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琐事的记

晒太阳 莲藕上听蛙

    艳阳下的银杏           晒太阳           冬天什么都可以放过         但别放过太阳         一定要好好晒         坐着晒  走着晒         晒了正面晒反面           还要多吃啊         牛肉羊肉还有排骨汤     吃多多的红薯和板栗     长多多的肉嘎嘎     多围几个游泳圈好过冬   呵呵,上周的严寒被周末两天的艳阳给弥补了,好好晒了两天,吃了两天,晒得那个舒服呀,吃得那个爽呀。明显腰围增大了,想起上月还在吐沫飞溅地介绍给我的同学们怎么敲去腰部游泳圈呢,呵呵,自己现在已经猛长了,没关系,反正他们也看不见。   莲藕上听蛙   堤岸鲜花柳芽,湖水荷花青蛙,莲藕鱼虾水鸭,岸边渔船人家。   闲逛时买到了这个茶宠——莲藕上听蛙,哇,太喜欢了,拿着了看了好久,终于有点明白什么叫玩物丧志了。 然后迫不及待地要用茶水养它了,就说那蛙养到后面是要跳将出来的。买了新上市的铁观音秋茶,呵呵,泡了一壶又一壶。 围坐着,吃着茶点,还做了一个重要的事情,给妹妹即将出生的孩子起名字,妹妹两口只起了女孩子的名字,把男儿的起名任务交给我们,我们几个真的绞尽脑汁,想了又想,列了好多供妹妹妹夫选择。 我把他们给女孩子的名字改了两个同音的男性化的字,想着那孩子在妈妈肚子里已听惯了这个呼唤,所以还是同音字比较好;韵韵爸爸直接把妹夫的姓+爱+妹妹的名,很有搞笑效果;韵韵外公用的是诗经里的字,兮呀曦的,很有内涵和文化;韵韵呢,起的全是韩星的名字,俊熙根锡的,灰常灰常地酸。。。。。。 很兴奋而幸福的起名过程,毕竟这个热闹的家又要迎来一个新成员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4 Comments

距离 种子 行头

距离   约伐客为从德国回来的山民接风,地点在第一城的欧洲房子。 我这样给他们描述第一城:红星路与总府路的交界点,离伊藤五六百米。 结果伐客说我的描述“医疼”了他们,因为第一城离伊藤的后门只有不到五十米,我狡辩说是前门,他们说那也要来回绕个六七圈才能达到五六百米。 我嘟囔说,我放下电话后还在质疑,给伐客是不是说少了? 山民立刻笑倒在地上。 对方位距离感的超级糊涂,的确是月亮的一个强项。   种子   山民从德国带回了些花种子,月亮激动地问是什么花,怎么种,什么时候种? 山民一问三不知。 伐客说你上网去查嘛。 月亮看了看花种子的说明,全是德文,怎么查啊? 那就猜,你觉得象菊花的就当菊花种,你觉得象兰花的就当兰花种,反正种子撒下去有个潜伏期,当令时自然会开的。 月亮点头,只有这个办法了。   行头   月亮下月要去参加同学聚会了,小资们比月亮还激动,纷纷给小资做形象设计。 杨小资说,去上海,那至少得准备三套衣服,三个包,三双鞋,晚礼服最好还要配个披肩。 瑶悄悄告诉我,这样下来至少要三万呢。 丁姐说,鞋跟一定要高,你穿穿我的鞋,要适应这种挺拔的感觉。 阿朱悄悄提醒,这个有风险,万一你站不稳摔一大跤,任你怎么风姿绰约,同学们都只记得你这一个跟头呢! 众小资一致认为我适合中式打扮,丁姐说,那就穿旗袍,得配个旗袍的包,旗袍的鞋,还有民族风味的披肩。当晚,丁姐连打四个电话,告诉我赶快打开中央三台,说董卿的那身旗袍适合我,她告诫我,她对我的形象定位为“一勾游江南,一点茉莉香”。 我顿感压力颇大。 瑶说,那都是外在,你要赶紧抓住两个月的时间健身减肥,练成魔鬼身材,穿什么都好看! 我说,可是魔鬼也有几种身材!      过了一个月,小资们发现月亮一点动静都没有,立马找月亮谈话: 你怎么了?胆怯了?你不仅仅是代表你自己,你代表的是西部,是四川,是灾区人民的风貌! 我说,那穿件百衲衣可能更适合! 众小资马上改口,那就是代表成都,代表成都白领,代表成都小资的风貌,要知道,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我嘿嘿一乐,那我可以委托吗?你们去帮我参加?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4 Comments

