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琐事的记

路明明

     路明明已经到家里给韵韵上了两次课了,第一次见面,真让我惊艳,好漂亮的一个美国女孩儿,是那种有着小巧面庞和修长身材的,文雅而灿烂的笑,礼貌得体的举止,看着很舒服,她本名叫KIRTI。     一鸥在博客上回复我的感谢,她说,路明明人很好,也很漂亮呢。不久前她在西门仁和春天外面走,被他们的“星探”发现,要请她做热尼亚(一个意大利牌子衣服)的模特,后来星探又去了他们家,看见了路凯的照片,就要他们两个一起做模特。结果,他们都不愿意哈。。。     路明明很可爱,第一次见面就劝我改英文名字,呵呵,我的英文名字是大学同学起的“DEARME”, 路明明说,DEARME表达的是沮丧惊讶的语气,比如孩子把家弄得很乱,你进家门一定会感叹“DEARME!”     可惜我英文不好,不然我会告诉她,对我来说,DEARME已经没有了它的本意,更多的是一种可爱的俏皮,叫起来朗朗上口,并且还带着青春的记忆,我怎么可能改呢?改了我的大学同学们又叫我什么呢?         一鸥的博客提到他们,我感觉在成都的一群老外,真是富有创新和拓展精神。         路明明给一鸥讲到的现在有些中国孩子的孤独和不被父母关爱,让我吃惊,我想起妹妹告诉我的,她和妹夫每次抱着七七到小区花园散步,发现孩子基本上都是被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有保姆抱着散步的,即使是晚上时间,父母陪孩子的也相当少。七七算里面非常幸福的一个。         我感叹,现在年轻的父母们真的那么忙吗?连孩子都不愿意抽出时间陪伴,越到后来,孩子对于父母的感情不知会淡到哪里去?而他们做父母的时候,又会是什么样子呢?真是不敢想。         以下是一鸥博客的描述:      好久没有见到路凯了。  路凯两口子曾经是我的学生。路凯在中国注册了一个拓展公司,总部安在黑水,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以后,黑水不让外国人在那里了,他们只好回到成都。  昨天,路凯发了一个他们公司的广告给我,请我帮看一下中文翻译。  广告图文并茂,还真不错。  其中有一段孔子的话,英文为:  "Tell me, and I will forget. Show me, and I may remember. Involve me, and I will understand." Confucius / Kurt Hahn  为了找与那个英文配合的孔夫子语录,我们把家里能够找到的论语中文英文版的都翻出来了,每本都翻了个遍,终于找到一则,勉强可以对起。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今天见到他们,说起他们的项目,路凯倒是胸有成竹。  他的妻子路明明,在一家私立英文学校教书,一对一那种,她有两个学生。一个男孩子,一个女孩子。  她到那个男孩子的爷爷家里去上课,男孩子11岁,跟爷爷住。那孩子告诉她,他很想跟爸爸妈妈住,但是爸爸妈妈很忙,经常不在家,他回去的话,父母觉得很影响他们,所以坚持让他住爷爷这儿。爷爷呢,越来越不愿意孙儿住在这,一直想他离开。男孩子觉得没什么希望,在家里有时间就总是看电视,爷爷也不管他。男孩子家里很有钱,在城里有四处房子,但是男孩子说,他宁愿没有房子,这样他就可以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了。  另一个女孩子告诉路明明,她很羡慕她的表姐,希望自己的家是表姐的家,因为表姐的妈妈每天都要亲表姐。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2 Comments

