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情感的文

摘春天的母亲

         这是上个月在公园游玩的时候,我给妈妈偷玉枕纱厨拍的。         在任何一片春天的草地,山坡上,妈妈肯定会是这个姿势。         所以你会觉得,每次你提议要出去玩儿,她皱着眉头说“哎呀不去了”的时候有多么假,她实际上心早已飞到了那山坡上草地上的各种野菜上去了,她边说不去,边赶紧找口袋,装水果,瓜子,水,野餐布,还问我“带不带报纸?”           然后,一路上,你就会不停地听她欣喜的声音;         “这个是竹叶菜,炒着吃很好吃!“       “这个是马思涵,炒蛋才好哦!”       “这个是荠菜,你们吃不吃荠菜包饺子?”       “这个是马蹄草,除湿的,回去煎水喝!”       “这个是兔儿草,认不认得到?你们这些,没过过灾荒年,我们那时候就是扯来吃的哟!”       “这个是鱼秋串,清热解毒的,你们小时候被蜜蜂蛰了,哪去啥子医院哦,就扯点鱼秋串,回家在火上烧一下,捣烂捣烂贴上去,要不到好久就好了!”       “哎呀,这一排艾好好哦,回去我做艾粑,外面卖的全是加了色素的,我做的才是真刻的!包你吃了一个想两个!”         我问:“那有没得吃了可以长得漂亮的呢?”         她头也不抬地数落:“你娃儿,一天到晚讲漂亮,妖精十八怪!”          ........           然后,你就会走一会儿,停下来等她:       “妈妈,你确实是鬼子进村哈!”       “哎呀,我再扯几棵就好了!”       “妈妈,你嗯是(四川话硬是)要把这儿扯光嗦?你看你袋子都装不到了!”       “是-----,是-----,马上就好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3 Comments

纪念

        今早起床,看着阳台上驱蚊草开的花,小巧的淡紫,被绿色衬着,好看。深深地做了十五次腹式呼吸,觉得神清气爽,全身每个细胞都灌满了清新之气。         五月,一个值得纪念的月份,在我个人及家庭的生活中。           十年前的五月,我独自一人从内江来到成都,从此个人与家人的生活背景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个时候的我,还是有些惴惴的,记得刚到行里,被领佳节又重阳导要求完成500万存款任务方能转正,那个时候这是多么巨大的难以触摸的高度啊,回租屋的公交车上,我泪水长流,质疑自己是否迈错了这一步。         十年过来了,我现在相信每个人的生命轨迹都被无形的力量左右的,内心的强烈渴求就是这种力量的呼唤,我不过顺着呼唤走而已。然后,家人一个个也过来团聚了,十年了,每个人的生活都起了变化,但那种亲情的呵护与温暖一直都没变。         而我感觉最大的变化,就是拥有了一颗从容宁静的内心,以及老杨评价的“感知幸福的能力”。           十年,身边的人也来来走走,同事,朋友,同学,掐指一算,真是数量不少。有些曾经是亲密的无话不说的好友,但因为种种原因远走了,现在想来很是怅惘;曾经一起入行的挺谈得来的同事,现在已经是N次跳巢了,偶尔见面都要打趣他们阅行无数,是“成都银行界的活化石”;还有几位非常敬重的兄长般的领佳节又重阳导,对我来说,他们是职场里让人感觉温暖的保护伞,也因各种升迁调动而离开了;同学里曾经热闹疯玩的几十个,现在也只剩几个核心成员了;而从网上淘来的几个好友,也是我这十年间坚持文字生活的大大收获。         也许你会说,过滤下来的是精华。身边人群的来来往往,使我们获得不同类型的情感体验,向我展现了人生的丰富。老杨说得好,人的一生要走过漫长旅途,每一程都会有相遇相伴,有的携手并肩,有的中道离散,有的殊途同归,有的终老难见,不知我们是该珍藏这欢愉的记盼还是忘却那惆怅的怀念。           这十年,也让我充满了感恩,现在与十年前的变化简直太大了,物质的,精神的,我真的非常非常的满足。         接下来的十年,又一个十年,我相信会更好。           每个人的个人历史中都有着某些个特定的日子,这个五月,是属于我的纪念日,在此一记。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4 Comments

