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随心的画

小屋的中秋

    好久没有去青城小屋了,这次一去,就打扫卫生,除草,剪枝。  植物长得近乎疯狂了,野草野枝更是压着那些花和树长,占尽了风头。在青城做园艺是最容易的了,根本不用管,植物要多好有多好。     婆婆一直在质疑,花园里的桂花树为什么不开,别不是买着公的了。  卫生一做完,那个清清爽爽的小屋又出来了,赶紧烧水泡茶,吃我们带去的茶点:五香豆,月饼,水果,煮花生。喝的是文涛带的茶,好喝,巴适惨了。邻居一家正七嘴八舌地斗地主,手里什么牌我们都听得一清二楚。     在青城,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好安逸哦,空气太好了,都不想走了。下次好久又来。     屋顶上的植物已经长满,   二十三那天青城赶集,我们买了菜后,就闲逛逛。     邻居种的豆蔻开花。    雨中的芙蓉,就不那么妖艳了。     无数次引得博友们流口水的红糖锅盔,每次去都要吃,再次眼馋大家一下。   七七又长大了一点,可以飞快地爬和站了,这次投拍了妹妹和他的照片,很温馨。

Posted in 随心的画 | 2 Comments

窄巷子

      窄巷子是一个很适合拍照的地方,有很多古墙旧门。     那天和瑶早早地就去了,顶着惺忪的倦意,在寂静的窄巷子里袅娜做样,瑶的先生啪啪啪地狂拍,说,以量取胜,总能找到几张好的。     后来窄巷子人渐渐多了,众目睽睽之下摆POSS,开始有些不好意思,但后来也能镇定自若,靠一点专业的谱了,呵呵。     这次喜欢几张背影和走姿,古墙旧门走着的我一点都不小资哈,大步流星地像个军人。     和小资们一起欣赏的时候,又收获了很多夸奖,越发得意,还遵遵告诫她们,要长久地保持女人的自信,就得经常拍照片,靠那影像里的东西给自己激励:你是美丽的!     发现自己,还是喜欢那种走在戏剧里的感觉,所以喜欢中式,喜欢有氛围的东西。本来想学荫子拍几张沉静不笑的照片,却还是习惯了把笑容做得大大的,偶尔不笑的两张,就特别严肃。     又是一次超级自恋的图片轰炸,我发现还是文文最理解我,真是猪八戒戴花——臭美!     

Posted in 随心的画 | 11 Comments

PS过的

      谢谢瑶的先生为我PS的照片,说实话与真人有相当的距离。     PS掉的东西有:     额头上大小痘痘十数颗     眼角眉头的细纹数十根     手臂上的赘肉若干     白发若干     去掉不想有的,保留想有的,这样的PS技术对于这个年龄太需要了!     喜欢自己在这张照片里的自然。  

Posted in 随心的画 | 7 Comments

茉莉

         抱了一盆茉莉回家,好多小骨朵,香气怡人。         茉莉,是盛夏的花儿中最让人舒服贴心的那种。                         

Posted in 随心的画 | 1 Comment

胭脂花

如果花也有阶层的话,那么这个胭脂花就是普通大众,它太平凡,随处可见,随手可摘,又容易让人忽略 煮飯花、夜飯花、胭脂花、晚香花、白莫道不消魂粉花、晚妝花、紫茉莉、草茉莉、洗澡花、入地老鼠 ... ... 为什么叫煮饭花,因为它的開花時間約在下午四點以後,那是家家戶戶炊煙嬝嬝在煮飯的時刻,反正煮飯時間花就開了。有这么多的名字的花不多,恰恰反映了她曾受到多少人的喜爱。 小时候,就在这些花丛中跑来跑去,把花瓣挤出水分涂在指甲上,就是紫红的指甲了,涂在脸上就是胭脂。花开过之后的种子,我们成为“地雷”,真的很象,那纹路和颜色。 楼下的那丛白色胭脂花已过了盛开的季节,看不到花瓣舒展的样子,但叶依然葱茏茂盛鲜绿,到处都长着地雷,我小心地搜集了一些种子,希望明年在我家的阳台上看到她。  

Posted in 随心的画 | Tagged | 2 Comments

莹莹明月光

这是文涛画的美人扇,真喜欢,给文涛留言:文涛是以自己为模特的吧。 小时候我也喜欢在纸上瞎画古代美人,瓜子脸,大眼睛,长睫毛,乌发云鬓中点缀着闪亮的头饰,曳地长裙上是无数飘逸的褶皱...... 也许就是那个时候对于美的最初认识吧,女人就是该这样,女人本来就是这样。       七宝画团扇,     莹莹明月光。     与郎却喧暑,     相忆莫相忘。       新制齐纨素,皎洁如霜雪。     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无尽绝  