智商

      周末去山民文涛的新家又吃又喝的,当然少不了摆摆龙门阵。         智商     因上次为山民伐客指路犯了方位和距离的大错误,使得每次见面都被两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数落,山民更恨不得相赠一GPS。     这次见面自然重揭伤疤,再加上老杨的菜鸟名声也与我不相上下,更添文涛的妹夫把超市买来的生食与洁厕剂之类的一起放入冰箱,使得他们一致为复旦毕业学生的智商产生深深的忧虑(更有甚者说复旦就是糊蛋)。中间伐客也曾出现懵懂昏话,却把责任推到我身上,说盖因挨着复旦学子坐也。     月亮心伤,但因生性腼腆口拙,辩不过他们,只期待伶牙俐齿但早早离开的老杨能找机会为复旦争一口气来。       思考的姿势 文涛问,今晚吃什么?山民立刻挺下脚步,双手合十,眼睛紧闭,认真思考晚上吃什么,想好后方启动脚步。     要出门了,文涛见山民单手支在门框上,头向下凝神思索,一问才知山民思考的是换哪双鞋。     文涛建议山民认真的思考可以参考罗丹雕塑《思想者》的姿势。     我们恍然,正是因为山民一心不能两用的专注度,才能成就他在竹石绘画及小楷方面的成就。       治痘妙方     我额头上的痘痘层出不穷,长势喜人,如雨后春笋,收割了一茬又一茬。     和所有人说话时,我能感觉到他们的眼神迅速跨过我的眼睛定在我的额头上,十架马车都别想拉下来。     老杨悻悻地说,你以为谁会注意你的痘痘啊?自作多情!(但他定在额头上的眼神是最专注的)。     还是老杨的夫人体谅,立马说她母亲有一自创药水可以试试,老杨赶紧补充说,药水吃下去都没事儿。     山民说,青羊宫有一中医高手,自学成才,义务出诊,可以去看看。     文涛视痘痘于不见,要我换装拍照,还直夸漂亮。     唯伐客至始至终没发一言也,只从喉咙里挤出两声“哼哼”。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8 Comments

上市

      婆婆:小戴,你们马上要上市了,股票买得不?     我:怎么买不得呢?那么便宜的。     婆婆:会不会破发呀?     我:这个嘛,我也说不清楚,反正亏了不了多少。     婆婆:啊?应该不得亏吧,农行都拿钱出来顶了一下哩,你们也不是说有绿鞋吗?不然破发好没面子哦!     我:就是,应该莫得问题。     婆婆:肯定不得亏嘛?!那我就买了哈     我心想:不管结果如何,反正我个人会拿钱来顶婆婆的。不然我好没面子哦。   煽情     我:韵韵,你奶奶马上过生日了,你送什么礼物呢?     韵韵:我亲手给她做个礼物吧。     我:你再写封信,看你上次给爷爷写的信把爷爷给感动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韵韵;但是奶奶好像并不容易被感动。你看上次我给她写的信,其他人都看了一圈感动得不得了,她还没开始看呢,后来边看边抬起头问每个人“吃不吃鸡翅膀?”     我:呵呵呵     韵韵:然后就把信放在饭桌上和那些菜碗放在一起,去厨房弄鸡翅膀了。可能现在都不晓得信到哪里去了。我知道爷爷一直把信珍藏在身边的。     我:哦,可能你多吃点奶奶的鸡翅膀就是给她最好的礼物了!       羽毛球     韵韵:妈妈,你陪我去打羽毛球吧。     我:天哪,你那个是少儿班呢,我能进去?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2 Comments

