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关于房子

关于房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5/4/daiaimei,200608157117.jpg[/img] 房子在一个角度上,不仅是生存的空间,更是心灵的空间。 一所诗意的房子,必得要宽大,要有花园,有阳光,当然更要有自己参与的激情。 下面这篇文章是洁尘写扫舍的,读了之后很是感动,当然,还有羡慕。 转载自扫舍的博客   关于这个房子,我会慢慢地写一些文字.读弗朗西斯的那本书时,读到她建房子的艰辛,会有会心的笑,笑中含泪.   在中国大城市生长的人,是很难想象这其中的苦和乐.   直到今天,这个房子还没完全完工,打理它,仍然是我们夏天工作的一部分,当然, 看现在的图片,已经完全不能想象它过去的模样了.    新闻晨报专栏  芬尼和曾琼的房子   洁尘  我的朋友曾琼,高挑美丽的成都女人;但现在她的模样,已经让初次见她的陌生人猜不出她的国籍了。我第一次见她是几年前在上海的“新天地”,我和另外三个朋友在喝咖啡,她和她的法莫道不消魂国老公从远处悠然走来。我们议论她:“好漂亮!中国人?”“不是,像南亚的。”“南亚的人哪有那么高?是中国人。”“中国人哪有这种橄榄色的皮肤?”……突然,一个朋友跳起来,“咳,什么呀,那是我大学同学,曾琼。” 我由是认识了曾琼,并成为了朋友。 去年她兴奋地告诉我,“你猜怎么的,我刚买下了雷昂纳尔•芬尼(LEONER FINI)的房子!” 我也跟着兴奋。我也喜欢雷昂纳尔•芬尼。她1918年生于意大利(另一说是生于阿根廷),自记事起就没见过其阿根廷父亲,跟着意大利母亲长大,1931年移居巴黎,从事艺术创作,涉猎架上绘画、插图、装帧设计、舞台设计、写作等各个领域,尤以绘画成就最大,为超现实主义派别的一员猛将。芬尼的私人生活跌宕流丽,双性恋,既忠贞又混乱,既动帘卷西风乱又安详,是现代美术史上的一个话题人物;她的画作主题多为猫、猫头鹰面具、枯骨、羽毛、狮身人面的女人,等等,气息与墨西哥的弗里达同质,极度的敏感和梦幻,但较弗里达柔和一些。 其实,我最初看到芬尼的作品不是她的画,而是她设计的一个酒标。自从1945年起, Mouton 酒庄开始每年在酒标的上部用一幅艺术家的绘画作品作为标签的装饰。这成为Mouton酒庄的标志之一,也是Mouton精明的营销手腕,很多人仅仅是为了收藏酒标而要将Mouton买齐。芬尼设计的1952年的酒标是母羊羔,相关评价是“如同儿童练习薄中的信笔涂鸦,却显示了她的能力,通过简单的几笔优雅而精确的勾勒,将日常的现实提高到了梦幻的世界。” 今年春节,曾琼回成都探亲。我这才看到了她买下的那所房子的图片,真是棒极了。还是用曾琼自己的文字来描述吧。她说,“……平常之极的木门,绿色的油漆已退掉,一片班驳。两棵高大的冬青树一左一右守护着进口。两座老屋,听说有150年的历史了,屋顶的瓦片有些已断裂,常春藤纠结在墙角,密密地围上了半个墙面,雨水在灰白的墙上留下一些蜿蜒的槽痕。屋子里,深褐色的木梁,带着烟熏痕迹的壁炉,棕红的地砖,窄窄的木楼梯被千万次地踩踏过,丝丝缕缕地传递着流逝的岁月沧桑。从屋后的玻璃墙望出去,花园一片苍绿,高大的松柏、核桃树、梨树、樱桃树,是用几十年的光阴慢慢长成的。一口深井里仍有清澈的井水。……” 这座房子名为“GRAND RUE 97号”,位于巴黎东郊,戴高乐机场和迪斯尼乐园中间一个叫VILLEVAUDE的小镇上。芬尼1954年到1957年居住于此,现在,它的房主是一个叫曾琼的中国女人。难怪曾琼说她用中文在房契上签名时,特别兴奋也特别得意。 现在去法莫道不消魂国旅行不是什么难事。我想我会去的。对于我不知哪一天可以成行的法莫道不消魂国之旅,原芬尼现曾琼的这座房子是一个向往之处;至少我可以比其他旅行团的成员多一个私人去处。 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