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他从晨露清雾中走来

他从晨露清雾中走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5/4/daiaimei,2006051561758.jpg[/img] 女人总是会被一些程序化的场面所打动,比如《傲慢与偏见》的结尾。 伊丽莎白被达西的姨妈粗暴告知,自己的女儿将与达西订婚,要伊丽莎白不要再纠缠达西,倔强的伊丽莎白果断地回答,现在没有订婚之事,但不能保证以后没有。想起自己因误解而拒绝了达西的求婚,想起姐姐获得幸福而自己仍孑然一身,而现在又受到达西姨妈的无礼对待,她伤感得一夜未眠。 她独自一人走出家门,在田野上徘徊,远远地,看见了一个人影向自己走来,在晨露清雾中那健壮坚定的步伐,告诉伊丽莎白和我们这些观众,有门儿了!雾蔼沉沉中,他由远及近,观众看清楚了,是达西!头发有些纷乱,脸颊有些清瘦,但眼神却是那么期待。 他走近伊丽莎白,告诉她自己一夜未眠,为姨妈的无礼表示歉意,但姨妈的话又激起了他的希望,他想再问一次: “你的心意是否有改变?我的心依然和四月一样。我的心灵与躯体对你无比爱恋,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天都不愿意和你分开!” 还用说什么吗?我们这些观众已经帮伊丽莎白回答了一百个“好的!”了,对女人来说,这是多么让人满意的结局! 这个结局之好,在于伊丽莎白没有说任何话,而让一切问题迎刃而解,巧妙地保护了女人的自尊,而这个自尊,在爱情中的地位不比爱本身更低。 这个结局还有一个好,在于一种诗意。从晨露清雾中走来,肯定要比从牛圈里钻出来,比从春熙路里打折店里挤出来,比从麻将桌上搓下来,比从酒吧里疯出来,比从火锅店里打着饱嗝出来要诗意千倍万倍,这种诗意在爱情中的地位甚至要高于爱本身。 不过那是十八世纪简 奥斯丁笔下的英国田园风光,如果硬要换到现在,换一个中国的乡村,那有些问题。首先是一个女孩敢不敢一个人在田野里走路,还要作出凄清孤艳的背影,真实的情况是边走边看有没有狗和粪,背影的恐慌绝对无法掩盖;其次,如果这时有个人远远地走来,加上女人又是近视眼,如果拿出眼镜瞪圆眼珠都还是看不清楚对面来的是谁时,那结局无论如何都不会诗意了。。。。。。 女人拔腿就跑,后面有狗嗷嗷直叫!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