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10

代沟

          我:这是梅艳芳的《似是故人来》《胭脂扣》,我最喜欢的两首歌,(哼唱)同是过路,同做过梦,本应是一对,人在少年,梦中不觉醒后要归去……..         韵韵:(心不在焉地)哦。         我:这个是郭凯敏,演《庐山恋》的,是你妈青少年时候的偶像,那个时候觉得他好帅啊,青春阳光,迷得不得了。         韵韵:(心不在焉地)哦。         我:唱这首歌的是千百惠,你妈上大学的时候,和同寝室里的女同学一起听了一遍又一遍,(哼唱)每次走过这间咖啡屋,忍不住慢下了脚步......         韵韵:(心不在焉地)哦。           韵韵:妈妈,你知不知道Justin Bieber?加拿大少年歌手,现在时网络上最红的歌星,他的歌有快歌慢歌,快歌最好,我们同学可喜欢他了。(哼了一段)啊?你没听过啊?满街都是他的歌声呢。         我:(心不在焉地)哦。         韵韵:妈妈,你不知道许嵩啊?哎呀,他是最低调的歌手兼制作人,歌特别好听,从不露面,他的歌迷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哼了一段)啊?这么好听的歌你都没听过?         我:(心不在焉地)哦。         韵韵:这个是张根锡,韩国影星,他是那种兼具男女之美的,非常俊秀,我觉得比李俊基更具魅力......         我:(心不在焉地)哦。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5 Comments

红墙掩映

      上班的地方往右200米,就是著名的大慈寺,唐玄奘曾学经修行的地方。       对寺庙的红墙有一种敬慕感。越临近,就越宁静,一个神秘的所在。       这样的售票口特别亲切,只需看你的面相。       森然门环内,是一个柔和的地方。       现实背景下的历史,或是历史映照着的现实。       红墙旁居民楼走出的女人。       依稀看得到那些老房子。       出大慈寺的前门往里走,是两幢保存下来的老房子。       是什么时候建下的,有哪些人在这里走过?       哪些人丛这里望向天空?       思绪随着厥叶飘飞的方向。       希望就象这青瓦上的一株苗。       还有这草。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9 Comments

那些花草

      大慈寺后面那个寂静的老房子周围,规则和不规则地长着好些花草,被成都的丰沛土壤滋润得蓬勃而生动。     夏天的花草。       那天中午饭后和阿朱她们散步到这里,阿朱说,这里适合满腹心事的人来走走,我笑问,那没有心事的人呢?     后来想想,没有心事的人,也可以在这些花草的拥围中,慢慢拾起那些迷人的心事。           喇叭花       蒲公英           女贞子        夏天的女贞子树散发出迷人的香气。整座城市,整个街道。               无名草。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4 Comments

六个嫌疑人

        有人告诉我,能在旅途中一气看完的书,肯定不赖。这样的书,首先要轻松愉快,其次还要有深度。 所以去沈阳的路途中,我选择了《六个嫌疑人》,作者是写作《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印度外交官作家维卡斯 斯瓦鲁普。看过这本书的瑶告诉我,她特别喜欢这本书,拿起就想看完,直到最后一刻才真莫道不消魂相大白。          我还特别问她,一本讲述凶杀案的书会不会很血腥很暴力很恐怖,她笑着说,一点也不。             果真,当我合书后,我由衷地感叹:作者的写作心态真好。         通过一桩凶杀案的六个嫌疑人而牵出对印度社会阶层百态的描述,而这样的描述充满了讽刺,幽默,和深深的同情和悲悯,看得出作者睿智的眼光和深刻的思索,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作者积极而阳光的心态。特别是中间有一段对印度腐佳节又重阳败官半夜凉初透员被甘地附身的描述,我忍不住在飞机上就笑出声来。           越来越觉得,地球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个不同的世界,面对同样的人和事,写作者的心态和角度不同,呈现给读者的东西也会不一样。         记得一个大学同学说过,看事物多看正面,看负面太多会淤积太多的负面能量。维卡斯 斯瓦鲁普显然深谙此理,即使对一个充满邪有暗香盈袖恶,污浊,不公的社会,他都能以一种轻松幽默的笔触将其剖析分解,引你在愉快的阅读体验中深深的思考。         相对于苦大仇很的写作方式,维卡斯 斯瓦鲁普的方式更积极,而且对作者本人和读者来说,写作和阅读的过程也会更愉快。         相由心生,作者的外貌也是他心态的佐证。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