汤在炖着茶在喝

周日的上午,用雪莲花、银耳、百合、玉竹、扁豆、芡实、薏仁炖了一个鸡汤,小火慢炖,然后在客厅泡茶。 用的是文涛送的小盖碗,泡的铁观音,薄薄的白瓷,小巧精致,很有手感。我现在学会了用盖碗的小盖沿轻压被热水浸泡的茶叶,软软的,绵柔的,想象着那叶里的精华被我轻轻地压进茶汤里,每一口都有着泡茶人的心思。 一泡苦,二泡浓,三泡以后,我以为进入佳境了,淡淡的清香与回甜就出来了,家人都喜欢喝三泡以后的茶。 然后,心里挂着鸡汤,过去看看,香味已初飘,看看火,小小地扑腾着。 回到桌上,拿出前晚在浮力森林买的“蜜蕾”,杏仁做的点心,开始品尝,嗯,很脆很香,吃一口蜜蕾,喝一口茶,甜腻与清涩结合,刚好达成最好的效果。 一家人围坐,看书的看书,读报的读报,做作业的做作业。   韵韵问,妈妈,这首《篱笆那边》我不太懂,你给我讲讲吧。 我拿过她的高一语文课本,这首迪金森的小诗我还是第一次读。 《篱笆那边》              迪金森   篱笆那边   有草莓一棵   我知道,如果我愿   我可以爬过 草莓,真甜!     可是,脏了围裙   上帝一定要骂我   哦,亲爱的,我猜,如果   他也是个孩子   他也会爬过去,如果他能   爬过!   反复看了两遍,我说,我的感觉是一种孩子般的情趣和天真,“上帝”寓意的是一种规则,我们一般人想到规则就止住了,但作者却要从规则哪里做文章,想象着“他也是个孩子”,这就是天真和情趣。 我对韵韵说,我不知道标准答案是什么,我只知道这是我读出的意味,每个人都会读出不同的感觉,这就是诗歌的魅力。 我心里想,希望她们的作业里不要有太多的对哪一句的思想的分析,诗是不能肢解的,美感产生于诗歌整体的气韵,让她们理解于心,没必要用直白的话说出来。   茶汤已喝得色淡了,厨房里鸡汤的香味也越来越浓了。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7 Comments

胆固醇之忧

    拿到体检单,第一次惊骇地发现自己的胆固醇比正常值的最高值5.2要高0.4,印象中这是经常喝酒应酬的人的专属,而我,那么饮食清淡的人,怎么可能和高胆固醇联系在一起呢?     一上小资一桌吃午饭,看到几张委屈的面孔,呵呵,除个别人外,居然都和我差不多。瑶更委屈,说体检报告建议她要多运动,其实她一周几次跳舞几次健身,已经运动得非常好了,所以她觉得报告不准。     下面是七嘴八舌:     所以,这胆固醇跟运动可能没什么关系,你没看人家季羡林高寿的秘诀之一就是不运动吗?     我吃肉吃得很少啊,而且不吃肥肉,大吃蔬菜水果,真想不通,怎么回事?     知道吗,这胆固醇里面也有好坏之分,高密度和低密度之分,也许我多出来的是好胆固醇呢?     体检前一天晚上我还大吃工作餐并喝了点酒,但检查一切正常。     那说明喝酒会降低胆固醇吗?     那个谁,那个谁,胖胖的,居然还胆固醇偏低,我们这么苗条的还胆固醇偏高,你说这上天怎么回事啊?     哎,年纪大了,零件也开始慢慢坏出问题了,这可能是一个开始,哎......     好了,好了,小资们,别悲观,要正确对待,我刚才学习了一下降低胆固醇的方法:     每天早晨一碗燕麦粥,中午半碗豆制品,晚上三瓣大蒜,半个洋葱,每天一个苹果,我准备这样持续一年,誓将胆固醇消灭!     消灭了也不行,胆固醇还是要有的,保持在合理的值才是最重要的。     好的,立即行动,午饭后几个小资前往商场买来苹果,燕麦、山楂,立刻开始降低胆固醇。     中午立马有小资发来关于胆固醇的贴示:     胆固醇是人体不可缺少的营养物质。它不仅是身体的结构成分之一,还是合成许多重要物质的原料。过分忌食含胆固醇的食物,易造成贫血,降低人体的抵抗力;但长期大量摄入胆固醇,不利于身体健康,会使血清中的胆固醇含量升高,增加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所以,科学的饮食方法提倡适量摄入胆固醇。      不含胆固醇和胆固醇含量少的食物有:所有植物性食物、禽蛋的蛋清、禽肉、乳品、鱼等;     胆固醇含量多的食物有:蛋黄、动物脑、动物肝肾、墨斗鱼(乌贼)、蟹黄、蟹膏等。     一般认为,胆固醇的摄入量以每天小于300毫克为宜(相当于1个鸡蛋黄中含的胆固醇量)。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7 Comments