体检结果

      这次体检结果还可以,担心了一年的胆固醇降下来了,骨密度很理想,比某些年轻人还高,我夸耀说是我坚持每日半小时走路(晒到了太阳),上午牛奶下午酸奶的结果。     不过这次增加了一项幽门螺旋杆菌的检查,行里半数人都被查出为阳性,我也是其中之一。我在网上查了一下,终于找到了我有时饭后胃里胀气的原因,原来是这个幽门螺旋杆菌在作怪。同事说,这个东东虽然是大众病,但也不能轻视,要治疗。     以下是关于幽门螺旋杆菌的网摘:       幽门螺旋杆菌病是一种螺旋形、微厌氧、对生长条件要求十分苛刻的细菌。1983年首次从慢性活动性胃炎患者的胃粘膜活检组织中分离成功,是目前所知能够在人胃中生存的惟一微生物种类。幽门螺旋杆菌病包括由幽门螺旋杆菌感染引起的胃炎、消化道溃疡。 幽门螺旋杆菌寄生在胃粘膜组织中,67%-80%的胃溃疡和95%的十二指肠溃疡是由幽门螺旋杆菌引起的。慢性胃炎和消化道溃疡患者的普遍症状为:食后上腹部饱胀、不适或疼痛,常伴有其它不良症状,如暖气、腹胀、反酸和食欲减退等。有些病人还可出现反复发作性剧烈腹痛、上消化道少量出血等。 幽门螺旋杆菌感染是可以治愈的。一般的治疗原则是以抗生素为主,辅加抑酸剂(铋剂),常用抗生素羟氨苄青霉素、庆大霉素、克拉霉素和阿莫西林等     幽门螺旋杆菌在世界不同种族、不同地区的人群中均有感染,可以说是成年人中最广泛的慢性细菌性感染。总的趋势是:幽门螺旋杆菌感染率随年龄增加而上升,发展中国家约为80%,发达国家约为40%,男性略高于女性。我国的感染年龄早于发达国家20年左右,20岁-40岁感染率为45.4%-63.6%,70岁以上高达78.9%。另外,我国北方地区的感染率高于南方地区。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Leave a comment

辣椒丰收

      妈妈种了几盆辣椒,开始齐刷刷地长得老高,但一直没开花也没结。     我笑说,妈妈,你这辣椒种子肯定有问题,属于空有一副臭皮囊的公子哥儿。     妈妈激烈反驳,还没到结辣椒的时候呢。     现在,一盆盆丰收的青椒就已经把我的嘴堵住了。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1 Comment

野闲居小资聚

        周末又与几个小资欢聚,还带了几个小小资(小资的女儿)。         照例是,无数次欢笑,无数次妖曳摆POSS拍照,然后是天南海北地谈,纯粹的女人话题,从下午到深夜,我们把这个安静的“野闲居”的茶室弄得风生水起。           T的女儿从美国回来,她小学时曾和韵韵旅游北京,两个孩子在宾馆里拍出无数搞怪照(诸如坐在马桶上作胜利手势等等)。现在已经是大姑娘了,一脸让人羡慕的阳光,大方开朗,让我们的眼睛发亮。         T是我们喜欢的漂亮女人,爽直真性情。当年在我们行做得非常出色的时候毅然辞职伴读女儿,安顿好女儿回来后,又从另一个行业重新做起,成功地签下数个海外大单,正在事业蓬勃向上的时候,又毫不犹豫地办理了辞职,去南京陪伴交流挂职的丈夫。这次相聚算是与她的告别。         看着她,我总在想,一个女人的价值观如何在外界漂浮的幻影下保持恒定不变。一个女人,特别是有些能干的女人,会面临很多所谓的诱惑,如何能撇清杂质,触摸内心,不是一道轻易的题。不同的人会做出不同的选择,源于价值观的不同认定。一切以心静心安为标准。总是能按照内心的需要出牌,也就是所谓的内心的强大吧。         而有着恒定价值观的女人,眼里会有一种恬淡从容之气,内心的热情焕然于外,整个人焕发出一种安静的美丽,这种美丽会穿越时空。           而几个小资们都是这样,长久地坚持着一种优雅,淡定的生活方式,以家庭和孩子为重,但又保持着对生活方方面面的热爱,尽情享受女人喜欢的一切:漂亮衣服,美妙身材,读书看碟,天南海北旅游,咖啡,茶,时而静若处子,时而动如脱兔,总是充满欢笑与激情。         一群可爱的女人,很高兴是她们中的一个。           看三个女孩子在一起欢笑玩牌,真是慨叹时光啊,长江就是这样一浪推动一浪的吧。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1 Comment

