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书呆子外婆想得多

书呆子外婆想得多

连着参加了两场婚礼,今年年生好,结婚的多,生子的也不少。 婚礼上一般有这样的议程,就是请双方父母就座台上,年轻的夫妻跪立敬茶。新老的传承,家庭的融合,这确实是一个仪式。敬完茶,父母要说两句祝福的话,儿女要说两句感谢的话。有时候 ,父母说得动情处,台下的观众都有抹眼泪花儿的。毕竟,那个怀中的小人儿,就要离开了,到另一个人的怀中,从这一刻起,在他(她)的最亲密的人当中,你就退居其二了。看着,看着,我就想到自己了,很多年后,如果婚礼还流行这样的仪式的话,我也会这样坐在上面,看着那个给我敬茶的小伙子,我的心情肯定复杂难言,当然,肯定不是从这个时候才开始复杂的,然后,我会说些什么呢?“小伙子,婚姻之始,也就是责任之始。。。。。。”,太酸,也老套,不过我有很多年足够的时间来想这句要对小伙子说的话。 同事生了一个漂亮女儿,我们去看她的时候,简直要被那肉唧唧的小身体迷死了。睡梦中,她的兰花指,小拳头都在挥舞,时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旁边,同事的父母正在为给孙女戴厚手套还是戴薄手套幸福地争论着。我又想到自己了,很多年后的某天,我肯定也会以一个外婆的身份,抱着一个小娃娃,她(他)身上穿着我织的手套、围巾、袜子,小衣服,然后我会牵着她的手,在花园里散步,教她(他)“这是树!这是花!这是一、这是二!” 我会怎样解馋性地亲昵她(他)的小身体呢?胖胖,团团的小身体,肯定会被我亲晕,抱晕,不过我想,小乖乖肯定喜欢我这个外婆呢。 我还真的,为这个问题玩笑式地问韵韵: “以后妈妈帮你带孩子好不好?” 现在,愿意带孙儿的老人本来就少,以后估计会更少,我以为韵韵肯定会为我的“无私奉献”感激涕零呢,结果她在认真吃完手中的巧克力,咂咂嘴后,慢吞吞地,担心地回答我: “那,那,你会不会把她(他)带成一个书呆子呀?!” 我晕!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