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兰亭暮年

兰亭暮年

这两天从博上的讨论知道了这样一个美丽的词:   兰亭暮年。   兰亭,我以为,比其他形容暮年的词都好,更知性,更幽雅,更从容、更令人向往。 李银河的那篇《盼望六十岁的生活》,提到了暮年所得到的最大的快乐是自由,是发现自己最喜欢的事。 想想,我现在是否发现了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呢?   盼望六十岁的生活                      李银河       克大师说:弄清楚我们想做什么是世上最困难的事情之一。不但在青少年时代如此,在我们一生中,这个问题都存在着。除非你亲自弄清楚什么是你真正想做的事,否则你会做一些对你没有太大意义的事,你的生命就会变得十分悲惨,正因为你过得很悲惨,你就必须从戏院、酗酒、阅读数不尽的书籍、做社会改革的工作以及其他事情来让自己分心。……你一旦发现真正爱做的事,你就是一个自由的人了,然后你就会有能力、信心和主动创造的力量。但是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真正爱做的是什么,你只好去做人人羡慕的律师、政客或这个那个,于是你就不会有快乐,因为那份职业会变成毁灭你自己及其他人的工具。   说来真是惭愧,我现在的问题仍然是没有弄清楚我想做什么。幸亏他说:在我们的一生中这个问题都存在,要不然我真要无地自容了。因为我一直以为这个问题应当在非常年轻的时候就解决了。有些幸运的人早在非常年轻的时候就解决了这个问题。王小波属于比较早解决了这个问题的人,所以他是快乐的,幸福的。   我现在的情况是:对社会学还比较喜欢,做起来有一些快乐;对文学无限向往,但是缺乏才能;也许最终发现,我真正喜欢做的事情是观察四季轮回。我现在急不可耐地等待着2012年。那时我60岁,退休。我现在的感觉有点像我的一位80岁的调查对象,他对我说:   我真正的生活从60岁才刚刚开始。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