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薄雾浓云愁永昼

转帖: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灾区安县茶坪乡缺乏大量衣物,尤其是秋冬衣

     以下信息、照片均由由复旦大学研究生暑期社会实践组提供。            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灾区安县茶坪乡缺乏大量衣物,尤其是秋冬衣物。      被子、鞋子、外套、裤子均可,新旧不限,只要能用都行。      地址:四川省绵阳市安县茶坪乡双电村六组 李勇(收)      邮编:622654      电话:13990135770 13908118403            希望大家能尽量自己出邮费~      【北京募集点】      http://www.douban.com/event/discussion/1340242/ 黑片:手机13263376556 竹子:手机13651340520      【上海募集点】      上海市杨浦区武川路78弄31号楼401室(复旦大学北区学生公寓31号楼401室) 周旭辉(其联系方式经同意后将放出,现在急事可找按时(QQ:9223034)要他的手机)      (彩虹行动的负责人,对本活动的信息有何疑问可找他)            距离5.12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已经三个月了,处在灾区之外的人们的生活似乎已经回归平静,似乎就要将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灾区的人们遗忘。然而我们复旦大学暑期社会实践小组此次走访的绵阳市安县茶坪乡人们的生活还很不平静,连最基本的生活物资都还缺乏,生活依然艰难。            安县茶坪乡处在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带上,位于汶川与北川中间,是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的重灾区。当地几乎全部的房屋受损,尤其是茶坪老街,几乎全部房屋倒塌,用一片废墟来形容真地一点都不过分。当地的居民说,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发生后,街道上到处是横七竖八的尸体和哭嚎的声音。我们去时,街道上仍然散发出腐臭的味道强烈地刺激着我们的神经,我们实在不敢想象两个多月以前那惨绝人寰的一幕。            目前,茶坪的老百姓已经全部撤离,迁到晓坝镇的板房内。我们重点走访了茶坪乡双电村。全村有700多人,死亡39人。全村的房屋都必须重建,而重建至少需要5万元每户,补助仅有1.4—2万元每户。村民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种地和打工,而他们的地都已经被震毁。这次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带给他们的是灭顶之灾。村民家中家具基本都被砸坏,衣物都被雨泡坏。尽管当地政府收到的募捐的衣物不少,但发放到基层的村民手里的却很有限,其中的缘由想必大家都知道。现在秋天马上就要来到,仅接着就是冬天,村民们衣物奇缺,在经历了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以后,他们又要抵御即将到来的严寒。            我们亲眼目睹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在废墟里掏着衣物,这些衣物被雨泡过,被砖压过。这一幕强烈地冲击着我们。我们一直在想,我们必须做些什么。但我们深知自己能力有限,我们只能将自己亲眼目睹的这些场面告诉好心的人们。            我们强烈呼吁大家打开自己的衣柜,将不要的衣物捐献出来,邮寄给当地的村民。也许对你们来说几件旧衣物只是废物,但对灾区的村名来说,那意味着他们不需要再从废墟里去掏,家里不需要再花钱去买,就能够安然地度过灾后的第一个冬天。现在你需要做的事情就是不要吝惜那一点邮费,将自己不需要的衣物清理出来,邮寄给灾区的人们。被子、鞋子、外套、裤子均可,新旧不限,只要能用都行。            为防止衣物被某些官半夜凉初透员中饱私囊,不能直接发放到基层的村民手中,我们直接将联络点设在了最基层。我们将衣物的收发工作交给了当地三个学生,他们在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之时也曾参与过志愿者活动,而且这次在我们的工作中提供了大量的帮助,他们的正直和善良绝对值得我们的信任,同时我们也要求他们列出收发衣物的详细清单,定期向我们反馈,对他们进行实时的监督。我们相信他们一定能将募捐到的衣物发给最需要的村民。            灾区的人们仍需大家的关注,希望大家用爱心温暖灾区的人们!            地址:四川省绵阳市安县茶坪乡双电村六组 李勇(收)      邮编:622654      电话:13990135770 13908118403       四川地区急求高中全套教材,许多学生逃震时未带教材     2008-08-17 17:56:29   来自: 逍遥问学|08版 (北京)          四川地区急求高中全套教材,许多学生逃震时未带教材      急求四川高一、二、三年级教材,广元学生逃震时一本未带      谁有四川高一到高三的教材,急求,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时书本未带            她青川中学高三的考生,叫白乐秒,5.12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震垮了学校震垮了家            当时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的时候,她和同学们都忙着跑出来,当再回学校的时候什么都没了,            过段时间,学校就组织她们去广元复课。            每个人都是空着手到了广元复习了一人月的课,但因父亲远在新缰,家里就妈妈一个人,白乐秒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复习。      结果考试才419分,如果录取不到填的志愿学校,她想再复读一年,可是学费却成了最大的难题,现在这个小女孩急切想要一套高一到高三的物理、化学、生物、数学、英语书。望各界爱心人士满足一下灾区孩子的小小心愿。            希望大家能帮助的话,尽量帮忙收集课本,帮助一下这些需要课本的灾区孩子们.            负责联系人:汪升 13881743764 群:67844449            青川急需大量棉被、秋冬衣服      2008-08-19 14:15:52   来自: 逍遥问学|08版 (北京)      青川急需大量棉被、秋冬衣服,当地居民居住环境极其恶劣。    联系人:马俊飞 13228166768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0 Comments