衣香鬓影

          一件衣服的价值,不是购买时标牌上的数字,而是穿上身后袅娜妖媚的样子,被人看到后的啧啧惊叹。          一件价值不菲的衣服晃了一圈没有激起任何涟漪,你会暗暗恼羞成怒,立马弃之箱底;路边小店淘来的一件便宜裙子,连续获得几个人称赞,那价值立马嗖嗖上串,害得你频频光顾。         办公室丽人必须穿工作服,那如何实现自己衣服的价值真就成了一个问题,我看我的女同事可谓绞尽脑汁。一定要在不早不晚,到行人数比较集中的时候出现,最好很多人等电梯,坐电梯,那时间就足够用你的新衣去牵扯他人的眼睛了,如果那些人实在太过木讷没有反应,没关系,你还可以采取“抛砖引玉”法,把话题往衣服上引,一般不会失手;如果没有等到电梯,不得不走楼梯的话,心里也还可以期盼着碰到上下楼梯的人,最好有一个人朝下走,看见你还怔了一下,幽幽地说“这么漂亮”,好,这一天基本上已经定下了愉快的基调。         上得楼来,一定不要立马换衣服,再袅娜翩跹地洗洗杯子,泡泡茶,在大厅里慢慢地走,和同事随便聊聊“天气呀孩子呀”什么的,这个时候不引起对你新衣的惊叹几乎是不可能的。下班也是如此,一定要早早地换回自己的新衣,但不急着走,可以再次袅娜翩跹地传传文件呀,递递资料呀什么的,最好还站着讨论一下工作问题,让你的妖媚之中再加些干练,这样就特别完美了。这样的流程操作下来,基本上把所有人都一网打尽了。         当然,最完美的结局还是象《大明宫词》里的采桑女一样的待遇,在路上走着,就遇见一帅哥上前搭讪:       男:  看对对面来的是谁家女子,生得春光满面,美丽非凡      这位女子,请你停下美丽的脚步      你可知自己犯下什么样的错误。。。。。。。 女:  这位官人,       明明是你的马蹄踢翻了我的竹篮,       你看这宽阔的道路直通蓝天,       你却非让这可恶的畜生溅起我满身泥点,       怎么反倒怪罪是我的错误? 男:   你的错误就是美若天仙       你婀娜的身姿,让我的手不听使唤       你蓬松的乌发,涨满了我的眼帘,看不见道路山川,只是漆黑一片       你明艳的脸颊,让我胯下的这头畜生倾倒       忘记了它的主人是多么的威严。。。。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4 Comments

天问

        是不是男人在一起,谈论的话题最终会是这些:宇宙,光速,历史,宗教,易经,科学,哲学,教育,体制,环境,预半夜凉初透言,玄学,江湖传说,恐怖片,枪战片,克隆,伦理,转基因......?     昨晚我就在与山民,伐客,老杨的聚会中,被他们拉扯着在上述这些话题中艰难得东奔西突,云里雾里。          比较有印象的是这样的观点:     女人是形式逻辑的典范,男人是辨证逻辑的先锋。         我们现在的一切活动,其实都是宇宙多佳节又重阳维空间运行中刻录好的一张光碟,无论我们是否相信那是命定,光碟都在那里PLAY着。。。。。     我们的命运因此也早已写好,我们只是走向它;我们的孩子也是这样,与我们是不同的生命个体,也按照某种定好的轨迹向前走。          看《万物简史》这样的书,明白能量在宇宙间的转换,也许可以超越对死亡的恐惧;看《家园》这样的碟,明白我们生活的环境,是怎样FAST,FAST,FAST…..     ………     当女人们纠缠着“问世间情味何物”的时候,男人们思考的确是宇宙的真莫道不消魂相。 不能不说,男人的话题更深广,更宏观,他们个个是天生的哲学家,总是在思考着屈原的“天问”,经常听听,确能开阔思维。       高兴的是,他们都是通过我的博客认识的,昨晚第一次四个人见面(差文涛哈),谈得投机,约着下次吃山民做的菜。老杨第一次出场,靠着引经据典博闻强记大大展示了复旦的风采,但最后仍然敌不过伐客的刁专选题和玄妙思考,略逊一筹;山民依然以慈祥而憨直的笑脸赢得大家的赞誉。          我呢,昨晚的表现,很象同学聚会时,和冬丽一起唱卡拉OK的老任,他们唱的歌是男女对唱《草原之夜》,可惜画面上的歌词没有标明男声和女声,于是,冬丽激情洋溢地从头一句唱到最后一句,老任就拿着话筒,紧张地,怯怯地,站完了整整一首歌,一直——      找不到地方下嘴。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16 Comments

