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凉悠悠的天

凉悠悠的天

一大早就被鸟叫声自然唤醒,起床就到阳台上看我的三角梅,她一天比一天饱满而繁茂,向阳的那边已经挂满了紫红,一下子把心点得亮亮的。一盆绿萝被妈妈分装成几盆,正在三角梅旁边快乐地牵着藤蔓;我的茉莉也发芽了,米兰在打小骨朵,从龙泉抱回来的趋蚊草也在忙着开粉紫的花,文竹发得长长的,已经围着发财树绕了好几圈了,海棠盆景的叶绿得油油的,几盆在冬天看似枯死的植物也在悄悄地发着绿芽。 妈妈和继父在楼下花园的黄桷树旁看到一根丢弃的枯枝,不知凭什么判断它没有死,捡回来种在他们用海石花和珊瑚,贝壳做成的盆景里,然后当我下班一进家门,他们就笑眯眯地告诉我,我们种了一棵黄桷树,请看!我观赏后也笑眯眯地问他们,那今年夏天的黄桷兰就可以不用买了?他们笑答:是滴,是滴! 但是几天后,妈妈欣喜地告诉我,不是黄桷树而是银杏!那发出来的小叶子就是银杏呀,于是他们当宝贝一样地立马从盆景里移栽到有土的盆里,每天看着银杏叶一点一点长大。我说,那今年我们就可以在家里观赏银杏落叶了?他们笑答:是滴,是滴! 把饭桌端到客厅那面落地窗前,这样可以时时看到摆满的一排绿色植物和盆景,吃饭、看报纸、喝茶,全家人都喜欢坐在桌前,韵韵在绿色中做作业,对眼睛有好处。有一个周末,韵韵爸在睡懒觉,我,韵韵,妈妈,继父就坐在桌子的四角,我和妈妈画画,韵韵做作业,继父练书法,哇,真是书香之家呢。说起画画,真是不好意思,也应了B型血的特点,自己还没学成就急着当老师了,我就看了一张工笔画的碟子,胡画了几张,就跃跃欲试地要教妈妈画画了,让妈妈看碟子,然后布置家庭作业,边穿鞋边叮嘱妈妈,我下班要检查的哈!妈妈用她的大嗓门说,好,我画,我画——!但当我掩上门要下楼时,听见妈妈在后面加了两个字——才怪! 妈妈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画了几张,每次没画时我问为什么,她扬起头说,我——要——耍!哈哈,神态怎么跟文文一样呢? 早餐时,妈妈已经是第N次说到一楼有一家人的花园的樱桃了,好大哦,好红哦!我说,自家种的樱桃肯定不甜!妈妈说,那不一定,真的,太好了,主人家为了防止鸟啄,还在树上挂满了玩具娃娃。对面那家花园里,种的是枇杷,用报纸每个每个地包好,看起来肯定很甜。哎哟,我看妈妈已经被樱桃树迷得魂不守舍了! 晚上真的和韵韵专门去看了那家人的樱桃,那家人正坐在樱桃树下看报纸呢,真的好,还有很多人家的各种颜色的蔷薇,开得太漂亮了,我最喜欢的是粉色的七姊妹,爬满了主人家的篱笆,远远看去,浪漫得不得了!还有好几家人的金银花也开花了,似浓又淡的清香让我和韵韵简直挪不开步子。我说,我们要是有个院子,也要种好多好多这样的金银花,韵韵马上接着说,还有樱桃树! 想起报纸上说的,诗人陆游在成都做官的时候,有一次骑马从青羊宫至浣花溪路过,连绵不绝的梅花香气使他深深地沉醉了,他写道:“当年走马锦城西,曾为梅花醉似泥。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至浣花溪。”哈哈,不用到青羊宫和浣花溪了,就在我们这个小区花园里,也是香不断呢,人间四月天。 糟糕,我本来是要写天气的,结果偏题了。 周六的天是那种凉悠悠的天,风轻轻地有些丝丝的凉意,短衣薄衫走起来特别轻快。去超市买菜回来,坐了一辆三轮车,慢悠悠地在小巷子里穿梭,这个时候觉得很幸福,凉悠悠的幸福。 对了,我做了一道菜,是我的拿手好菜哟,微波炉白菜! 说起做菜,易道上周来成都,我,圈圈,还有丰言,一起迎接这位从沈阳来的贵客,席间互相介绍时,丰言竟然在介绍我的一大堆头晕目眩的头衔之后,加了一个“著名厨师”,笑得我立马喷饭! 哈哈,这个微波炉白菜的做法很简单,就是先在微波路里面热油,然后加入姜末,蒜末再加热,最后一层一层铺白菜,每一层加少许盐,以便入味,最后淋入适量生抽,用薄膜包好入微波炉加热既可。 用微波炉做很好地保护了颜色,同时生抽的清香和白菜的回甜结合在一起,很清爽的一道素菜。不过提醒的是,白菜很重要,最好是白菜大量面市的时候,那时候白菜的自然的甜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23/4/daiaimei,2007042365927.jpg[/img] 这个凉悠悠的天,我还描了一幅扇面,也是凉悠悠的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23/4/daiaimei,200704237019.jpg[/img]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