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韵韵的事

今天没有什么

        记得韵韵一年级时老师要求写日记,我看了看,基本上都是写吃的玩的,最后都要结尾一句“今天我很开心”。有一天她写的是和外公一起在外面逛,看着有一个人看热闹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个仰八叉,然后她马上结尾“今天我很开心”。后面有几篇,她直接就在年月日的下面一行,写上“今天没有什么”,“今天还是没有什么”。         这些作文估计在老师眼里都是得不了分数的,但我一直记得,我想这是因为这是真性情的文字,有趣有意思。         文涛也在博客上讲了个类似的笑话,老师给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布置作文,题目是《春天的花儿》。一个孩子的作文只写了四个字:“花还没开。”           这些有趣的文字我们也只能在孩子小的时候能看到,然后我们就眼看着他们在老师的教导下,慢慢失去了在作文里说真话的能力。我偶尔也只能在他们同学间的留言本里找到些可爱的性情文字。         想起那天韵韵头疼地拿着一道题问我,海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里两次用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不同用意。天哪,我自以为语文不错,自以为能读懂一些诗,而且特别喜欢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但面对这样的题目真的只有无语。我理解了韵韵他们做这样语文试题的紧张和惶惑,这些足以戕害他们对于文字的热爱。         我宁愿看“今天没有什么”的真话,也不愿看那些假大空的作文。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4 Comments

可不可以

          和韵韵散步,走在路上,我又忍不住唠叨了: 韵韵,背挺直,别弓腰驼背的,难看死了!          韵韵停下来,说,妈妈你这样的语气我不能接受,你可以这样说:韵韵,你可不可以挺直背走路呢,那样看起来很优雅哦! 然后,我柔声地重复了一遍,她果真背挺得直直的。          然后,我注意把后来的所有语句都改成“可不可以”: 韵韵,可不可以说话温柔一点呀?          韵韵,可不可以动作斯文一点,象妈妈一样? 有时候命令性的话都说出去了,然后想起了什么,再在后面加个“可不可以”,很怪很牵强,我和韵韵扑哧一笑。  看来中国父母从单纯性的命令语气转变成商量语气,并适应这种礼仪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据说,“中国妈妈”已经成了一个贬义词,帮孩子决定一切,漠视孩子的个性。天哪,我好像也是.....   想起,好友YANGYANG的外籍老板是这样给她布置工作的:          WOULD YOU MIND……..IF YOU DON’T BUSY……(麻烦你帮我做个表好吗!) 我们大呼“天哪”,如果我们的老板也这样给我们布置工作的话,我们绝对说“我很忙,我没空!”呵呵          然后,她的女儿JING也是这样治她爸爸的。 JING爸:JING!把那个......给爸爸拿过来!         JING:嗯嗯——你都没有说“请”! JING爸:JING!请把那个......被爸爸拿过来!         JING:哎呀你口气好凶哦,一点都没有妈妈那么温柔!         JING爸:那你妈妈是咋个说的嘛! JING:妈妈是这样说的,(极其轻柔)JING宝——麻烦你给妈妈拿那个......好不好?         JING爸:(憋屈地压低挤出细声)JING宝——麻烦你给爸爸拿那个......好不好?   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7 Comments

七七出生

我刚六岁的时候,妈妈把她放在我手里,让我抱好她。          我一动不动看着她,她也看着我,那大大的,圆溜溜的乌黑眼睛,似乎还在我的眼前。 但我还是不小心滑到,把她拌到地上了,妈妈大声训斥我,我看见她哭泣的时候,仍然用乌黑的圆眼睛看着我。 转眼三十五年过去,我们也做了三十五年的姐妹。   就在今天,她做母亲了,2009年11月25日上午9时25分,我的侄子七七降生了(妹妹妹夫起的小名),体重3590克,母子平安。 我做姨妈了,韵韵和文文也添了一个小弟弟。 就象我们姐弟携手一路走过来一样,他们姐弟也将牵手一路走下去。      欢迎小七七来到人世,来,让很酸的姨妈给你一个柔情的拥抱!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4 Comments