Posted in 随心的画 | Tagged | 9 Comments

果园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8/4/daiaimei,2007061864143.jpg[/img] 这几天成都真是凉爽啊,凉爽得都不相信是在夏天了! 凉爽的日子多适合读书啊,特别是有一两首进入心底的诗。 想描一幅夏天的果园,结果偷懒省掉了很多繁茂枝叶和瓜果,稀拉得可以。 也许这就是我的果园吧,树一两株,桌一张,凳两把,茶正温着,桌上有刚采摘下的瓜果。。。。。。 找到里尔克的《果园》,里面的一节: 让我的红色,我的绿色,我的蓝色 喜悦它的圆眼睛。 若它发觉它们是尘世的,好极了 对于一个前定的天堂。 在纷繁的相逢中 让我们倾其所有成为它的份, 以便秩序出现 在巧合的意图间。 周围的一切都要我们倾听——, 就让我们倾听到尽头; 因为果园和道路 永远属于我们!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8/4/daiaimei,2007061864528.jpg[/img] 当然,最喜欢的是这一句: 就这样你温柔的双手 事先已经梦想过 要成为那悠长的平衡 在我们太充实的时辰。

Posted in 随心的画 | Tagged | 4 Comments

栽松邀风,筑台邀月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1/4/daiaimei,200706117849.jpg[/img] 手抄张潮《幽梦影》的几段,家人都说,就是用毛笔在写钢笔字。 不过看着还算整齐,也就斗胆挂在博上。 发现,毛笔写字真的有让心绪宁静的作用,和画画一样。而且因为没有书法基础,所以也就不用管运笔起笔停顿之类的框框,大胆地写就是了。 抄的是林语堂《生活的艺术》里摘录的张潮《幽梦影》,林大师对之评价极高,称古代文人志士的生活艺术标准,边抄边读,真觉得唇齿留香,韵味深厚。 也许,我可以用这种手抄来读国学著作,哈,先吹下一个大牛吧。 最喜欢的几句: 人须求可入诗;物须求可入画。 昔人云:若无花、月、美人,不愿生此世界。予益一语云:若无翰、墨、棋、酒,不必定作人身。 梅边之石宜古;松下之石宜拙; 竹傍之石宜瘦; 盆内之石宜巧。 松下听琴;月下听箫;涧边听瀑布;山中听梵呗,觉耳中别有不同。 梅令人高,兰令人幽,菊令人野,莲令人淡,春海棠令人艳,牡丹令人豪,蕉与竹令人韵,秋海棠令人媚,松令人逸,桐令人清,柳令人感。 镜中之影,着色人物也;月下之影,写意人物也。镜中之影,钩边画也;月下之影,没骨画也。月中山河之影,天文中地理也;水中星月之象,地理中天文也。 花不可以无蝶;山不可以无泉;石不可以无苔;水不可以无藻;乔木不可以无藤萝;人不可以无癖。 艺花可以邀蝶;垒石可以邀云;栽松可以邀风;贮水可以邀萍;筑台可以邀月;种蕉可以邀雨;植柳可以邀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1/4/daiaimei,200706117117.jpg[/img]

Posted in 随心的画 | Tagged | 6 Comments

风过竹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3/5/daiaimei,2007051385946.jpg[/img] 这是照着WANNAN寄过来的工笔画台历《竹报平安》里的一幅描的,当时就觉得整幅画面很清爽,很舒服。 就是几根竹,春天的竹叶,风吹过的姿态,多简单啊!但简单就是美啊! 颜色用的是翡翠绿和鹅黄、淡墨调制的,一点没有调色基础,完全是瞎弄,看着画面的颜色,然后自己调来加去,在报纸上画一条线,OK了,那就下笔吧。原来,翡翠绿和鹅黄非常适合调春天新绿的颜色。 不过原画里有一群在竹枝上唧唧喳喳的小鸟,被我略去了,一则不会画鸟,二则也是最主要的,是不喜欢。动物和禽类,一直都没有亲近感,不知道这一点以后会不会改变。还有一点,就是不怎么喜欢画花,打心眼里排斥牡丹之类的,怎么看都欣赏不了那繁复里的美,反而是一个角落里的几片叶,最能打动我。多么偏激啊,没关系,反正一切随心。如果从性格分析这一点来说,是不是说明我很低调和安静呢?哈哈。 这次请韵韵的外公题了几个字,老人家还在报纸上练了几种字体,郑重写完后还和妈妈商量要去给我刻一个章,就是那种国画里题跋的那种图章,我立马又要晕倒了,瞧这阵势做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3/5/daiaimei,200705139157.jpg[/img]

Posted in 随心的画 | Tagged |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