反应

行里将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那天的监控录像编辑出来让大家看,让我们总结在逃生方面还有什么值得改进的地方。 看的感受很奇妙,如看一部自己出演的影片,512那个时刻的感觉又回来了。有一个档案室的特写,是重叠摆放在上方的档案柜剧烈摇晃后倒塌下来,表明当时摇晃的剧烈,很多天后整理档案室时,发现很多柜子已经摔坏了。 同事的表现各不一样,有反应迅速,象剑一样冲出大厅的;也有站着观望,确认发生了什么事后才拔腿就跑的;还有直接从柜台跳出而省略了去开门的;还有同事跑了一半又折回背包的;还有干脆脱下鞋跑的;还有同事慢条斯理地收拾完东西,然后散步一样地慢慢走出大厅的(心里素质超好)。我在楼梯过道的录像里看到了自己和同事们从九楼跑下的身影,细碎的脚步表现了那个时刻的惊魂未定。在大楼外面站了有一个半小时,都在相互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还有臭美加勇敢的女同事觉得穿着行服站在外面不好看,而跑回去换了件漂亮连衣裙的。 因为没有事,因为已过去一段时间,所以现在来看,很多同事都开玩笑地议论自己的动作有没有失态,自己的姿势是否优雅,谁谁谁跑到男厕所去了,谁谁谁躲到桌子底下。。。。。。呵呵,都有了一种平和的心态。有了这样一次身临其境的逃生经历,每个人心中肯定会多一些东西吧,这个东西也许会陪伴一生。 那个时刻,那个地方的人们也是如我们这样奔跑逃离的,只不过我们是幸存者,跑出大厅时,我们看到了晴朗的天,而他们没有。 生命遭遇风险时,一切的反应都是自然的、天性的,如草遇到风,如鸟遇到雨。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5 Comments

