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书评

转贴《品性、灵性和慧命》

     看了西门媚的这篇《品性、灵性和慧命》,很有感受。                                  品性、灵性和慧命                                                                                                西门媚/文  看电影《死亡诗社》,看到一群17岁的中学生在老师基丁的启发下,萌动了对诗的兴趣。老师对他们说,在座的每一个人最终都会死亡,能让我们不一样的就只能抓住此刻,表达生命。此后,老师启发他们珍视个体的价值,发现内心的声音,追求爱。 这一群孩子就像心灵被打开了窗子,他们阅读前人的诗歌,自己也开始写诗。 电影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就觉得,这群孩子多幸运啊。能在少年时期接受这样的启发和教育,有这样的老师和同学,一起往前走。 这些是能决定人一生是否有这种对诗对艺术的感觉的。这便是所谓的灵性。 每一个有灵性的人,有艺术感受力的人,在少年时必定有过这样的经历。只是未必有电影里的孩子幸运,未必像他们一样,有个非常了不起的老师来引导他们。电影《放牛班的春天》,也讲述了这样的故事。 我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他在高中的时候读的是一个很烂的学校,学生不听课,老师也不用心,他和他的几个伙伴也不听课,但他们自己阅读,读哲学、读艺术、读文学,读得比大学生还深,他们互相讨论,但也由于跟教育体制完全不合,年少的他们又有很深的绝望。后来,他读大学学的仍不是自己选择的专业,工作也不是自己喜欢的。但十多年之后,他还是走上了哲学研究的道路,成为很优秀的学者。 从我们周围的人来看,也无法想象,一个在十多岁的时候,没有阅读,没有启开灵性的人,在往后能有什么艺术和心灵的感受力。 但仅有灵性的开启也是不够的。在《死亡诗社》里,也有少年会选择告密。这不再是灵性,而是人品,是一个人的品性的问题。而这种教育,是早在几岁的时候就完成的。正如中国传统所说的“三岁看老”。一个人几岁的时候,已经决定了,他这一生,是勇敢还是懦弱,是慷慨还是自私,是承担还是逃避。而这些,最直接的教育者当然是孩子的家庭。 想到了人的品性和灵性的形成,就想到了成长还有一个关键环节。这个环节应该是在二十几岁。 现在回想起二十多岁的时候,就知道,仅有灵性是不够的,那时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还是非常混沌。我们二十多岁时,周围的朋友,有的还是非常狂热的民族主义者,有的动不动就要去抵东篱把酒黄昏后制这国那国。连岳也提到过他那时也有过这个阶段。但王小波改变了他。 连岳说:“王小波性命的结束,这个惊吓给了许多人慧命。佛家有言,害人性命还可谅,害人慧命不可谅。慧命如此重要,所以,他的死是值得的。” 我觉得连岳这个总结极好。人在二十多岁,需要开启并成长的,就是慧命。 简单说,就是一个人选择信仰、寻找理想,确立了自己的内心信念,不再被以往大一统的教育和虚浮的外界热闹蒙蔽。 所以,最幸运的人是这样的,在几岁的时候,有良好的品性教育,塑造了健康的性格,十几岁的时候,开发了灵性,懂得了美,二十几岁的时候,慧命开启,寻找到终身的信仰。   我读: 为什么周围的人中,有的人总是快乐通透健康,而有的人却混沌浮躁无趣,想想,应该就是西门媚总结的品性、灵性和慧命吧。 我理解的品性是真和善的气度,而灵性是这个人是否有一双看到美、欣赏美的眼睛,一颗享受美的心灵,而慧命让你对于世界对于人生的有一个自己的认识标杆,不为周围五花八门的标准而左右,心灵的湖水沉淀了所有的沉渣,平静而清澈。 人的成长就是获得这三种东西,如果你都具有了,祝贺你,你获得了快乐通透健康生活的能力,如果没有,那还得修佳节又重阳炼。 如果你是父母,对于那白纸一样的孩子,你要给的也是这三种东西,这些比任何其他物质的东西要宝贵得多,当然你不一定能全部给他,这三种东西得靠他自己领悟,你要给他的是一个环境,你自己首先得是一个通透的人。想想,太难了,大多少成佳节又重阳人真的不一定都具有这三种东西,并且不一定清楚这三种东西。 就拿灵性来说吧,我特别喜欢上小学前的孩子,他们具有天生的灵性,他们对于自然对于世界总是充满着惊喜和发现,但这种灵性在学校里会被慢慢消磨殆尽,不到初中毕业,你便会经常听他(她)说出这样的话:有什么好看的?没什么意思!都这样,大惊小怪的!当一个孩子不能从周围找到美的时候,人生对于他(她)漫长的一生来说,真的就没什么意思了。 如果这是整体的社会教育缺失,那么你作为父母,懂得了这一点,还可以做最微薄的努力,当然你首先得自己会发现,会欣赏。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文学部唯野教授

