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也谈美女和才女

也谈美女和才女

博友丰言丰雨应该是蓉城的培训专家了,点子颇多,他最近在搞一个才女培训班,看了之后,我觉得“才女培训班”的提法会让人产生下面的联想,值得商榷。 1、 报名参加者不是才女,所以才会来培训。 2、 报名参加者也不是美女,所以才会在“才”上下功夫。 作为一个女人,不是美女——无上天所赐,也不是才女——无后天修佳节又重阳炼,她悄悄地活在这世上已经很需要勇气了,偏偏还有热情奔放的同志大张旗鼓地让她们报出名来,彰显在光天化日之下,并以培训的方式,反复强调她们的非美非才,诚何以堪? 至少,我是不敢报这个名的,还是偷偷地自己培训吧。 我发现,现在对女性的称谓都集中在“美女”和“才女”两个名称上,刚听时真还有些激动,听多了,也就是“非男性”的爽耳表达,但这两个称呼的画外音还是有区别的: 被人称为美女的,画外音是:没才,至少是才疏学浅。 被人称为才女的,画外音是:貌丑,至少是五官到位率不高。 因此,女人听到任何一种称谓都应该读懂其深意,切忌得意忘形。如果你同时被称为美女+才女,那么恭喜你,你已经是凤毛麟角之仙女级别的人物了。 在我眼里,知道的成都美女+才女有三个(可能要得罪一大片),一个是翟永明,一个是洁尘,一个是圈圈,哈哈,套一下近乎,其他没点到的,不要生气哈。 我理解丰言丰雨同志的苦心,他太爱成都了,太爱成都的女性了,太希望成都的女性都完美无缺了。 她眼中的蓉城女都应该是卓文君,薛涛,花蕊夫人,琴棋书画,风韵雅致,秀外慧中,只有这样才能与“花重锦官城”相匹配,为此他多煞费苦心啊。蓉城的女性们,真应该感到欣慰和肩上的重担哪,努力拼搏吧! 长得不漂亮的,就去练身材,至少练成一个“贝(背)多芬”,再加上有才,诗文一出,远望的美感也就出来了。 长得漂亮的,就去练才艺吧,直到达到那样一种效果: 金黄的银杏树叶纷纷落下,飘到任何一位蓉城女性的脚边,都惊叹: 美女+才女啊! (斗斗嘴皮搞搞笑,丰先生不要生气哈)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