回易道《抱愧成都、抱愧四川》

易道: 你的文章又在我似乎已经平静的心中激起波澜,谢谢你,从你的字里行间里我们能体会你对于四川、对于成都特殊的情感,我知道还有很多很多的人都在把无私的爱的目光投向这片灾难中的土地。 其实,我又何尝不抱愧呢?离苦难的震中灾区直线距离只有九十多公里的我们,安然无恙。当他们还在废墟旁苦等不知死活的亲人的时候,我们只不过在露天帐篷里度过几个夜晚;当他们失去家园、失去亲人的时候,我们只不过少吃了几餐麻辣火锅;当全国各地的志愿者都去灾区帮助他们的时候,离他们最近的我,除了捐款捐物,除了眼泪,除了写上几个感想的字,我什么都没有做! 所以当各地的朋友电话慰问的时候,我都很惭愧,比起生死离别,我们忍受几次余震的惊吓实在不好意思接受那么诚挚的关切。比起灾区的人,我们已经在享受人世间最美好的幸福了。 和你一样,我一样无话可说,我现在依然不知道该如何放置这颗抱愧的心,如何做才能心安? 只有,让我们永远铭记! 另: 说句心里话,长久以来,作为一个四川人我还是有些许自卑的,这种感觉年轻的时候要更甚一些,特别是和东部发达地区的同学们在一起的时候,有一种不由自主的不自信,最近几年,我的这种感觉逐渐淡了,我被这片土地所蕴集的丰厚魅力所陶醉,所包围,深陷其中不能也不想自拔。特别是这次巨大的意外之后,我真正地为自己是一个四川人而感到由衷地自豪和骄傲。这真的,不是一句空话,当一个地方安恬、乐观、满足、享受、坚强、柔韧的人文魅力充盈在每一个人的心中的时候,其所蕴涵的东西绝不是以“发达”和“落后”可以区分清楚。 所以,我由衷地认同洁尘在这期《三联生活周刊》中,描写成都人躲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的情景后抒发的感受:   吾乡吾民!民间成都是那么的可亲、可爱、让人敬佩!有人说我是一个典型的“成都主义者”,因为我这些年写了大量赞美成都的文章。现在,我要说,我的确是一个成都主义者,我为我的乡亲们感到骄傲,为他们的达观、幽默、镇定、低调感到骄傲,我为自己是一个成都人感到骄傲。              抱愧成都、抱愧四川                   易道         从2001年至今,去过成都五六次,结识不少成都朋友,自认为很成都了。故此,任何场合,谈起成都的风土人情、轶事掌故,总是夸夸其谈,以为能事。     “512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以来,我有多个渠道获取灾区的信息:除了电视、电台、网络、报纸等官方报道,还有成都朋友的博客、短信。     我成都的朋友,有大报记者(丰言风雨)、银行行有暗香盈袖长(月亮来坐吧)、专业作家(圈圈)、高校教师(暮色晨曦)、普通市民(建瑶)、隐居画家(蜀盘谷里的山民、文涛夫妇)、自由职业者(或者说,“不知道职业者”,伐客)。作为“512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的亲历者,他们不断地用文字、图片和短信,述说他们眼中、心中的“512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         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刚发生的时候,我还敢写点什么。但近几天,我选择了转载、选择沉默。     我感觉,我不是死难者,不是受灾者,不是救援者、不是志愿者,一句话,不是成都人,不在成都住,我无法理解死者的哀怨,生者的忧伤;说什么,都是对死者的不敬,对生者的烦扰。       人到中年,我深知: 对一个拥有意识的人,最重要的是生命; 对一个拥有生命的人,最重要的是健康; 对一个拥有健康的人,最重要的是家庭; 对一个拥有家庭的人,最重要的是住房。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恍惚