长发

        听文涛的朗诵《烦恼丝》,很受触动,她反复提到的“长发飘飘”,是多少女人曾经的美丽啊,其中就包括我。           我的长发是从工作后开始留的,因为发质好,又黑又亮又多,所以长发飘起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有了质的改变。长发纠正了我对于自身外貌长久的自卑感,这种自卑感竟可怕地贯穿了我的整个学生时代。体型也慢慢苗条了,穿衣服也慢慢好看了,无数次在镜中欣赏自己“这是我吗?那个胖胖的丑小鸭!”     不排除短发女人也有美丽漂亮的,但我深信,长发让一个女人更有女人味儿,更柔情细腻。长发对于我来说,其作用不亚于心理医生。           对于长发最美好的记忆还和韵韵有关。这小妮子一生下来就特别腻我,恋我的头发。刚还哭着呢,我一抱过来,她攀上我的肩头,就开始玩我的头发,把脸埋进我的长发里,马上就安静舒服到了极点,所以我的头发那时总是充满了吐沫星子和奶味儿。晚上睡觉的时候,她会紧挨着我,奶声奶气地说声“妈妈,我要头吧(发音不清楚,是头发)”,然后就先摸我的头发,摸够了,抓住一绺,闭着眼睛轻轻地,无比享受地扫她自己的脸颊,额头,眼睛,鼻子,嘴巴,下巴,扫着扫着她就睡着了。雷打不动的程序,每天都同样PLAY着。我想,我的长发肯定也铸进了她童年的记忆,那是温暖柔和的所在。           长发似乎永远和诗意,和浪漫连接的。那天和文涛聊起电影《心动》,里面有个细节,浩君轻松地拍拍小柔的头“长高了嘛”,文涛说———若干年前,有个男孩儿也对俺这样说过。头上的手泽在心里残存了许多年。         刻在长发上的印记多么美好。           直发一留就留了十多年,应该说,习惯了那种披拂在后的浓密,和轻撩慢甩的潇洒,竟想不出自己还可以有别的发型。最终有一天,发现,直发是属于年轻人的,属于那轻盈的身材和闪亮的肌肤,属于她们生动而上提的五官。而一旦上了一些年纪,长发会增强面庞的下坠感,显得没有神采。         那么接下来,要么烫发,要么绾髻,而后者是那么挑剔脸型,所以我万万不敢试,那就烫吧。这一烫,又过了很多年。自己最喜欢的,还是烫了很久,几乎没有卷度,头发自然地蓬松的感觉,没有大卷的那种飞扬。看照片的时候,也最喜欢裹在直发里的自己,但我已经失去了直发。           接下来失去的还会是什么?那天瑶说,她在舞蹈课听到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姐向老师请假,老师问是不是例假?那大姐苦笑着说,都断水断电好多年了。瑶给我转述的时候,我们都涌出一种悲凉的感觉,那个时候,长发肯定也没有了,那还是个女人吗?           长发,是一种语言,只属于女人。         没有的时候,就留在记忆里吧。           韵韵的头发比我当年还黑还亮还浓,她很快就会长发飘飘了,开始她美好的青春。         女人美好的密码,就在长发里。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9 Comments