邱莹莹

大姑妈:文文,你为什么那么喜欢邱莹莹呢? 文文:因为她很美呀! 大姑妈:你原来不是最喜欢吴樱桃吗? 文文:吴樱桃现在长胖了! 大姑妈:那邱莹莹比你妈妈,比韵韵姐姐,比大姑妈小姑妈都美吗? 文文:那当然,她比世界上最美的美女还要美一百倍! 大姑妈:哦,那她到底啥子样子嘛? 文文:她是短头发女生,很瘦,我喜欢短头发。 大姑妈:哦!你那么喜欢她,那她知道吗? 文文:知道。 大姑妈:你怎么向她表白的呀? 文文:我派我的徒弟去给她说的! 大姑妈:你的徒弟? 文文:在体操班上我有四个徒弟,我派王一鹏去的,他又瘦又小,我给他取个名字叫小猴子。(文文在体操班是老资格学员,所以新来的小学员是他徒弟) 大姑妈:小猴子是怎么替你向邱莹莹表白的呀? 文文:邱莹莹在练倒立的时候,王一鹏就悄悄地走到邱莹莹面前,轻轻地说了一句“文文喜欢你!“就跑了。 大姑妈:邱莹莹有反应吗? 文文:有反应,她站起来对我说了五个字?大姑妈你猜是哪五个字? 大姑妈:“我也喜欢你”? 文文:不是! 大姑妈:“我不好意思”、“不要说这些!”? 文文:不是! 大姑妈:那她说的啥子嘛? 文文:她对我说的是——我踹(四川话发音“抓”四声)你一脚! 大姑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文文:但是她只说不做,她没踹! 大姑妈:哦,那就说明她还是有点喜欢你的,对吗? 文文:恩。       这就是月亮的侄子文文。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3 Comments

关于人生的若干思考

大家好!我是语希,刚满一百天,这次千里迢迢从荣县来到青城山。 俗话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我虽小,但也一路上对人生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思考,以下是我的一点心得,请各位叔叔阿姨批评指正。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用来寻找光明。 我刚来到人世,人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瞧我想得头发都立起来了。   人生象早晨的太阳,充满希望。   一旦找准目标就要充满激情,不断奋斗!奋斗!奋斗!      幸福在哪里 朋友哇告诉你 它不在月光下 也不在温室里 幸福在那里 朋友哇告诉你 它在你的理想中 它在你的汗水里.........        你会尝到成功的喜悦和欢欣。   人生漫长,很多时候,你会焦灼,会无奈。这也许是人生最常见的表情。   没关系,正视它!遇到压力你就大声歌唱--------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暴风雨过去后      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气      令人精神爽朗      啊多么辉煌灿烂的阳光      还有个太阳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8 Comments

金桂飘香的早晨

上午,又在喝茶,妈妈边在窗台浇花边痴痴地望着楼下的那株金桂,好香哦,她说,我们楼上都闻到了!你看,这个角度看下去,满树都是。 我拿出相机就在妈妈那个角度咔嚓一下,的确,这株金桂已经把我们这个单元的所有住户都熏香了。 有时候,生活中的诗意就在这些细节吧,每次听妈妈唠叨院子里的那棵树开花了,那种花开得真好看,她的葱她的辣椒长得多么好,还端着让我看,反问,你咋个不照相呢?我都想,妈妈很有诗人的特质呢。 我原来评价妈妈是批判现实主义者,喜欢挑毛病,任何人,任何事都可以挑出一大堆,特别是我。喜欢我的人千万不能和我妈妈见面,不然会知晓很多我的不雅事情,呵呵,但痴望桂花的妈妈又是多么的诗意啊,她仅仅用最简单的词语就道出了生活中的美,并且由衷地欣赏和赞叹。   金桂的馨香中,我想起昨天接韵韵回家时在车上谈论的一个话题,一个美丽的话题。 她有些支吾地,不好意思地,开了好久的头,才道出实情:几个同学悄悄告诉她,说一个男同学喜欢她,班上好多同学都看出来了,因为他的眼光总在她这儿。韵韵也感受到了那种异样的目光。 对于这个话题,作为妈妈的我应该是早有准备了,但真正开头还是觉得突然,因为我的印象中,韵韵是个大大咧咧的孩子,不够细腻,初中时也曾问过她,她总是说班上男同学都傻乎乎的。 我说,其实,男女同学产生好感,是很正常的事,你看文文还喜欢他们班上的邱盈盈呢,我力图使话题很轻松。特别是在十五六岁的年龄,对异性的好奇、认同和喜欢会达到一个顶峰。 这次快乐女声比赛里,评委伍洲彤评价李霄云的一首情歌时说,情字是左边一个心,右边是一个青,青涩的心情,青涩的爱,恰恰是爱情中最纯净最美好的一段,你们现在的年龄就接近了青涩这一段,这是成长必然要经历的过程。 可是我好烦,不知道怎么办?韵韵确实为这点苦恼。我说,现在你只是感觉到了,同学们在议论,妈妈建议你可以观察一段时间,让内心平静,这是考验韵韵处理能力的时候,我相信这不会影响你的心情。 而且,我说,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我们韵韵是一个人缘好,开朗乐观幽默大气的女孩儿,这样的女孩自然会受到瞩目,不受喜欢也难,我把话题转到她们班上的搞笑事情了,和韵韵谈笑风生。   这个话题不能轻,也不能太重,以一种自然的态度让她正视,判断和自己处理,这是我这个妈妈能给出的态度。 而且,我很高兴,韵韵能给我讲这样的事情,说明我得到她的信任,母女之间本来就该是朋友。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诗词与麻子