去了都江堰,尽管有充足的思想准备,但还是被看到的东西震惊得不想说一句话。 除少量新修的房子之外,大部分的房子非垮即裂,不能住人或不能营业,包括我们喜欢的手掌鸡、河边茶座,还有前段时间装修常去的蜀西商场。河畔平地处密布着极为壮观的蓝色帐篷,从济南军区来的铁军正在搭建活动板房。 去青城山镇的路上,我们要绕开正在爆破危房的大路走小叉路,小路上农户的房子大多倒塌了,他们在路边搭着简易的帐篷,并且没忘了田里的农活。 青城山镇妈妈和婆婆最喜欢买菜的那个露天菜场,一半堆积着旁边茶楼垮塌下的废墟,有一幢垮了一半的楼,还看得到房间里悬吊的橱柜和抽油烟机。街上散落着几个卖菜的,卖花的没见了踪影。我们经常吃饭的那家千禧餐厅完全倒塌了。 灾难过后,整座城市的人们的表情是平和的,没有大悲大苦,没有大仇大恨,这是我个人觉得最可敬的地方。悲苦与仇恨都解决不了问题,也许平静地接受和乐观向前才是最智慧的态度。   我的青城小屋,还好,幸运地,完好如初。走进小区的时候,一切平静如昔。是啊,多希望那一刻不曾发生过任何事。 装修了一半的房子里,一个裂缝都没有,堆积的东西也没有散架。万幸。上周就听小马说他去看他的房子时路过我们这个花园,说没事。同事老孙说他在中国青城的房子也没事,就是家具有的倒了,马桶被旋反了方向,行里同事们专门为他家马桶的事情笑了好久。 只是斜对面那家人在花园里搭建的小亭子倒了,这个小区的小亭子特别多,以前我们戏说完全可以来这里拍古装戏。我们的小花园只剩栽种植物了,妈妈和婆婆的小菜园也围好了,按计划五月底就全部完工,八月入住纳凉。而现在,一切都停了。 就让它停在那里吧,让时间去呼吸,去平复。      从窗外看去,青城山依然青翠欲滴,散发着这个季节迷人的清新,它可知它的身边发生的事?   恍惚,没有别的语言,只是相信,只是直觉,要不了多久,这里就会恢复惯常的美丽,一如既往的悠闲与情致。 我热爱的都江堰。 我热爱的青城山。 我们一家愿意终老的城市和山。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当那个时候

         这个深夜,我再一次潸然泪下。     一个人,读这首诗,听这首《终曲》。       这是我最喜欢的电影《我的父亲母亲》里的那支贯穿始终的乐曲,我脑海里,一直是那个梳着辫子的淳朴女孩儿招弟在漫山红叶间奔跑的情景。 那样的山,那样的叶,那样的美景,在我们四川到处都是,甚至更美,可是已经有好多好多的男孩儿女孩儿,男人们女人们,不能在其中奔跑行走了。。。。。。。 留给他们的亲人有多痛? 方方在写,这种深入骨髓的,无边无际的、孤独的痛。。。。。。 只想问一句: 老天,为什么不仁慈一点?      到那个时候   作者:方方  当喧嚣声潮水般退去  当周围的人越来越少  当生活变得庸常  当日子成为自己的  当静夜  当孤独像空气一样弥漫  当别人家正热闹地说笑  当冬夜里一个人站在窗口看雪  当五月十二日下午两点二十八分  当生日  当春花盛开邻居一家人出去郊游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等待余震