一苞三两颗

    我随意撒在花盆里的茑萝种子,已经开花结种了。     我观察了一下,每朵花后面是一个小苞,花开过后,小苞慢慢成熟,颜色变黄,里面就是茑萝种子。         妈妈说,每个苞里有三到两颗黑色的种子,一定要等着熟透了才摘,心急着提前摘下的种子肯定不是最好的。     好了,明年又有茑萝种子了,这可是青岛茑萝在成都的土壤里结下的种子,肯定有不同。     诗经里说,“茑与女罗,施与松柏”。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1 Comment

缺点

    1     曲:你这也好,那也好,什么都好!     我:嘿嘿,难道我就没有一点缺点吗?     曲:没有......     我:但是人都是有缺点的!     曲:你确实没有缺点——至少我现在还没发现!     2     我:我想了半天,瑶这个人真是没有缺点呢!     蓉:就是......不过她真的还是有一个缺点的。     我和瑶:什么?     蓉:她就是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你这条太适合给领佳节又重阳导提意见了!     3、     我:瑶还有一个缺点,她身材太好,我们和她走在一起就象绿叶配红花!     蓉:是冬瓜配红花!     我:关键是,她的身材明明已经这么好了,却还要每天练舞蹈,简直不要我们活了!     蓉:她在家里太能干了,所以她老公和儿子自理能力极差......     我:她英语太好,几天就看完一本英语小说,我才看了几页......     蓉:她说话总是这么文雅,显得我们很粗俗......     我和蓉:瑶怎么全是缺点呢?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5 Comments

从上大学起到现在,有时候被别人说长得象谁,当然都是些众所周知的明星了,虚假否认的同时,心里还是很得意的,特别是去看看那个我象的人,就更得意了。 最让我感动的是,一个支行的大姐说看了一部越南电视剧,里面的女主角和我简直长得一模一样,一样的风姿绰约,但她就是忘了这部电视剧的名字了,后来每次见到我,都要说一次,把我的胃口吊得老高,但就是不知道是谁。 后来想想,亚洲人总归都有些相象的,五官的排列组合很容易就和另一个人的排列组合相似,再加上某些相似的神情,那就更是形似加神似了。 呵呵,和某人相象,你看她们的眼光都会不同,是不是有一刻,是在看自己? 当然,月亮最象的还是月亮本人。   大学时,被同学说象《欢颜》里的胡慧中,心里真是好高兴啊,这给了那时胖胖的丑丑的我莫大的安慰。   工作后被说象《悠长假期》里的女主角山口智子,和木村拓哉配对的那个,很舒服很有味儿的一个女人,我喜欢。   上次照的那套艺术臭美照,被同事说象台湾女星贾静雯,我当是还傻傻地问,“贾静雯是谁?” 看了她的古装扮相,还可以。   韵韵去菲菲姐姐家玩,言谈中,菲菲妈妈说我象董洁,菲菲说我的气质很象董卿。   韵韵说,你们都看走眼了,我妈其实最象一个人—— 谁? 湖南卫视那个著名的三湘美女何晶晶——只不过是瘦版的!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2 Comments

