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10

买买提演出队

      大家好,我们是来自新疆乌鲁木齐的买买提演出队,我叫买买提。        演出开始,由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吹泡泡。          然后,有请我的妹妹阿依古丽为大家演唱,大家欢迎!        一个是阆苑仙葩------------         一个是美玉无瑕-------------唱得太好了,我的妹妹是不是倾国倾城啊?!          呵呵,下面我来给大家表演歌舞——打起手鼓唱起歌,我骑着马儿翻山坡,千里牧场牛羊壮,丰收的庄稼闪金光。。。。。。。       我的手鼓纵情唱,欢乐的歌声震山河,草原盛开幸福花,花开千万朵。。。。。。       下面有请我的姐姐阿娜尔汗给大家表演立勺子,简直太精彩了!        我也给大家来个拔筷子--------力拔山兮气盖世!        下面有请我的奶奶玛依拉给大家讲过去的故事,她总是充满了感情,太感人了,没人不留下热泪。         演出真是太精彩了,最后我要给大家进行一个拍卖,拍卖品是我姨妈的镜头盖。        真是一个好镜头盖啊,质量相当好,不信我给你咬咬试试,哎呀,谁开始出价?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3 Comments

西班牙海鲜饭

      在做饭上,我发现自己具有“越是艰险越向前”的大无畏精神,越是复杂的菜谱,越能激发起我强烈的“攻坚”欲望。上次测试,我是快速的决策者和优秀的行动者,在做饭上已经能够显现。     并且我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自己攻坚,团队意识不强,通常是拿着一个菜谱,拿着一只笔,买菜时一项一项地勾,做菜时一个流程一个流程地勾,当满纸画满了勾勾时,我的作品就呈现了,那种成就感是无人能够体会的。     这个西班牙海鲜饭的准备过程很长,特别是我中午午饭后散步专门无北京同仁堂买来藏红花。这可是西班牙海鲜饭里最重要的一个,省不得,做出来的饭颜色和味道均浓郁。     我喜欢咀嚼滋味丰富多彩的饭,如同咀嚼生活的多姿多彩。       这是文怡心厨房的菜谱,我就是照着它做的。 原料:米150克  鸡腿1个  洋葱1/4个  大蒜1瓣  番茄1个  黑橄榄3个  青椒1/2个  红椒1/2个  大虾100克  鱼肉100克  蛤蜊6个  带子50克  墨斗鱼4个  鱿鱼筒1/2个  藏红花1/2克  白葡萄酒150ml  盐3茶匙(15克)  白胡椒粉1茶匙(5克) 橄榄油2汤匙(30ml) 鱼汤或鸡汤200ml   做法:   1) 鸡腿肉去骨洗净,切成2cm见方的块,把洋葱和大蒜分别切成末,番茄去皮去籽切成小块儿,黑橄榄切圈,青红椒切成大丁,虾开背去掉虾线,把鱼肉片成约2cm厚的片,墨斗鱼去掉内脏和头部,鱿鱼筒去皮,拔掉中间的软骨,切成1cm宽的圈即可。   2) 准备一口带盖的锅,将锅烧热后,马上倒入蛤蜊(要提前放入清水中浸泡20分钟吐沙),接着倒入白葡萄酒(100ml),迅速盖上盖子,待蛤蜊张开即可取出,备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牛得不可思议