姐弟

         红粉的这篇博文《春天里的婚礼》,看得我几处眼酸。     和红粉通过几次电话(因约稿事),经常看她的博客,她在成都媒体行业也算是资深人士,坚持而执着,不象我知道的其他媒体人,一年要换几次工作。     文章里体现出来的是令人感动的姐弟情,那是普通人家里平实生活的写照,是人世间多种情感中令人亲切和温暖的一种。     我想说,患难的时候,姊妹兄弟亲情可能更加彰显,平静的时候,特别是生活好了,那种亲情就是一种目光的注视,虽淡,却是骨子里深藏的,那种无私的温暖力量会陪伴一生。          春天里的婚礼                    成都红粉     我那老大不小的老兄弟,在今年春天刚刚发芽芽的季节,终于把自己打发出去了。     我和我这个唯一有着血亲关系的亲兄弟,从十二三岁就开始互相依靠着走到今天。打从上世纪写着1982几个数字的那一年的冬天,家里发生惊天巨变的那一天起,就注定我要像母亲一样把这个兄弟带大,尽管我只比他大不到两岁的年纪。     一开始,算是我领着他歪歪斜斜地往前走,我得像个大人样说些大人话给他听,有些话说出来我自己都吃惊,其实我自己也不太懂,也茫然得不知明天的早餐在哪里。他自然是不听的,他那时正值叛逆的年龄,遭此突变,自然无法承受。我也无法承受,但我得装着很坚强。很坚强。     那些岁月,都是眼泪泡出来的。就不去回忆了。说高兴的吧。 好在,我这个兄弟有一天一夜间长大,突然就明事理了,真的就是一夜间的事。当我为他找了一份勉强像样的工作,他拿到第一个月工资36.5元,我还在万源那个小城那间小屋继续准备高半夜凉初透考,当我晚上回到那间小屋,发现屋子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屋上放了一张崭新的钞票是十元钱。是我的兄弟用他的劳动挣来的钱。是给我的,屋里还有一把崭新的伞,也是给我的。外面刚刚下过一场大雨,我的那把伞确实已经很旧了。     那一天,我又哭了,是高兴的哭。     后来,我的兄弟就不再是我的弟了,他俨然把自己放在了哥哥的位置,从此,他就像长兄一样护卫在我的身边,不再让我受哪怕一点点伤害和欺负。     记得我们都工作后,有一回清晨我去食堂打饭。排队到我的时候,我将饭票递到窗口,食堂打饭的男师傅莫明其妙说了一句:“缺粮。”我以为是我的票没给够,马上又补了一张,他又恶狠狠地说了一句:“缺粮的……”我终于听明白了,这是北方人骂人的话,他是说我“缺娘”,也就是“没娘教的……”,我霎时脸上一阵白,血冲脑门,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吗?而且是欺负没有父母的孩子!平时不招人不惹人的我,一旦人要犯我我必反抗,我将刚刚接到手中的半盆冒着热气的稀饭一碗给那个师傅扣过去,他抓起饭勺就准备打过来,终于激起公愤,所有的人都朝那个师傅围过去。我冲出人群,哭着跑回家。我那血气方刚已经转作好人的兄弟,已经隐退江湖收手多年的兄弟,操起一把菜刀就朝食堂冲去。     血案自是没有发生,但兄弟的样子着实吓坏了食堂里所有的人。好在被大伙儿劝住。最后,我兄弟放下狠话:“谁要敢对我姐再说一个粗字,我要他的狗命。”     那些年,我们就是这样过来的。     说好了说高兴的事,怎么又说回去了。     从工作后的第二年起,我的兄弟年年都是厂里的先进工作者。有一年,厂里准备外派两名优秀技工去新加坡外援,其中就有我兄弟。别提我们有多高兴了。我为我的兄弟自豪啊。虽然后来因为合作方有变没有去成,但这件事让我兄弟的形象一下子变得更加高大起来。     其实,在航天那些年,我一直是不安份的,都看出来了,我想飞出去。反倒是踏踏实实的兄弟更招厂里的领佳节又重阳导、叔叔阿姨们的喜欢。姑娘们也喜欢他,又侠义又英俊又独立又能干又懂女人。不像现在,肥头大耳的兄弟啊,该减点肥了。那时懂事的兄弟知道分寸,一直守护着自己的尊严和自尊,当然,我离开厂里后的那几年,他一个人住着一套二的房子,他的生活开始像一扇大门样对我封闭了。说他的事少,说他的都是好,只是惦记着在成都打拼的我。有一回,写信给我,话语老得像个大爷,他说我:“女大不中留,留久了反成仇,你还是赶紧找个人把自己嫁了吧。”     等我照他的吩咐把自己嫁了,他却还是一个人。1997年,我的双胞胎女儿出生,他又像个义工一样办了厂里的停薪留职,住到我家里,当起了不拿一分报酬的保姆,一把屎一把尿帮着我照顾两个女儿。从小到大,两个孩子跟这个舅舅就亲,一晃又是多少年,我的兄弟把自己的婚姻放一边,经常赶都赶不出去。我开始像个老太婆一样唠叨,你该耍朋友了,该结婚了……     好在,这一回,终于,我的兄弟把自己“嫁”了。娶了这么年轻漂亮而且勤劳节俭的八零后老婆,一不小心还玩了把时尚。一下子把家里的年轻段变年轻了,这个和鱼儿可儿十分投缘有好多共同语言的像个孩子一样的女孩子,看得出来对我兄弟是真的叫好,这就让我十分放心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4 Comments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笑