唠嗑

周五晚,山民、文涛、伐客、月亮会聚翡翠湖畔咖啡露天草坪,吃饭、唠嗑、看月亮——天上一个,身边一个。   古筝、古琴   文涛:山民说我的工笔画,懂画和不懂画的人都喜欢,是古筝;他的画的受众则很择人,是古琴。 山民:古琴里有华美的、甜美的,花哨的,我则喜欢素朴的。 文涛:就是那种“当——”过去五分钟,“当——”过来五分钟,七根弦每根“当——”个五分钟,合计三十五分钟,一曲终,就叫素朴。   貌像   伐客讲起某个女人,月亮问:长得怎么样? 文涛讲起某个男人,月亮问:长得怎么样? 山民讲起某个女人,月亮问:长得怎么样? 伐客:月亮代表女人,总是关心貌像,而男人则首先会关心,这个人脑壳正常不正常。 月亮:因为,相由心生。   小时候的理想   山民:我想当个发明家,曾经发明过透明雨伞,将一只卷烟分段等等。(现在是画家) 伐客:我想当个科学家。(现在是炒股专家) 文涛:我想当个少奶奶,什么都不做,在家弹弹琴、画点画,有人伺候着(现在也是什么都不做,在家写写字,画点画,有山民伺候着) 月亮:我想当个作家。(现在是生活杂家,喜欢坐在家里写点文字) 由此可见,男人离小时候理想的差距要比女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女人比较能够坚持最初的梦想。   初恋   大家一起说初恋。 伐客:一......二......三...... (月亮:时间到!我们说的是初恋,你超额了!) 月亮从头到尾说的是一个人。 山民:一......二......三...... 文涛从头到尾说的是一个人。 总结:初恋对于一个男人,只是情感生活的序言,后面的连续剧更精彩;而初恋对于一个女人,却是终生的、持续的唯一。   时尚潮流   伐客:我年轻时候领佳节又重阳导我们那个院子的时尚新潮流。 月亮文涛掩嘴笑。 伐客:我经常自己照着镜子梳头,一梳就成了张明敏;再梳就成了周润发。 月亮文涛哈哈笑。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11 Comments

三角梅 果茶 艾灸 土豆

     这个假期哪也没去,不过内容倒也不单调,由如下几项:   三角梅 买了一辆“捷安特”自行车,是至今为止买得最贵的一辆,然后就在楼下花园骑,一圈又一圈,韵韵都在街上逛了好几转了,我只能在花园里转悠,一直都害怕人多车多的街道。 呵呵,在花园里骑车的时候,微风吹拂感觉也很好,抬头看见我们家阳台的三角梅,开得最好,最盛。   果茶 只要是休息日,我都会在家里慢慢调制一壶果茶。 壶和杯子是在斗茶茶庄买的,玻璃质量特别好,那杯子手感特舒服。 现在是夏天,我的果茶一般是用绿茶、菊花、玫瑰、玫瑰茄、枸杞打底,然后根据家里的水果,一样切小块加入。这两天我加的是苹果、桃、葡萄等等,先用温水洗一遍材料,然后就慢慢泡,我还是用了烛台加热,好让水果味充分融合。最后加点蜂蜜或冰糖。 味道真的很好,全家人都聚拢,自然就成了沙龙,看书的看书,聊天的聊天,再加点花生瓜子糕点之类,很惬意哦。 古代贤妇是“洗手做羹汤”,我呢,就是“洗手做果茶”,一样的贤惠哈。   土豆 看来什么事情都不能多说,一多说就散气。 我前段时间到处给人介绍我“战痘”的先进事迹,慷慨激昂讲述我如何告别多年缠绕的脸上痘痘,结果真的是弓拉得太满,结果这两周脸上痘痘就没断过,随我怎样用以前的灵丹妙方都无济于事,哎,这个假期就和土豆耗上了,不断地切片贴于痘痘,效果还可以,至少很好地把一颗新痘扼杀在了萌芽状态。   艾灸 最近又迷上艾灸了,真的很神奇,在保健房里做了两次,困扰很久的手臂痛、肩痛和颈痛真的好了很多,而且我喜欢那种温热熏烤的感觉,似乎全身细胞都松弛和打开了。 真是祖宗的好宝贝,听说现在被韩国人奉为珍宝,韩国女人靠它自己治疗小毛病。我准备多买一些艾条,再买几个艾灸器,自己在家做作保健,四川湿气重,也许更应该经常用艾灸除湿,舒经活血。 月亮大仙又得一宝贝也。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2 Comments

春天大道的小资们

呵呵,看来大家对我前一篇博客名字极为不满,我改正,也许应该叫——小女也疯狂。 昨天瑶把史老师辛苦处理后的照片拿来,引起阵阵惊呼,太漂亮了,太好了,简直超出想象,看来以后都不用去像馆拍艺术照了。 小资们在春天大道上款款走来。。。。。。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1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