       每次转书店都苦恼买不到想看的书,那天无意在自家书柜站了一站,好家伙,里面好多都没有看过,或者没有看完过,被我冷落了好久。     都是以前自己豪情万丈买的经典,不过一买回来就没有了阅读的欲望,还是只想看那些还没买到的书,典型的喜新厌旧的花心读者。        重翻洁尘的随笔,发现她反复提到的拉美作家博尔赫斯时给了她很长一段时间的滋养,呵呵,我的书架上正好有一套蒙尘的博尔赫斯全集,赶紧拿来滋养滋养吧。         随手拿的是小说卷,都是些短篇小说,看了两篇,立马被噤住了,真是牛啊,牛得不可思议。    过了好多天,两篇小说还在我脑海里出现,挥之不去,这就是经典吧,绝不会让你看过就忘,三言两语裹夹着太多的意味,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散掉,这样的阅读体验真是不多。这才是真正的粮食吧,以前读的绝大多数是糖丸。        虽然是短篇,但在字里行间随处可拾高度智慧的凝练的句子,再次赞叹,牛啊。     我读的这两篇是《第三者》《爱玛 宗兹》。前一篇是博尔赫斯自己认为最好的,“情节,人物,场景都极为简单,不设圈套也不布迷宫,然而读后令人为之一震”。     序言里提到,有记者问博尔赫斯:     “在您的一生中,文学究竟意味着什么?”        博尔赫斯回答:        在我的一生中,文学意味着“幸运和幸福。在我撰写生平第一行文字之前,我就有一种神秘的感觉,而毫无疑问正是这个原因,我知道我的命运是从事文学。除了当读者之外,我还有当一名作家的幸运。我写过一首诗,叫做《关于天赐的诗》,是在我被任命为国立图书馆馆长的时候写的。我是这么说的:?       “我心里一直都在暗暗设想,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对于我来说,被图书重重包围是一种非常美好的感觉。直到现在,我已经看不了书了,但只要我一挨近图书,我还会产生一种幸福的感受……”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1 Comment

路明明

     路明明已经到家里给韵韵上了两次课了,第一次见面,真让我惊艳,好漂亮的一个美国女孩儿,是那种有着小巧面庞和修长身材的,文雅而灿烂的笑,礼貌得体的举止,看着很舒服,她本名叫KIRTI。     一鸥在博客上回复我的感谢,她说,路明明人很好,也很漂亮呢。不久前她在西门仁和春天外面走,被他们的“星探”发现,要请她做热尼亚(一个意大利牌子衣服)的模特,后来星探又去了他们家,看见了路凯的照片,就要他们两个一起做模特。结果,他们都不愿意哈。。。     路明明很可爱,第一次见面就劝我改英文名字,呵呵,我的英文名字是大学同学起的“DEARME”, 路明明说,DEARME表达的是沮丧惊讶的语气,比如孩子把家弄得很乱,你进家门一定会感叹“DEARME!”     可惜我英文不好,不然我会告诉她,对我来说,DEARME已经没有了它的本意,更多的是一种可爱的俏皮,叫起来朗朗上口,并且还带着青春的记忆,我怎么可能改呢?改了我的大学同学们又叫我什么呢?         一鸥的博客提到他们,我感觉在成都的一群老外,真是富有创新和拓展精神。         路明明给一鸥讲到的现在有些中国孩子的孤独和不被父母关爱,让我吃惊,我想起妹妹告诉我的,她和妹夫每次抱着七七到小区花园散步,发现孩子基本上都是被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有保姆抱着散步的,即使是晚上时间,父母陪孩子的也相当少。七七算里面非常幸福的一个。         我感叹,现在年轻的父母们真的那么忙吗?连孩子都不愿意抽出时间陪伴,越到后来,孩子对于父母的感情不知会淡到哪里去?而他们做父母的时候,又会是什么样子呢?真是不敢想。         以下是一鸥博客的描述:      好久没有见到路凯了。  路凯两口子曾经是我的学生。路凯在中国注册了一个拓展公司,总部安在黑水,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以后,黑水不让外国人在那里了,他们只好回到成都。  昨天,路凯发了一个他们公司的广告给我,请我帮看一下中文翻译。  广告图文并茂,还真不错。  其中有一段孔子的话,英文为:  "Tell me, and I will forget. Show me, and I may remember. Involve me, and I will understand." Confucius / Kurt Hahn  为了找与那个英文配合的孔夫子语录,我们把家里能够找到的论语中文英文版的都翻出来了,每本都翻了个遍,终于找到一则,勉强可以对起。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今天见到他们,说起他们的项目,路凯倒是胸有成竹。  他的妻子路明明,在一家私立英文学校教书,一对一那种,她有两个学生。一个男孩子,一个女孩子。  她到那个男孩子的爷爷家里去上课,男孩子11岁,跟爷爷住。那孩子告诉她,他很想跟爸爸妈妈住,但是爸爸妈妈很忙,经常不在家,他回去的话,父母觉得很影响他们,所以坚持让他住爷爷这儿。爷爷呢,越来越不愿意孙儿住在这,一直想他离开。男孩子觉得没什么希望,在家里有时间就总是看电视,爷爷也不管他。男孩子家里很有钱,在城里有四处房子,但是男孩子说,他宁愿没有房子,这样他就可以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了。  另一个女孩子告诉路明明,她很羡慕她的表姐,希望自己的家是表姐的家,因为表姐的妈妈每天都要亲表姐。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2 Comments