如鲠在喉

          上次被鱼刺卡住喉咙的经历是在十多年前,是被鲫鱼给伤的。 我吃东西历来是斯文优雅的,所以这个记录保持到了上周五。          依然是很优雅的喝下鸡汤,但突然就觉得喉咙被刺了一下,立刻有呕吐的感觉,然后看到了血丝。不停地咳嗽,不停地喝水,还吃了几口面包和苹果,期待把鸡骨排下。但那个东西就一直梗在那里,不上不下,微微的胀疼。 越来越不舒服,那种不适感简直可以压倒一切,人生的意义在那一刻就在那根刺上。这时,如果有人问你,是否愿意为拿出那刺而付出一切财富,我肯定会说愿意。 立马决定去医院。到省医院急诊室,发现五官科里全是和我一样的人,被医生拉着舌头发“咿——”音,看到异物后马上手术取出。我呢,“咿——”了半天也没看到东西,医生看我挺正常的,就让我回家观察一下,实在不行,第二天可以照个片,说不定是心理作用,可能根本就没有东西。          最后那句话,让我很气愤,作为医生,没有凭据怎么能随便说没有东西呢?难道我会臆想一个东西在那里吗?有没有东西,谁比我自己更清楚呢?我的感觉难道有错吗? 想想,也没到要命的那种地步,我还是回家观察。晚上还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怎么乱弄了一下,那东西居然出来了。然后,我很得意地对着医院说,怎么样?我自己解决了!哼!         真的醒了之后,第一个动作就是吞咽了一下,那个东西还在,还是那么不舒服。事实证明,医院是多么的草率和武断啊! 继续去省医院门诊,医生依然看不到东西,但看我坚决的样子,就让我去做喉管造影。结果让我大吃一惊,我的喉咙里根本没有东西!     医生给我解释,那鸡骨可能在我吞咽的时候划伤了喉咙,所以有血丝,但那鸡骨立马就下去了,我感觉到胀疼的地方就是那伤处,不是东西,只是一种感觉。                 立马轻松了,那个东西的感觉也不明显了。 原来我真的错了,那个东西根本不存在,我因为错觉而放大了它,但我居然那么肯定,那么执着地认定它的存在。 很有寓意的一个经历。 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7 Comments

数银杏

        行门口的那棵,硕大宽厚,斜岔的分支垂下如柳枝,风过摇曳,枝上的银杏叶片如铜铃翻动。         再走过去一点,是大慈寺门内那几棵,属于经典型的,拉起金黄的幕帘,护卫了寺庙好多年,一样古老,一样慈祥。         华西医大里的一片,是成都人看银杏的重点,走在树中也就走在一片金黄的海中。记得那年韵韵和一个老教授在这里邂逅,聊了好多好多的天,给韵韵留下了学院美好的印象。我在树下拍过一张照片,自己一直很喜欢。     南郊公园门口那两棵,我很喜欢,不大不小,树枝齐齐地往上伸展聚拢,最盛的时候,如两杯醇厚的美酒。 都江堰灵岩寺的那片山上,全是银杏树,你可以安静地拍到最美的银杏景色,还可以欢快地在树下检到最新鲜的白果,然后炖一锅白果土鸡煨汤,温暖而鲜香。         家楼下停车场的那几棵,也越来越好了,那天清晨,我银色的车上落满了银杏叶,真不忍启动,它们让我的整个清晨充满清气。         春熙路上的那些银杏,树龄很短,大多还很娇小,但也有少数长出“人才”的,树形丰美,风姿绰约。这条美女如云的街道,银杏叶在那些被打望的美女们身边飘落,增添了很多情致,我们也和那些打望者一起,在这银杏翻飞的时节,露出幸福安恬的眼神。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