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半夜凉初透服的际遇

半夜凉初透服的际遇

     那天在老书虫见到小白和牧歌的时候,我穿的是我们的工作服——白衬衣蓝马甲蓝短裙。   小白说,我让她想起了,很多年前她在银行存钱时那个始终对她笑盈盈的圆圆脸的胖胖小伙子;   牧歌说,我让他想起了,很多年前他在邮局里见到的那个态度非常好的清爽小姑娘。   他们真是夸奖我的制半夜凉初透服了,就在一会儿前我在书架翻书时,已经有几个人问我“洗手间在哪里了?”   想起有次在锦江宾馆开会,走过咖啡厅时,有几桌客人对我说“小姐,来杯茶。”   不过,我似乎还不算最尴尬的,我们行里的阿敏穿着长袖白衬衣和蓝色长裤在小吃街上逛的时候,听到的是:  “大姐,买半斤馒头!”  “老板娘,来二两牛刀(牛肉刀削面)!”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