永远的你 就在我的面前

     现在耳朵很少有被某首歌“一枪击中”了,要么是老歌,要么是一些偶遇的陌生的声音。 这首《Indescribable night 》就很迷人,听了就不想停下。 也没有研究一下歌者的愿望,在一种陌生的情景里被感动,比清晰地了解她和她的歌,更多一层梦幻和神秘。     http://video2.62368.com/orgmusic/2010/201003/20100308/634036043408510000.mp3 A veil has lifted that shrouded my eyes The folds that lay over me no longer lie  Your infinity is revealed to me  It shines in your infinite smile   It was like a gift floating down through the dark  A dove finding rest in the leaves of my heart A feeling inside, an invisible guide  Had shown me a way to survive  Indescribable night  Indescribable night  Indescribable night  Is it you?   You and me in the circle of everyday life  Climbing through moments of death and delight Now I’ve found my good night in the spiral of light  That shines in your intimate smile  Indescribable night  Indescribable night  Indescribable night   Sailor oh sailor won’t you be proud  To now find a light in the deadliest cloud  The wisdom you’ve found, a surrendering sound Sings through the surrendering night  Indescribable night  Indescribable night  Indescribable night  Is it you? ------------------------------------------------------------------歌词大意:眼前的面纱 已经揭开身上的禁锢 已不复存在永远的你 就在我的面前常在我的笑容里显现你像黑暗里飘来的礼物你在我心灵的深处安驻无尽的感觉,冥冥给我帮助让我永远不会迷路无法形容的夜无法形容的夜我无法形容的夜那是你吗 你和我卷裹于日子的洪荒一同承受生活的喜悦和悲伤你亲切的笑,闪着甜美的光让我在暗夜找到希望无法形容的夜无法形容的夜我无法形容的夜水手啊水手啊你要欢唱为在这凄惨夜里眷顾于希望 你智慧的光,你嗓音嘹亮在这醉人的夜里唱响无法形容的夜无法形容的夜我无法形容的夜那是你吗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3 Comments

