢?何必要用什么意义来打扰这撒满阳光的软床上的一个懒腰呢?如草木般一样没有(刻意的)思想的生活对我来说,也许是一种达观而超然的境界。”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