瑶读了《好妈妈胜过好老师》后,非常赞同让孩子多读点诗词,当然要在孩子不知觉的情况下自然受到诗词的浸润而感兴趣,于是,她和丈夫演起双簧。 每天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她和丈夫就开始非常陶醉地你一句“床前明月光”,我一句“疑是地上霜”,你一句“窗含西岭千秋雪”,我一句“门泊东吴万里船”,读得很大声,期待正在玩拼图的儿子把兴趣转到这边来。 结果试了几天,没有一点反应,两人有些着急了,私下嘀咕“他怎么还没上钩呢?”相约再坚持一下。 又试了一段时间,依然没有反应,孩子依然对拼图,益智游戏感兴趣,瑶的诗词计划偃旗息鼓,只感叹孩子的兴趣很大部分是天生的。   奶奶:文文,把碗里的饭吃干净,不然脸上要长麻子。 文文:奶奶,我都七岁了,我早就不相信了。我专门留了几颗饭,结果试了一下,脸上一个麻子都没长;还有你说,把西瓜米米吃到肚子里,会从头上长一棵西瓜树,我也试了一下,还是没长。哄小姑妈的儿子还可以,我都大了。 也不知最早是谁开的头,吃饭与麻子的关系,西瓜米与西瓜树的关系,居然相传了一代又一代。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1 Comment

开学课

韵韵马上要进入高中的学习了,开学前的那个晚上,我充分酝酿后找她谈话,给她强调高中三年的关键,旁征博引,以具体的人为例,深入浅出、富有感染力,讲完后我自己感觉满意,韵韵也在安静地倾听。 然后,我说,这是妈妈要讲的,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韵韵顿了一下,然后说,妈妈你要听我的真实想法吗?我说当然,不一定是这个话题,其他的都可以说。 韵韵开始说,我觉得,当你老用“你应该、你必须、你只有,不然你就怎么怎么”这样的句式时,我明知道你说得很对,我都有一种天然的排斥,我们同学都有这个同感。而且,说来说去,学习都是那些意义,工作啊,家庭啊,房子啊,车啊,好生活啊,为社么学习就老和名利联系在一起呢? 我承认韵韵说到了点子上,但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韵韵接着说,还有,妈妈,我感觉你在这个家里太强势了,你的观点总是不容易被否定的,总被其他人附和,不管合理不合理,我觉得你应该考虑一下其他人的意见。还有,有时候我在学校给你打电话,你第一句话就是“什么事?”为什么一定要有事才能给你打电话呢?我只想听听你的声音说说话嘛。还有,每次回家你的第一句话是“这周怎么样?”我知道你说的是学习,但我想听你象其他妈妈那样说“乖乖长高没有?这周心情好嘛?吃得怎么样啊?想吃什么,妈妈明天给你做!” 还有,韵韵思路打开了,还有,我越来越觉得我们的家有点沉闷,不亲密,每次回到家,外婆看电视,外公看书,妈妈看报纸,爸爸上网,除了几句必要的话之外,大家都不怎么交流,我希望家里热热闹闹的,亲亲密密的,就象爷爷奶奶家那样。 在爷爷奶奶家,我们做什么都在一起,吃饭时聊天,奶奶特别搞笑,我和爷爷联合起来和她斗嘴。一起洗脚,一起刷牙,一起躺在床上看电视,床这头喊“臭猪猪”,床那头喊“韵乖乖”,没事都这样喊,喊起来耍的。奶奶用她的大嗓门打个大大的喷嚏“啊——切”,结果引得楼下的人也跟着学“啊——切”,我每次想到这些细节,都觉得很温馨,而我们家就少有这些趣事让我回味。我觉得我们家也应该想办法改进一下,让家庭气氛轻松愉快。 还有妈妈,我觉得你在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中间,你太偏重外公外婆了,你去爷爷奶奶家的次数太少,他们都好希望你去他们吃饭呢。还有小姨怀孩子了,我们都很少去看她,每次都还是小姨过来看我们,我觉得不太好。。。。。。 不得不承认,虽然有些绝对,但韵韵说得非常有道理,有些真是我没做得很好的,或者是没有意识到的。韵韵真是长大了,我很高兴,她有她自己独立的见解,和良好的价值观,我要好好思考一下我的沟通方式和处理方式。 开学这一课,应该是韵韵给我上的。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4 Comments