转帖《一个遥远的梦》

读荫子的这篇《一个遥远的梦》,最大的感受是,优雅地劳动着的女人是美丽的。 一个遥远的梦 荫子 从我第一眼看到这张照片,就喜欢上92岁的塔莎奶奶,也再次激活了那蛰伏已久的乡村田园梦。 我没有料到,美国东部有这么醉人的乡村风景,有这么迷人的塔莎奶奶。 被淹没在城市钢筋水泥丛中,很多人都深埋着一个桃花源似的梦。只是匆匆地走过一生,那些梦大多依然是梦。 塔莎奶奶让我们真实地看见自己的梦。她会心的笑容让我们读到很多:快乐、满足、本真、朴素、安宁。。。。 塔莎奶奶自己拾捡草莓,然后加工制作。她一直喜欢乡村生活。23岁结婚就搬到母亲的农场,每日劳作,心满意足。后生下一双儿女,还出版了手绘画册。后来,又搬到另一个农庄,过上了更纯粹的乡村生活。住在很古老的房子,没有电和自来水,和梭罗一样也去和邻居交换食物。衣服也是自己纺织。空闲时候,就写字画画。 这样的生活,过了一年又一年。她又收获了一双儿女。手绘画册也陆续出版。 塔莎奶奶诗意生活的背后,其实是艰辛的劳动。每天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提水,要干活做饭。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视这种生活为乐趣。现代繁华的生活总是更令人沉迷,塔莎46岁时,他老公和她离婚。塔莎奶奶后来搬到了长子所在的佛蒙特州。长子给她建造了这座梦一样美的18世纪风格的农庄,她如鱼得水,一游就游到了92岁。 每天,陪伴她的,一只鹦鹉,一群鸡,两条狗,三只山羊,还有满庭的花草,飞来的鸟,吹去的风。。。 很多人觉得塔莎奶奶的一生一定很辛苦,但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她一直都以度假的心情过日子,每天、每分、每秒都是享受。。。 塔莎奶奶这个建于美国东部30万坪的农庄,所用资金是她出版手绘画册的稿费。所以是她自己亲手绘制了这份美好的生活画卷,但这些场景对我们而言,只是一个传说,几乎没有实现的可能。首先没有足够的钱建这样的农庄,其次也少有人可以长期像塔莎奶奶那样自甘寂寞,自食其力,享受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那些周而复始地开垦,播种,除草,施肥,杀虫,收获,加工,可能很快就把许多人的意志消磨掉了。 城市里的人可能也不能长期忍受这里没有电灯,电视,也不能上网的生活。 塔莎奶奶的生活,因原始、封闭而美丽。她沉醉于自己的世界,足不出户。但她喜欢阅读,用最古老的阅读方式。这样的日子,对塔莎奶奶而言,每天都是最好的时光。 但对于更多的人而言,也许就不是。。。 这一本关于塔莎奶奶的书,描写了她真实生活状况,让读者感受塔莎奶奶睿智、感性、惬意的美好生活。它让我们明白: 时光可以这么优雅。。。 人可以这样老去。。。     眼神可以这样从容。。。     意志可以这样坚定。。。     感觉可以这样幸福。。。    幸福就是这样简单和自然 。。。   塔莎奶奶喜欢下雪后去寻找动物的足迹。那些各式各样的脚印,像是涂抹在雪地上的画。林林总总,撩人心动。。。     我想塔莎奶奶的画一定很美,都是那些她看到过的,最美的画面。而当她沐浴在这样柔暖的阳光里,品味一杯咖啡,生活的味道已经已经被她品出醇香。从她祥和的面容里,我们看到她内心世界的无比强大。塔莎奶奶喜欢下雪后去寻找动物的足迹。那些各式各样的脚印,像是涂抹在雪地上的画。林林总总,撩人心动。。。     我想塔莎奶奶的画一定很美,都是那些她看到过的,最美的画面。而当她沐浴在这样柔暖的阳光里,品味一杯咖啡,生活的味道已经已经被她品出醇香。从她祥和的面容里,我们看到她内心世界的无比强大。 塔莎奶奶最吸引我的,除了她的乡村情结,更重要的是她的品质。这源于她对这个世界的爱,这爱让她生发出丰盛的想象力。想象力是年轻的源泉,是生命的源泉。也是她绘画的源泉吧。     她这样坐着,宁静地书写。这画面已经定格成一幅不可复制的经典,永远令人着迷。。。      在我的心目中,塔莎奶奶是所有女人的榜样。     她内心强大,已经不再有惧怕。她内心的宁静,甚至面对死亡,也异常淡定。     面对塔莎奶奶,我们自愧不如。因为我们还做不到像她那样执着、纯粹。所以她的生活对我们而言,还有着切实的距离,只能是一个遥远的梦。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Leave a comment

慈母

          每当遇到韵韵动作奇慢,我就会忍不住地大嚷大叫,外加恨凤不飞翔的甩头慨叹,再加一通古今中外关于时间观念的大道理,但声音腔调统统都是高八度全四声,硬生生冷冰冰。         韵韵会慢慢看着我发作完,说,妈妈你一点都不象个慈母,象个居委会大妈。         那好,我声音低一点下来,如果你是一个慈母,遇到这么一个动作慢的孩子,你怎么办?         我会让她多睡会儿,韵韵说。           妈妈,你觉得作为家长,你是strict 还是 easygoing?strict一般包括descipline,helpful,而 easygoing呢,包括communication,happiness,friends.         我说,那我肯定是easygoing了。         韵韵摇摇头,说,我觉得你应该介于strict 和 easygoing之间。           妈妈,刚才winnie(外教)说,Your mother is pretty,然后我回答just so so.         我做欢呼状,你看,我没逼着winnie夸我吧,挡都挡不住啊。         韵韵看我高兴够了,慢慢说,老妈,winnie是在举例,她只是告诉我,恰当的回答应该是it’s ok!             注:有时候,翻看以前的文字,发现那些记述性的东西我最喜欢,包括和韵韵,和文文的对话,趣事,这些文字让我一下子找回了那时的气息,包括他们的神态表情,都一一清晰浮现。         所以,趁着现在孩子还在身边,多记几笔。留住那些做母女的温馨日子。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5 Comments

