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与一本杂志的告别

与一本杂志的告别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1/29/4/daiaimei,2005112965312.jpg[/img] 从洁尘的博客得知了《书城》的停刊,她没有说什么,只是把《书城》编辑的催稿信转贴。编辑说,这是最后一次催稿了,以后就不会有催命式的邮件和电话了。但,他补充道,他喜欢那种感觉,真希望不是最后一次。 凄凉。 昨晚下班,专门在楼下书店买了十一月的《书城》,用做纪念和保存。其实,《书城》早在很多年前就在上海停刊了,然后在广州复出,现在又停刊。记得第一次看,是在上海,淮海路吧,99年,同学聚会。在一个报亭看到一本很大的杂志,是现在《书城》的两倍大,纸张是报纸那样软软的非纯白的,里面的文章很知性和书卷气,信息量特别大,有书,有碟,海外来鸿,还有各地的演出、音乐会、戏剧等,当时一下子就很喜欢了,连着买了报亭有的几期。回四川后,还专门给杂志社打过电话,汇款过去,买了完整的一年。 说实话,后来广州的版本没有上海的好,每期能让我耐心读完的文章不多,感觉有些艰深,我想是因为自己的阅读能力跟不上吧。但我还是会买,每期买,我喜欢广州版的封面,细密的温和的线条,就跟怀念上海版朴实淳厚的内瓤一样。 明年就不会有《书城》了,它会从我每月必买的书单里被划掉。我每期必买的杂志有:《三联生活周刊》、《万象》、《读者》、《看电影》、《书城》、偶尔会买《中国国家地理》、《时尚旅游》、《读书》、《财经》、《新周刊》、《三联爱乐》等,现在最喜欢的读书类杂志是《万象》,小巧、精致,妥帖,感性,象一个大学讲台上温柔秀气的女教授,给你知识的感性的双重抚慰。 祈祷一下:《万象》千万不要停啊! 喜欢《书城》这类的杂志,是一种感觉吧,它们是喜欢文字的人眼中的圣殿,每月都会触摸到的大学讲台,能听到的自己崇拜景仰的文人的无声讲话。读它们,能找回一点读书年代的感觉,干净的,纯粹的。 停刊的原因不是我能思考的问题,总之肯定是辛酸的,无奈的。 谨以此文,作一个普通读者,与一本杂志的告别。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