每天的构成

早晨一篇博文,晚上一圈散步,一小时古筝,一小时阅读。 这些很享受的事情,构成了我很享受的一天。   阅读最开始是和韵韵一起,选定一本书,然后每人一页地轮着阅读,用普通话读。这个假期我们一起朗读了《于丹论语心得》、《于丹庄子心得》、《于丹说昆曲》、《晓梅说礼仪》等等,现在在读《红楼梦》,真的不愧是名著啊,读的感觉就和别的书不一样,经典,那就是每个字都是经典。听韵韵标准清亮的普通话读来,对我真是一种享受。 文文上来后,也参加了我们的阅读,他开始读的是《动物百问》,问我们关于动物世界的问题,结果我们基本上都答不出来,他就很得意地把答案告诉我们;后来他开始读他自己的语文课本,我和韵韵选择了马小跳系列轮着给他读,结果他非常喜欢。我一下班回家,他就提出要阅读,而妈妈向我告状,他一整天着迷上网看电视,叫他看书他根本不看。 而他在和我们一起读书的样子确实多么可爱啊,他认真地读,一字一句地,还用一只手随文字移动。他读完一篇,又安排我和韵韵读的次序,而且听我们读的马小跳听得很专心,连一个细节都知道。 一定是我们营造的气氛让他觉得很享受,首先大家一起读,其次大家都很享受读,读到会心的地方大家一起笑,橘黄的台灯下,安静的桌子旁,没人打扰的阅读,认真陶醉享受的倾听,富有吸引力的情节,这是让阅读美好的秘诀。而那些大声呵斥或要求孩子去读,而自己却在一旁看电视看报纸的做法,只能让孩子在没读之前就厌恶。 仅仅几次,阅读的美好已经在文文身上体现了。 我相信,这些书会对他们的一生潜移默化地起着作用,爱读书的孩子不会差到哪里去。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2 Comments

相劝

这几天工作太累,回家对韵韵说,工作太烦琐,我实在太累了,你劝劝我吧。 韵韵说,什么事情不是这样吗?比如我的学习,也很苦,也很累,但是我都没放弃。 我扑哧一笑,她这个开头挺有新意。 韵韵说,再枯燥的事情,你也可以从中找到乐趣啊,你看我就经常把定理编成歌来唱。 韵韵说,然后你再想想,在外面再累,你回家就会看到几张温暖的面孔在等着你,多好啊,他们就是你的港湾(读者上看的)。今天外公外婆一直等你回家吃饭,我说先吃吧,他们说一定要等你,你看都这么晚了。以后你要先打电话,不然他们肯定不会先吃的(韵韵捎带着教育了我) 韵韵说,走,我们去吃碗龟苓膏,你再来碗双皮奶,你心情就会好了。(她顺带满足一下自己的愿望) 边吃龟苓膏,我们聊起她的好朋友雅毅,雅毅中考成绩不理想,可能上不了四七九(成都顶尖高中),我说,那你得劝劝她。 韵韵说,不用我劝,她除了刚看到成绩时那一会儿,现在平静得很,她说现在是在等她的爸爸妈妈平静下来。她还说,本来准备染头发的,但现在不用了,她爸爸每天铁青着脸,要求她补习这科补习那科的,去考实验班,要不了多久她头发就白了。 呵呵,现在的孩子心态真的和我们那个时候不一样,好象更洒脱一些。 你的心态为什么总能这么好呢?我问韵韵。 韵韵说,奶奶的心态才好呢,刚和我生了气,不到五分钟,就问“韵韵,你吃不吃苞谷?”为了和奶奶和好,我就吃了,然后奶奶每隔一个小时就问一声“韵韵,你吃不吃苞谷?“,结果那个上午我就吃了五根苞谷。下午就开始每隔一个小时问一声“韵韵,你吃不吃苹果?”结果下午我吃了三个苹果。晚上开始问“韵韵,你吃不吃西瓜?”结果吃了两次西瓜。 我嘿嘿一乐,心里舒坦了许多,吃完龟苓膏,慢慢往家走,路过一家超市,韵韵说,妈妈你给我买个冰淇淋嘛。 劝了我那么久,最后孩子的本性还是暴露出来了。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