在你交往的人当中,会不会有这样一个人,他特别幽默、幽默到特别的贫嘴、特别的油嘴滑舌、特别的絮叨罗嗦、特别的尖酸刻薄,简直到了你无法忍受的地步。但是,他的这些贫嘴油滑却处处充满了知识、充满了信息、充满了对文学和社会通透独特的理解。 很遗憾,我的西方近代和现代的文学知识太过短浅,所以还不能对其中的独特的调侃式的文学评论产生多少共鸣,但连起这些评论的情节、人物就足以让我捧腹大笑,几乎要钻到桌子底下去。 他就是唯野教授,这本书就是《文学部唯野教授》,作者筒井康隆以这样的方式,把日本的高校社会讽刺到了及至。   以前有部小说《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没有可比性哈,但贫嘴唯野教授似乎更有智慧和头脑,虽然他不免也要面对各种苦恼、争斗、愤懑,但他的贫嘴似乎帮了他,他借助于贫嘴来幽默别人,也幽默自己,从而让自己总是能化险为夷。 谁说贫嘴不是一种智慧的生活方式?   唯野教授描述一个大学女职员的容貌: 就是猪八戒和她站在一起都能变成绝人比黄花瘦色美人。 呵呵,太损了,大家去看吧,去看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燃烧与熄灭

  男女之间的情爱,从某个点点燃,也会从某个点熄灭,而燃烧和熄灭的时间方式,在男女之间又呈现不同。 对于女人,熄灭的过程很难,那是世界上最孤独的感觉。 日本女作家江国香织的小说集〈沉落的黄昏〉里,〈沉落的黄昏〉、〈一闪一闪亮晶晶〉、〈好想大哭一场〉里,都是描写失恋女人或一开始就注定得不到对方爱情的女人,漫长无止境的熄灭过程。 江国香织把这种孤独绝望散落在女人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竟然还能从中读出清新、凄美、恬淡的味道,而最终却又没给出一个答案或结局,掩卷之时,你也被一种孤独和凄然所包围。   document.write("");                      江国香织(1964— ),日本小说家,生于东京都,目白学园短期大学国文科毕业,曾留学美国特拉华大学,创作上童书与成佳节又重阳人作品并重。作品贴近现实生活,道出女性特有的纤细感受。主要作品有《草之丞的故事》、《409拉德克里夫》、《一闪一闪亮晶晶》、《冷静与热情之间Rosso》和诗集《糖渍紫罗兰》等。 2004年1月,江国香织荣获日本文坛最负盛名的直木奖。        1989年以小说《409拉德克利夫》获法莫道不消魂国费米娜奖,成为日本得此奖第一人;1990年获坪田让治文学奖,1991年获紫式部文学奖,1998年获路旁之石文学奖,2002年获山本周五郎奖,2004年获日本文坛最负生命的直木奖。主要作品有《沉落的黄昏》《一闪一闪亮晶晶》《好想大哭一场》《东京塔》《冷静于热情之间》等。  《沉落的黄昏》是江国香织最受欢迎小说。这是一个关于灵魂擦肩而过的故事。冷静、清淡、宁静、明亮,但绝望!  《一闪一闪亮晶晶》1991年获紫式部文学奖。小说出版十多年来历久不衰。曾和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并列评为日本最受欢迎的爱情小说第一名。2005年被评为日本“最想让心爱的人阅读的一本书”。  《好想大哭一场》2004年获直木奖。由12篇纤细透明的短篇小说组成。一篇篇从日常生活中切出来的恋爱风景,简单而优美!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8 Comments

理想生活范本

   在女性散文里面,最喜欢台湾女作家的作品,喜欢她们自然、朴素、细腻、饱含丰厚文化的文字。 最近看了两本,一本是丘彦明的《浮生悠悠》,讲述她和夫君在荷兰种花种菜、画画下厨的生活图景;一本是刘枋的《吃的艺术——巧主妇的106个厨房秘籍》,讲述作者对于平素生活做大餐小菜的心得。 与其说文学作品,不如说种花指南或者是做菜指引,但分明要比那些刻板的花谱和菜谱要温馨妥帖得多。而我,是把它们作为理想生活的范本来读的,一个女人,经历了生活的种种,最终把花草园艺和厨房烹饪做上了艺术境界,她便抵达了幸福。 从女性角度来讲,花草和厨房是最贴近女人天性的,是女人感知世界最自然的、最和谐、也是最好的方式。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