昨下午4点21分的余震,是仅次于5月12那次,非常明显的摇晃,冲下去站在花园里,和邻居聊了几句便上楼了,上楼的时候,听见没下楼(应该是大多数)的人家电视声、钢琴声照常响起,呵呵,大家都比以前更从容了。 从周六起,明显感觉快要恢复正常了,商场、火锅店顾客盈门,花园空地上的帐篷大大减少,呆在家里的人越来越多,平静真好。 昨天那一震,在一定程度上是大家盼望的,因为政府通告一直有一个6---7级左右的余震,虽然没在19日-20日之间发生,而在昨天发生,那么说明人家对于大趋势的判断是对的。 同事玫在每次小余震后都说,这下安全了!是的,在余震中间肯定是安全的,所以昨天我对家人说,晚上安心睡,这么大的余震过后,肯定是安全的。   成都人惯常的幽默在这个时候也表露无疑,也算是紧张生活中的亮色吧:   段子一:政府公告说自512以来一共有七千多次余震,某婆婆说肯定不准,因为她感觉到的都有九千多次。   段子二:一串串香店坐满了吃客,正吃得呼尔嗨哟,余震来了,老板跑出来的时候,发现吃客全跑了,老板懊恼地准备收拾摊子时,吃客们全都回来了,接着吃得呼尔嗨哟。   段子三:一汶川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幸存者被俄罗斯救援队救出,记者采访他感觉怎样,幸存者想了半天说:“狗日的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好凶噢!老子被挖出来看到外国人还以为把老子震到国外了”              噻话一:余震就象打麻将,如果半天没得啥子动静,那绝对是在做大的!             噻话二:成都人看余震的心情,就象初恋的少女看情人,既怕她不来,又怕他乱来。 ......   对联: 上联:灾区人民无房可住,在余震中等待吃喝下联:成都人民有房不住,在吃喝中等待余震 横批:都球恼火   成都宣传语:   成都,一座人均帐篷拥有量全国第一的城市; 成都,一座家家都有倒立空瓶的城市; 成都,一座洗澡和入厕速度飞快的城市; 成都,一座厕所里都备有巧克力和矿泉水的城市; 成都,一座拒绝裸睡的城市; 成都,一座全民热衷练跑步的城市; 成都,一座来了就跑不掉的城市! 成都人日常行为变化:     一、原来打招呼问:“吃了没?去哪儿?”,现在逢人就招呼:“今晚上睡哪儿?”;   二、原来关心别人住哪儿,现在关心别人住几楼;   三、每次余震过后就拿放大镜观察自己的房子有没有裂缝;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9 Comments

上帝把他最爱的项链弄断了,也弄碎了!

     来看海,和圈圈都是我学写东西的领路人,以前每次接到他们的约稿的电话,都会让我激动好久。真的好感谢他们。 看海原是华西都市报编辑,后到《华西生活周刊》,现在在川报。原来在天涯有个博客,不过经常让我们白跑路直至伤心透顶。 近来有了他的消息,新博客(《活着,震区一线记者笔记》),而且是关于灾区的一线报道,立马肃然起敬,再看那些图片和那些诗,泪水又止不住了。 在那些拍摄的废墟中,我心酸地想到了来看海在去年五一节《华西生活周刊》的主编感言里写的一段话,那是他对于四川美景最华丽的赞颂:     “成都以西五十公里起,五百公里以内,古堰、森林、峡谷、洞穴、瀑布、湖泊、冰川、雪峰、草原、沼泽、海子举目皆是,层出不穷,除却海洋,地球上该有的地质地貌,几近完全。那些山光水色,那些奇峰异景,好比是水银泻地,你不知道它落在哪里了,即便知道,你也捡不起来,而它可能在任何地方晃你的眼,迷你的心。上帝把他最爱的项链弄断了,珍珠滚落人间,安家四川;一珠一景,景移趣远,珠联璧合,宛自天成。”     成都以西五十公里起,也包含着这次的汶川、北川、青川。。。。。上帝把他最爱的项链弄断了,也弄碎了!   来看海新浪博客:活着,震区一线记者笔记 http://blog.sina.com.cn/jminn18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很长的路

