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人生是个充满意外圈套的装置

人生是个充满意外圈套的装置

最近一段时间,头发又开始脱落,洗头梳头后,那散落卷曲在手里的一抹,总是让心淡淡地一沉。 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脱发厉害。虽然很明白,夏天的脱发可能会是一种季节性的,这样的脱落对头发一直浓密乌黑的我来说影响不大,但身体里这样的信号反复出现,总是有一种进入老境的凄凉,想起那句:秋风扫落叶。 最近的体检,行里我喜欢的两个女友都被查出了问题,一个是肝上有肿瘤,一个是胸部有包块,虽然都还没有最后确诊,但在她们心里还有我们心里,总是投下暗影。现在,一个去了北京,一个留在成都继续检查。 这样的消息再一次把心拖回地面,重新审视我们赖以存活的身体,深深地感叹:健康有多么好! 读村上村树的随笔,里面有一篇关于脱发的文章,他说: 也可能处在三十、四十这种节骨眼年龄上,有什么事也好,没什么事也好,精神都要遭遇挫折,因为年龄增大和变老不是一件马马虎虎的事情。 人生是个充满意外圈套的装置,其基本目的似乎在于总体性平衡。简单说来,人生中若有一件美妙事,往下必有一件糟糕事等在那里,人生途中头发的时增时减大概就是让我领教如此装置之痛切的一种隐喻。 因此之故,每次面对镜子梳头时,我都放松一下双肩,暗想必须轻松些活着才是。虽然放松过头可就成傻瓜蛋了。 祝愿她们都是虚惊一场,只不过是为了领略人生这个意外的装置。 也祝愿我们都健康快乐!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