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厨房

醉卧沙场鱼

       做这道鱼的时候,心里一直在默念一首古诗——唐代王翰《凉州词》:   葡萄美酒夜光杯, 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争战几人回。   我用料酒给鱼码味,它就自然醉了;我用煎蛋为鱼铺垫,它就自然安卧;我用葱丝、姜丝、辣椒圈为鱼点缀:尊鱼真是......得其所了! 再说了,世间的厨师里象我这样边做菜、边吟诗的有多少呢?呵呵,再次自我表扬一个!   做法: 1、             钳鱼用料酒、盐码味半小时; 2、              大葱切丝、姜切丝,塞入钳鱼肚腹,浇上蒸鱼豆支油,上笼蒸十五分钟; 3、              取两个鸡蛋,打散,另用平锅煎,时间要短,保持鸡蛋的嫩滑。 4、              鱼蒸好后取出,将煎鸡蛋围绕鱼身摆一圈,然后撒上葱丝、姜丝、辣椒圈即可。   加煎蛋的好处一是好看,二是嫩滑的鸡蛋饱蘸鱼的鲜香,特别好吃。对了,这道菜可以佐以北方大饼,大饼蘸鱼汁,那才叫飘飘欲仙呢,而且做法相当简单。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3 Comments

酸菜鸡

夏天天热没胃口,用酸菜做菜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酸菜通常与鱼配,鱼片的鲜嫩在酸菜里被烘托得恰到好处;没吃过也没做过酸菜鸡,那天不过听妈妈说有只鸡不知怎么吃,而我恰巧想吃酸菜,于是就上网查,看这两样东西能不能配到一起。 呵呵,结果酸菜鸡还是道土家菜,当然土家人加了辣椒、花椒等,还有土豆片,想起来,都觉得酸酸辣辣的,肯定很劲道。   不过夏天还是把辣椒免了吧,我做的是清淡的酸菜鸡。 熬制酸菜鸡汤的时候,我用了一个多小时,妈妈问我是做汤菜还是炖菜,我说是用汤菜的方式做炖菜。开始担心是不是时间长了,鸡和酸菜都被煮过了,结果没有,时间把鸡和酸菜充分融合,酸菜的咸酸味也慢慢出来,熬制出来的汤汁也特别浓郁,这个时候再加土豆和笋,哇,味道真是太好了。 这道菜的魂魄在酸菜和鸡,但是配角土豆和笋却饱蘸了酸菜鸡汤的精华,反而喧宾夺主,上桌后没多久就被口卷而空,反而剩下两位精华主人。不过鸡肉经过长时间的炖煮,绵软化渣,和着酸菜味,真是好吃啊!   想起关于酸菜的一句四川老话,形容一个人容易受别人影响时说“要不了几两盐就漤(四川话“泡”的意思)咸了!” 那么反而言之,形容一个人特别坚定特别有主见不易受别人影响,反而去影响别人,那他(她)就是一块老酸菜! 油热后,将鸡和姜片、少量花椒下锅煸炒。   加入酸菜,继续煸炒。然后加水,没过酸菜鸡,小火煮一个小时。   最后加土豆片和笋块。 哇,口水再次流下。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