我们一个支行的年轻员工老家就在北川,灾难中他的爷爷奶奶和四叔都遇难了; 部门一个同事的一个绵竹朋友,开着一家三十多人的公司,事业蒸蒸日上,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中他和十多名员工遇难,另外十多名员工刚被他派出去参加培训; 韵韵爸公司里的一个女同事在第一时间去都江堰中医院救援她的同学,救了两天两夜,见到的是同学肢体不全的遗体(更多的惨烈你不会在媒体的画面和图片上看到); 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发生的时候,都江堰中医院里有一个老人正处在弥留之际,他们家族大大小小十多口人正在为他送终,所以全部遇难; 同学从江油把亲戚接到成都,几位亲戚惊魂未定,在吃饭的时候辛酸流泪,说这是他们一个多星期来吃的第一顿热饭。 同事的一个医生朋友在医治了众多伤员后,向同事倾吐“人生真的没有什么意思”,也许看了太多的惨烈,他对于人生的看法都飘渺和渺茫起来。 。。。。。。。 这些都是我身边听到的,能感受到的灾难,对于受灾者,对于救援者,对于亲历者,以及对于他们的亲戚朋友来说,心灵的恢复都是那么漫长的过程。 圈圈说得好,灾难的恢复是一条很长的路,所以也不必急在一时,以后有的是工作需要人做,需要有持续的热情和努力去做。   这个时候,热情膨胀的声音之外,也听到了一些异常冷静的声音。 也许我们需要冷静,这个时候,理性冷静的力量更容易找到方向,更容易持久,也更具有根治伤痛的药效。   在扫舍那里读到篇文章,作者是菜农瓦当.   自5月12日汶川大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以来,举国哀痛,群情激昂。人们纷纷挺身而出,或慷慨解囊,或直接奔赴灾区一线参与援助。灾难面前中国人所表现出的顽强与团结,为这出历史大剧书写了无限幽情壮彩。  借用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中华民族强大的凝聚力,在巨大的灾难面前再次显现出来。然而欣慰之余,我忍不住要追问一句:灾难过后呢?是不是各种社会问题会重新显现出来:贪有暗香盈袖污腐佳节又重阳败、贫富差距、公平正义……一样不缺?人心是不是又像平时一样自私、涣散、唯利是图、相互倾轧?难道非要到再次灾难来临,才会再次被唤醒?这个健忘的民族,会在灾难过后长些记性吗?  我想,如果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能震荡国人的灵魂,促其自省、自觉和自新,从而推动社会的文明进步,就是这次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不幸之中的大幸。对于死去的同胞,也将是一种莫大的告慰。然而,这一美好愿望的达成,取决于活着的人们对这一问题的认识程度。  “皇天之不纯命兮,何百姓之震愆?(屈原  《哀郢》)”面对四万多顷刻间消逝的生命,和幸存者失去亲人的哭喊,震惊与悲痛之际,人们是否也偶尔这样想一想:为什么死去的是他们,而不是我们?他们死了,我们依然活着,是我们比他们高尚,还是他们有罪?或者,仅仅是因为我们比他们幸运?那么,这个幸运又意味着什么……死向我们指出一个真理:即上帝随时都可以把我们每个人抽走,就像我们无法预知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何时发生,人也无法预知自己的死。所以,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为你为我也为他。特别声明一点:这里所说的“上帝”,并非一定指的是天主教或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里的上帝,更是中国古人所信奉的昊天上帝,是民间所说的“三尺之上有神灵”。“皇天无亲,唯德是辅。”我想,那些“愤青”间或“精英”,误解了朱学勤先生所说的“天谴”的涵义,我宁愿将其看作是对国人失落已久的对苍天敬畏之心和天人合一信仰的召唤。诚如歌德所言:“恐惧是人类的至善,”没有恐惧,善就不会被激发。保持对上天的敬畏,善就会长存心中,和谐与安宁才有可能。这绝不是说灾难与人的行为之间存在必然联系,而是申明人对于灾难应有的庄重态度。  