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喜欢了很多年的一本书

喜欢了很多年的一本书

这本深蓝封皮的百花文艺出版社的《岛崎藤村散文选》是我95年9月1日买的,内页已经有些微微翻黄。 这么多年经常读,不厌倦,这段时间又拿出来再看,还是喜欢,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书,还不多见。 到底这本书有什么魔力,说实话我现在都还不能完全说出来,只是觉得舒服,读了让人心绪宁静,淡远。 岛崎的语言简洁得让人惊讶,但这种简洁平实的文字却勾勒出了最美的意境,有时我反复那些小段子,心想,这些字我也可以写得出来呀,但是,这些简单字却被他编排得那么完美。 淡到极至,就是美到极至,岛崎藤村(1872-1943)的散文是最清淡的水墨画,却是最悠远的。 难怪,岛崎藤村是以诗人先进入日本文坛的,当然懂得如何惜字如金,如何用字如神。 来看他的两段字: 第二天一早就下起了凉雨,房子周围的柿树和李树的绿叶上凝聚着雨珠,点点滴滴地落下来。李树的叶子经雨水打湿,更令人觉得清凉宜人。 一天,越过铁道岔路口,来到绿草如茵的小道上。一株古老的葆树上,栓着一头短角,长着可爱的眼睛的牛犊。我站着观望了一会儿,小牛围着树一个劲儿转圈儿,长长的缰绳胡乱地缠在葆树干上。牛犊被缠得紧紧的,最后弄得动弹不得。 对面的草丛里,一匹红马和一匹白马栓在一起。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