       一直不怎么认得出它和别的粉红花的区别,而被炒得太热的花,也就不觉得有多么美了。          那天在锦里吃饭,窗边的那树淡粉,一束开出几朵,窈窈的。都叫不出名字。          然后在杜甫草堂,一株临水的粉色,有嫩绿叶片托着的,被一个长枪相机静静地对视。不能不说,真好啊。          然后在春熙路,不得不在一株盛开的淡粉前停留,你怎么那么好看哪?          终于,我确定了,它叫樱花。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笑          无缘无故地在那里笑          笑我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7 Comments

给每一声问候一个温暖的回复

        昨天弟弟妹妹到我们家聚齐,吃了团年饭。今年,多了一个新成员,小七七,也多了一些不一样的欢乐。          两个月的小七七已经非常可爱帅气,已经可以依依呀呀的了,这是他的第一个春节,伴随着新生命到来的新年蕴含着不一样的寓意。         看看七七现在的模样吧:         我特喜欢看书,而且还流口水,大姨妈说读书就应该咀嚼出其中的真味儿。         而且我还喜欢武功,我照着书独自练习我的无影脚!         我也会非常安静地给你一个微笑。          呵呵,小婴儿真是一天一个样。祝福七七健康成长。          已经在博客上看到朋友的祝福了,感觉很温暖,很感谢。          今天也会是一个充满祝福的一天,用浓玛的话是“接受温暖的驯服,纷繁停驻,归于单纯。”我也学她,用一天的时间给每一个朋友发一个不一样的祝福,给每一声问候一个温暖的回复。          月亮祝福大家新年快乐,幸福连连!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3 Comments

妖女聚会纪要

      周五晚,几个小资兼妖女聚会于华阳,畅谈至深夜,会议纪要如下:       关于影视剧     1,男主角既要帅,也要深情,比如邓超;不能只帅,但木讷,象陆毅。     2,男主角和女主角的演员一定要有感觉,才能打动人。比如《爱了散了》里的邓超和殷桃。     3,男主角不一定要帅,但一定要有神,有魂,即使开始觉得他有点小坏小坏的,随着剧情的发展,也会被他所感动。比如台湾电视剧《命中注定我爱你》。     4,那些唯美的,梦幻的的电影,会在最后一瞬,让你泪流满面,但却温暖。比如日本电影《山樱》。       关于婚姻:     1,女人要在婚姻里成长,和男人一起成长。那些在长长的婚姻里没有成长的女人,最终会与男人的差距越来越大。     2,婚姻里的爱,到后来,只是你们相互能感到来自对方的怜惜和心疼,仅仅只是想去照顾和呵护对方。     3,女人还是要弱一点,傻一点,柔一点,可爱一点,阳光一点,更能得到男人的爱。那些太强的女人,会让男人觉得遥远和压抑。那些什么都看得太通透的女人,也会因此影响对爱情的感觉。     4,女人打动男人的地方,不仅仅是外貌,更多时候是性情,是她综合的东西散发出来的芳香,这样的女人,能让男人觉得愉快。     5,婚姻里的女人,如果不断成长,总是充满新意,能自立,且女人味十足,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的寄托,把生活伺弄得情趣盎然,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被男人带出去,能赚足面子,和男人在一起,妩媚自然,温柔娴静,总是能给他细微处的爱。。。。。。这样的女人,是不用担心小三的,即使有小三,她也会很容易找到自己的生活。           关于过往情感     1,青春期的恋情弥足珍贵,不一定有结果,但却是人生的珍藏。女人因此而成熟。     2,情到最浓情自薄,这句话能解释那些高峰时戛然而止的爱情。     3,恋爱不能谈得过长,在青春期的动荡里,恋情脆弱无比。     4,爱情是在恋人的眼睛里看到自己,恋情的挫折是自身价值被认同中的受挫。爱情的本质是对自己的爱。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5 Comments

