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书香女人

书香女人

终于买到了洁尘的《提笔就老》,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淡褐粉的封面,很浓的女人味,一个写作的女人讲述一群写作的女人,讲她们的书,她们的生活,她们的命运,以及所有这些带来的思考。 这个离我最近的偶像,用她一本接一本的书告诉我,梦想,原来可以这样温柔地触摸到,并且,以如此美丽的形式。 我看过洁尘的很多书,就用她描述杜拉斯的语言,来描述她的文字对我的影响吧: 我被她的文字分泌出来的感性、直白、深邃、自然、奇异所魅惑,如新鲜醪糟般的温馨迷醉,也如我们同在的这座感性的,温馨的,水做的城市,让我们深深中毒,并为之迷恋。 写,其实是另一种编织,用文字,把繁密的心绪排列整齐,象书柜,也象毛衣。 用文字或线编织的女人,都有一种宁静和从容,她们,从不慌乱。 昨天翻到的写尤瑟纳尔的文章中一段智慧的语言,让我震撼,并如梦方醒: “我已经从顺从中找到了我的自由,也找到了我的安宁。我精心打制我的枷锁,因为我明白人是必定要被枷锁所困的,与其被逮进去,不如自己打造一个,然后安然地套在身上,这是我对生活、对职业、对一切的看法。人是没有翅膀的。安于这一点,倒是在很多时候会获得轻微的翱翔的感觉。” 喜欢,我要好好读,细细品味每一篇。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