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你不再需要用那么多春天来打动我

你不再需要用那么多春天来打动我

周末去了双流大林镇,看到了桃花、油菜花、梨花交错的田野。 这是春天的色彩。 浓玛的博上也有淡雅的春景,还有她摘的一行诗: 你不再需要用那么多春天来打动我——一个春天, 啊,仅仅一个,对于我的血液来说就已经太多。 我以某种不可言说的方式属于你,从生命的最开始。 ——里尔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9/4/daiaimei,20070319772.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9/4/daiaimei,200703197737.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9/4/daiaimei,200703197745.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9/4/daiaimei,20070319788.jpg[/img]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