礼物

      博客网时好时坏,不过这次我没怎么生气,就等它慢慢恢复吧,毕竟有感情了。也不打算搬家,都是电脑系统之类的东西,哪个网站能保证百分之百的安全?呵呵,发现自己挺有包容心的。           昨天看到同学XIAOLING发来的邮件,是些让我心花怒放的词语:      “以前,只道是十八无丑妇,看完你的照片才知道,在智慧的女人手里,岁月原来可以成为最有创意的美容剂。AIMEI,多年不见,你的恬静与淡定,你的清丽与典雅都让我惊艳。传授点密诀吧。”     多暖心的赞美啊,对于我,就象收到了一件美好的礼物。           如果说秘诀,呵呵,这就是之一——要多多让人赞美自己(所幸身边有很多真诚的PMP),我还真的见杆就爬上去了。            关于真实,最近看到扫舍的文字,描述她作为一个家庭主妇和职业人所面临的内外的烦扰:      “习惯了被所有的人需要,解决别人的问题, 自己的问题呢? 工作的,内心的,情感的, 所有的问题被覆盖在一种看似强大和沉着的外表下了. 真实是什么?巨大的耐心后面其实是回避,那些自以为就不存在的问题.只是在特定的时候,在特定的人面前,才会有短暂的脆弱和忧伤. 俗世的平常幸福和内心自由的漫游之间,总是存在着一钟纠结,像一个潜伏的肿瘤,不知何时就会有疼痛出现.”      扫舍很形象地道出了那些很微妙的感觉,真实的感觉。中年女人的这个时候,只能强大,不能脆弱;只能忙碌,不能停歇;几乎无所不能地解决所有问题,但却不能期待,也羞于,象小孩子一样被慰藉。              关于时间,我赞同浓玛的分类:日常的与心灵的。 “时间,也总是让我想起它们的另外两种形态。它裹挟着,它喧嚣着,它萎缩的,它消弥于无形。它剥离着,它寂寞着,它丰饶着,它独立于那里。前一种,是安乐而忙碌的日常,后一种,可以是很多的东西,也可以说,它是我们自己本身。” 所以,我们在过着庸常幸福与烦恼交叉的日常生活的时候,也可以尽量让自己的内心丰沛而美好。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6 Comments

冬有冬的来意

            在阳台上拍到几片叶,太普通不过了,但那一刹,我被那光影下叶的情态打动。         不知道,植物的世界里是否有素颜,有青春?看看,这几片是否有邻家女般的温馨?         或许,是它们的安静,在没有阳光和我注视的时候,依然绽放着内心的鲜嫩。         一直没有想出怎么概括这平静的一年,直到看到这几片叶。         挺象它们的,希望更象它们,不管有没有人注视,在内心的世界里,兀自开放。           如果人的眼光也有“广角”和“微距”区分的话,我肯定属于后者,太缺乏前者。不久前看过同学临的《富春山景图》,那是广角视线下的精妙山水,大气而不失秀丽。我只能远远的欣赏,如果让我选择临画的内容,肯定选择山脚下,一个角落的,一棵树,一朵花,一片叶。             我的这几片叶,太没有冬天的味道,还是用林徽因的诗来描绘真正的冬天吧。     静坐   林徽因   冬有冬的来意, 寒冷像花,—— 花有花香,冬有回忆一把。   一条枯枝影,青烟色的瘦细,     在午后的窗前拖过一笔画;    寒里日光淡了,渐斜……    就是那样地    像待客人说话  我在静沉中默啜着茶。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4 Comments

最后的演出

    发现,最后挂在树枝上的叶也别有一种味道。 就象喧嚣过后的寂静,大幕拉合后的尾音,没有了观众,它们继续演出。 或是留恋最后与树的牵连? 或是期待被风托起,在空中做这一生中最美的飞翔,唯一一次的升腾? 或是等待回到泥土,重新来一次命运的轮回?     不管如何,它们都安于现在的一刻.   注:照片拍于锦里,今年冬天最后的银杏。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