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人与花心各自香

人与花心各自香

从青城山搬了一株桂花回家,是金桂,满车都在香,连衣襟、袖口都是香的。 青城山回成都的一路,也是香喷喷的,连着一片一片的金桂、银桂,我说,在桂花下吃饭是个什么味道呢? 然后回到家,家里的角角落落全是香的。   桂花香里,想起了一位大学八三级的同系学长,毕业离校时给了我一小瓶桂花蜜,就是把桂花融在蜜糖里,可泡水,可蘸馒头吃的那种。我和学姐一起去码头送过他,好象当时还很慎重地握了握手,他对我说了些励志的话。学姐留在我们寝室等分配消息,隔天我都会收到他转给学姐的关切的来信,而我呢,是那么快乐那么兴奋地当着他们的信使。那时他们俩还没有表白呢,清清的,纯纯的。 直到我大四时,得知学姐已经到了他的身边,一切象童话一样美好,和桂花蜜一样香甜。 尽管童话终究是童话,但最初的这样一段,真的有多么美好啊! 学姐还曾记得那个桂花蜜溢满的夏天吗? 掐指一算,八七年的夏天,离现在刚好,二十年。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