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听丰子恺爷爷讲画

听丰子恺爷爷讲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1/24/4/daiaimei,2005112471554.jpg[/img] 韵韵如果受到爸爸妈妈、外婆的批评,心情不好,她会去找他的外公,她知道他的外公肯定会笑盈盈地接纳她,询问他,开导她,给她讲故事,一会儿就会把她逗笑。 我的继父是五十年代的大学生,曾当过中专老师,也算满腹经纶了。因为妈妈和继父一直和我们一起生活,所以,韵韵和外公之间的感情特别好。外公讲的故事生动、有趣,当然最重要的是,让韵韵在慈祥的目光下感受到的那种隔代之爱的温暖。 现在,我读东方出版社的《丰子恺谈名画》,莫名地好向体尝到了韵韵的那种感觉,自己好象变小了,认真地听一个慈祥的爷爷讲关于画的故事。 第一篇讲的米勒,开头就很吸引人: 距今大约100年前,真是中国清朝的嘉庆年间,法莫道不消魂国乡下一个农夫家里出了一个大画家,他姓米勒,他的名字叫做弗郎索娃(JEAN FRANSOIS MILLET,1814-1875)。米勒的父亲虽然是农夫,却很喜欢音乐,又喜欢美术。他会唱歌,种田空了的时候,他便要集村上的农夫来,教他们合唱。有时自己到田里去捞一块泥,拿来做泥人,做各种的动物,有时拿一块木头来雕刻,也会雕出各种各样的形状,都非常巧妙。幼小的米勒看到了父亲的巧妙的手工非常高兴。父亲又常常领他到田野中散步,把好的风景指点给他看,又把各种花草的名字教他。 然而教导他最多的,要算他的祖母。他的祖母真是个高尚的老太太!米勒幼时伴了祖母睡觉。每天天亮的时候,祖母就叫他醒来: “醒了,弗郎索娃,小鸟已在歌唱了!”。。。。。。。。 当讲到米勒的《拾穗》时,丰子恺这样说: 一片秋天的田野中,三个贫苦的人弯着腰,用心地在那地上拾那农夫们遗落的稻穗。这三个人衣服都很破旧,大概是没有钱买米,所以来拾遗落的稻穗,拿去煮粥吃!这是多么可以感动人的一种样子!这真是可以永远感动人的画! 这两段已经足够说明整部书的浅显易懂了,比那些充满了术语的冷冰冰的绘画书,它更能让人读下去,不仅仅是简单,重要的是在字里行间得到的关爱,读的过程很温暖。 智慧的老头儿真是人间的宝贝,经历了大半的人生,通透、豁达,幽默、平静,乐观、慈祥,具有无比的包容力,祥和的温暖,象莲花佛座上的智者,大彻大悟,大智大慧。在他面前,你遇到的任何问题,都不是问题,在他面前,你很愿意变小,蹲在他膝下,看他捋捋胡须,扶扶眼镜,喝一口清茶,然后娓娓地讲述。。。。。。。 童年的幸福感觉,又回来了。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