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原味

原味

一个沈阳来的客人对我说,十年前她来成都的时候,小小的街,窄窄的巷,春夏季节,会看到挑着担子卖花串的人.大小姑娘会聚集在他们周围,唧唧喳喳,等着他们把选好的茉人比黄花瘦莉花黄桷兰栀子花,用针线一针一针地穿成一串,然后带在衬衣的中扣上,或手腕上,妖精一点的会带在脚腕上,她们走过之处,淡淡的花香. 她说,这才是成都的味儿,我喜欢. 一个外省人,把成都的原味总结得如此准确.这何尝不是我喜欢的? 茉人比黄花瘦莉花黄桷兰栀子花,在我眼里是最家常,也是最美丽的花,它们的美丽在于它们的不招摇,它们的妥帖,它们的细致,它们的价廉 它们竟全是白色的,香味也是淡淡的,清清的. 那个时候,每家每户,哪家没有一个小瓶子插着栀子花呢?哪家的小姑娘不带着这样的花串,快乐地满街跑呢? 记得小时候,邻居家的小妹妹从乡下回来,骄傲地向我们说起她外婆家的黄桷兰树,好高哦,好多花哦,我一辈子都戴不完哦. 小的花,承载了多少寻常人家的爱美之心和知足长乐的心境. 现在的成都,那样的小摊是不允许在街上摆的,能看到黄桷兰花串的地方,是在停车等红灯的时候,会冷不丁地,冒出一个小伙,或一个中年妇女,慌张地在车窗前兜售,往往偷偷摸摸地做完交易,绿灯早已亮了. 那挂在车里的黄桷兰,依然地清香,但,已失却了多少成都的原味啊!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