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周期

周期

其实很久以来,已经学会并习惯了清淡地吃,最喜欢的菜肴就是鱼、豆腐、竹笋、绿叶菜合成的汤汁,和着米饭,是胃与心最能接受的搭配。 但对于辣,对于麻,却象一种周期病,会定期发作。必得要去火锅店、麻辣菜餐馆里去恣意爽快一下,才可以病愈。没办法,对于麻辣的渴望已经渗透进血液里。 昨天上午,一家人,还有妹妹妹夫去旅行社为韵韵的外公外婆、奶奶,还有妹夫的母亲办了去北京旅行的手续。全是老年人组成的团,肯定要好玩得多。对于他们那个年代的人来说,北京的确具有特别的意义。手续办完,麻辣病就犯了,于是满世界找吃的,还是怪成都好吃的东西太多了,竟然找了很久。找的过程中,发现有一个三轮车拖着一盆高大繁茂的三角梅,于是就紧跟,准备问一下卖不卖,但红灯亮了很久,就看着三角梅若隐若现地消失了。 最后是在天下耍都那里的“五道菜”餐馆去过了一下麻辣瘾。 的确不错,新鲜辣椒和花椒熏出的鱼鳅与黄鳝那个香啊,不过几筷子下去胃就受不了了,但还是禁不住筷子往里伸。还狠狠地啃了韵韵和她小姨在隔壁去买的宣兔头,好吃,瘾过够了。 近来我的周期病好象挺多的,买书、买花是最严重的两个病。刚买的书还没怎么看,就又要上当当网去瞧了;花呢,更为严重,两个星期的周末不买点花回来的话,那个周末心里就觉得空涝涝的。昨天把韵韵送到学校,我们就到旁边的郎家山花草市场去狠狠地买了一盆高大繁茂的三角梅,一来把买花的瘾过了,二来把今天在街上看着三角梅原去的遗憾也弥补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11/4/daiaimei,2006091171732.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11/4/daiaimei,2006091171758.jpg[/img] 以上是在五道菜吃的麻辣蟮片与鳅片.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