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又是一年银杏黄

又是一年银杏黄

去年十一月底,踩着秋天的尾声去赴银杏的约会,在青城灵岩寺,看到的是寒风中满地飘落的黄叶,那片片的焦黄与伤感,告诉我的来迟。 今年入秋,早早地,就在计算银杏叶变黄的日子,每天都在看,看那扇形的绿叶边怎样镶上一圈温柔的黄,然后黄晕伸展,炽烈地伸展,直到饱满的燃烧染黄了整棵树。昨天,在成都看银杏的佳处之一——华西医科大学,看到这个古老学院里的古老银杏,和灵岩寺的银杏一样,参天的气魄,金黄的穹隆,很霸气的王者风范。与此不同,在锦江宾馆处的府南河边,有三两排清秀的银杏,温柔地伸展那黄叶的枝条,象轻盈的少女班在排练舞蹈。那散落在江边和公园里的孤独的一棵,黄得清雅而沉静,让我怜惜和感动。 以前看过文章说,银杏树为什么变得金黄,是因为忧伤。很诗意的说法,和古人的“秋残如血”一样,但伤感了些,我宁愿相信这是银杏在这萧瑟的冬天,以如此美丽的方式,带给我们热闹、祥和,与温暖。 银杏黄的时候,一年就要过去了,不管圆满与否,我们都收获了这样一个美丽的落幕。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1/21/4/daiaimei,2005112164116.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1/21/4/daiaimei,2005112164318.jpg[/img] ------照片拍于华西医科大学莲花池旁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1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