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十年之前与十年之后

十年之前与十年之后

昨晚和阿袁、建华在浣花旁的晶泽印象吃了饭,然后就在露天茶座打一种名叫“干瞪眼”的扑克牌,挺有意思。 这种牌要求必须要接着出(3之后只能接4或2,没有的话就只能干瞪眼看着人家把牌出完赢得胜利),所以在干瞪眼等待的时候,竟还可以谈论一下理想和人生。 建华问“十年前我们在做什么?” 我还在BANK OF CHINA里过着非常悠闲的日子,每日一张报纸一杯茶,吃吃喝喝带娃娃。 阿袁还在一家厂里做事,那一年离开厂进入司佳节又重阳法系统,现在已经是飒爽英姿的警司了。 建华在龙泉的学校里教书,每日想着出来,东飘飘西飘飘居无定所,那一年来到现在做事的外资公司。现在人家已经是深得澳大利亚老板信任的公司高管了。 那么,建华接着问“十年之后我们在做什么?” 我,应该和现在不会有太大变化,未必这把年纪还想东跳西跳的?稳定,就等待着把这退休之前的年数数完,然后就过自己设想了这么多年的退休生活吧。 建华赞同我的观点,这十年他将好好理财,提前攒够退休需要的生活优裕的钱(我们反复讨论需要多少钱才能让退休生活安逸闲适,真是每个人的要求不一样,标准也不一样),然后就好好耍吧。 阿袁如果想退休的话现在就可以退休,她现在是在为实现自己的价值而工作,虔诚修佛的她,十年之后应该进入新的境界了。 我们一起约定,退休之后,一起去四川的藏区小学教书,我教语文,阿袁教生物,建华教英语。 十年,是怎样的一个区间? 很象韵韵文具盒里刻着线段的短尺。 其实一生真的数不了几个十年,也没有几次可以任意畅想的十年之前和十年之后,十年中我们会遇到很多人,也会离开很多人,我们会做很多事,也会放弃很多事,我们会有很多梦想,也会渐渐把它们遗忘。 一切如流水,想起林夕填词的那首《十年》,虽然说,是写爱情的,但可以放大到人生的任何事情,认真想来,不免还是有些伤感。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