当全国各地纷纷举行烛光晚会,为死者祈福时,我羞愧地发现这个民族居然缺乏一种恰当、充分的仪式象征。那些仿效西方宗教仪式的烛光总让人感到不伦不类,甚至带着一种矫情的浪漫、小资情调,与肃穆的氛围格格不入。当成千上万枝蜡烛摆出硕大的心形图案,让人感觉简直是在开生日party,而不是追悼死者。人们似乎一夜之间学会了祈祷,却不知道向谁祈祷。更不要说,留下一地垃圾还要清洁工费心打扫。借着哀悼的名义,一种媚俗悄然流行。在中央电视台的直播镜头中,长沙的一群小学生手捧蜡烛,高声朗诵:“我们诅咒这该死的上天,夺去众多无辜者的生命……”这稚嫩的声音,令我感到阵阵惊悚。我只听说过上天的诅咒,从没想过人可以诅咒上天!我相信孩子们的纯真无邪,但组织他们朗诵的大人们所暴露的狂妄、粗俗,不应被轻易忽略。我还看到一群正在集体学习的青年作家联名致全国作家的倡议书,通篇充满了空洞的抒情,仿佛是共青团或少先队的活动宣言,看不出一点作家该有的独立思想和精神勇气。我想如果是我,也许会拒绝在这封倡议书上签字,我相信自己并不比别人缺少爱心,只是难以接受这种虚伪的毫无美感可言的形式。但我同时又怀疑自己是否具有拒签的勇气。因为,这是一次集体名义的“精神撒娇”,而你是一个人。  我看到,在以集体名义高涨的道德情感之中,生命个体再次被驱逐。大面积的“抗震诗歌”涌现出来,这里面潮水般的情绪宣泄,使人不能不对它们的真诚心存怀疑。向灾区捐款的数目多寡,成为大众眼里衡量爱国与人格的标尺。而电视主持人为了追求剧场效果,不惜一次次揭起幸存者的伤疤,一遍遍地让他回忆生命中最惊恐的时刻,就连小孩子也不放过。这简直是一场虐刑。我能想象那几名北川中学刚从废墟中救起的孩子,惊魂未定,不知所措地坐上去往北京的飞机,出现在一个金碧辉煌的演播大厅,催情了观众的泪水之后,又匆匆回到灾难现场。对于他们中的大多数来说,这是他们平生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到首都。整个过程,如同一场梦游。我不忍心说他们是被好心“利用”,至少这种行为经不起审视。  在中国崛起的道路上,每遇挫折和险境,崇高的道德情感便一次次被上演,一次次被消费,又一次次被遗忘,以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民族主义的名义……看官如果不服,你们当中有谁还记得当年美国轰炸中国大使馆时三位牺牲者的名字?还记得中美撞机事件发生在哪年哪月哪日,那位英雄叫什么?这一切怎么就没在我们曾经慷慨激昂的心里扎下根来呢?只因为我们光顾了追求当时在场的效果,却很少使用大脑。  每于潮水般的热情退却之后,洞见历史苍凉的笑容。我和所有怀揣善良的中国老百姓一样,衷心渴望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但我相信,那一天的实现,一定包含了如下特征,那就是:在任何情境之下,容许保留独自悲伤抑或独自欢乐的权利和空间;在任何情境之下,都有对应的成熟的表达形式,而不是仓促、庸俗的美学。这个形式,就是有待形成和完善的礼制。  《易经》震卦上说:“洊雷,震,君子以恐惧修省。”愿共勖之。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如何才心安

     眼泪横飞。。。。。。     眼泪横飞。。。。。。     我苦难的四川老乡啊,我要如何做才能心安?     我知道我如何做,都不能心安!     。。。。。。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也许,你是那个 在卧龙给我们指路的小女孩 在漫山的红叶中 你笑成一朵娴静的花儿   也许,你是那个 汶川街头小餐馆的老板 在氤氲的饭香里 满耳都是你热情爽朗的吆喝   也许,你是那个 小鱼洞盘龙谷里看山的爷爷 在盛开的南瓜花豆蔻花旁 你自在惬意地抽着一只叶子烟   也许,你是那个 理县路旁小旅店的接待员 那个疲惫寒冷的深夜, 你就是我们所有的温暖   世间的缘分没有深浅 即使只是那短暂的谋面 我把所有的祝福和所有的祈祷 都给那条美丽路上所有的你   我希望,也坚信,你就在幸存者中 请一定要坚强, 请一定要相信 你不是孤单的一个人   或许,不幸,你已长眠废墟 请一定记得这个世界的样子 来生我们一定要再续写 那没有深浅的缘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