最打动人心的文字

  《竹久梦二的世界》一书,是在和顺的客栈里读完的。      书的前半部讲述了这位据说被鲁迅和丰子恺推崇的日本画家的艺术生活,后半部分有一节是摘录了他的《病床遗录》,岛琦的引语这些说的: “读昔人留下的文字,会明白:至今仍能打动人心的很多东西,其实莫过于那些以日常言语缀成的日记,自然而然出口成诵的和歌,誹句和真诚的书简一类,反倒未必是当时被尊为“正经写作”的正式文字。好的记录,或者那些到达了能称之为创作之域的文字,恰恰多见诸于打破常规之人。”   的确,在竹久梦二《病床遗录》里,随处可见的简录生活的字句,常常拉动心弦。     想要的越来越少,但却越来越具体和迫切:想吃牡丹饼。     啜饮最后一点豆沙糕的时候,家乡开始下雪。SADMIN寄的室屋的美味点心到了,居然有那么多。     谈往事,不亦悦乎?     又见酸模菜,那熟悉的野菜香味,油然想起父亲母亲。   母亲说了几句好了好了,以后会好的一类话来安慰我,一个劲儿地劝我吃豆沙糯米团。   这是作者重病中的日记,打动人心的地方在于“真实和具体”。由此想到我们写的和看的很多文字,都是所谓的非自然状态而就的,为写而写,那和记录生活的确不一样。但能经得起时间的,肯定是后者。真实总是最好的。     要特别提一句,竹久梦二,这个日本画坛的风流男子,一生阅女无数,但在《病床遗录》中只反复提及了一个女人,回想他们之间的对话和往事,那么清晰。     还有什么不能确定的呢?这就是他最爱的女人。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1 Comment

还有花草,荷塘,麦田,老房子(和顺印象六)

  呵呵,图片轰炸还没完哈,老杨说我已经从写手向摄影师转变。     不把我认为的美景展示给大家,月亮我就觉得不舒服。     和朋友说起,我们在和顺看到的是花草,荷塘,麦田,老房子,他诧异地问,这些我们四川就有好多,为什么要到云南去看? 还真问住了我,想了想,就一个答案:风景在路上,风景在别处。   因为离开的心境不一样。 荷塘 花草 麦田 老房子 呵呵,最后上一张蒙娜丽莎的微笑,韵韵说,他们同学都觉得蒙娜丽莎不好看。 和顺照片上完了,假期晕味儿结束,好好工作了哈。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6 Comments

除了吃,还有什么?(和顺印象五)

  我对韵韵说:你出来就是为了吃!     韵韵补充道:还有睡!你还不是一样啊? 我说:当然不一样,我还会憋几句诗,呵呵   首先,印象最深的是我们住的总兵府的早餐。看看我们的餐桌。 韵韵和爸爸。吃之前,又在麦田背景下跳跃,引得另外几桌哈哈大笑。 这样的米线特别暖胃。     印象第二的就是这间大树鸭餐馆的红烧鸭子和咸鸭蛋。 太好吃了,在田野荷塘里游动的鸭子,味道真是太好了。 这家餐馆我们很没出息地去吃了三次,价钱也公道,这里推荐一下。     这是和顺的特产大救驾。  清初,吴三桂率清军打进昆明,明朝永历皇帝逃往滇西,清军紧追不舍。 农民起义军大西军领袖李定国命大将靳统武护送永历皇帝至腾冲,,疲惫不堪,饥饿难忍。找到一处歇脚之地后,主人图快,炒了一盘饵块送上。永历皇帝吃后赞不绝口地说:“炒饵块救了朕的大驾。”从此,腾冲炒饵块改名为“大救驾”。 腾冲地区生产的饵块细糯、色白、有筋,将饵块切成菱开片,加鲜猪肉片、火腿片、酸菜、葱段、菠菜段、番茄丁、糟辣子、鸡蛋等炒香,加入少量肉汤焖软,再用精盐、酱油、味精调味。最后用酸菜和肉汤再煮成一碗汤,和装在盘中的饵块一同上桌。   这是和顺火锅-----土锅子,很清淡暖人。 这是我们在火山遗址风景区黑鱼河吃的烤黑鱼,超级超级好吃,味道太鲜美了!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