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不堪其凡 凡又如何

不堪其凡 凡又如何

朱丽叶 比诺什主演的《烈火情人》是我最早看过的一部爱情文艺片,把一个颇有名位的参议员和自己未来儿媳之间的不伦之恋描述得惊心动魄,当然这段如火如荼的恋情最后以悲剧收场:儿子坠楼而亡,自己没有了一切:官职、家庭。。。。。女人从此消失。 最妙的在结尾,很多年过去,落魄流离的参议员在街上远远看到了那个女人,这时话外音响起:她抱着孩子走在一个男人身后,和其他女人没有任何不同。 这就是了。这是一切疯狂爱情的结果:你曾经爱的这个女人(男人)其实非常平凡,只是爱情本身这种奇妙的化学反应会把这种平凡制作成不平凡,制作成完美绝伦,制作成豪华幕景映衬的舞台。当激情的潮水过去,一切回复平静,那真实的一面便显露出来。 当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时间已过去。多少有些怅惘,有些叹息,是啊,那个人怎么会是这个人呢? 但你不能否认:你和他(她)共同领略了那世间最美妙的恋情!看着这个在你身边或已离开你的人,你会恍然造物的奇妙,世间万千人,你只和她疯狂地爱过一次,虽然现在在你眼里他(她)已是平凡之人,但曾经的恋情就会让他(她)始终不平凡。 所以,不堪其凡,凡又如何?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