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10

转帖《教育之道的困难》

        看了小你的这篇文章,我反问自己:我是不是做得太多?我是扮演雨露的时候多,还是扮演石头的时候多?  教育之道的困难  小你  教育之道的困难在于,我们对其成果的考察要放到数年以后,甚至数十年以后才能够看清。也许在那时候我们都未必能看清,因为人这一变量蕴含的变数太大了,影响一个人方向的因素也太多了,关键是,人如此丰富,向上行走的力量如此巨大,教育,确切地说有意识的教育在这其中所起的作用究竟有多大,我们不得而知。它很可能并不是最主要的力量。 我们如何知道今天的一个英雄是我们努力教育的结果?我们甚至无法确诊一个人的心理疾患就是由于某次不良教育造成的。一个受过老师侮辱打击的孩子也许从此一蹶不振内心充满阴影,也许通过反抗从此体验到自身的力量而倔强地成长为一个不畏人言的更为自信的家伙。这些都是很难断定的。 命运赐予我们的东西纷繁复杂,它们每一样都有可能成为影响我们的关键力量。路上的一颗石子,头上的一片树叶,街头的一个流浪汉,某次球赛的实况转播,都有可能在某个时辰成为影响我们的力量。一切视彼时彼刻彼地的你而定。 明白了这一点,也许会让我们迷惑,我们会开始怀疑教育这一行为的意义。 这种自我怀疑是好的教育的开端。它让我们放低自己。它迫使我们坐下来,放下我们的世界观,放下我们强烈的自我(这里面充满了我们自身的偏见和纠结),放下我们试图影响他人的努力,仅仅是坐下来,观察。观察那些要领受我们教育的人,那些弱小者,他们像种子一样弱小,像种子一样也许早已包含了自身的命运。先是不带任何成见地观察吧。你会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你会发现,在没有外在强加压力的情况下,一颗种子是如何聪明地懂得调整自己的方向,你会惊讶人的自我矫正力量是如何强大。 在无法确定我们是雨露之前,先不让自己成为石头。很多时候不做什么比做什么更好。 我的一个朋友曾经说过他的一个奇怪感受:在那些热衷教育的家长背后,往往会看到一些惹麻烦的孩子,骄纵的孩子,不懂礼貌的孩子。我很难评判朋友这个感受的客观与否。但是我想,有些时候作为家长,或者教育者,我们是过于热心了。这种热心使孩子处于高度被关注之中,而一个处于高度被关注之中的孩子,通常都是会有表演性的。 克制自己不去做什么非常困难。不去做什么,而同时向孩子表达我们爱着他,这尤其困难。我想这就需要接纳。接纳是无条件的爱,无条件的爱,才是爱本身。这是最强大的教育力量。 观察,然后接纳。只需要做到这两点,我们就已经是最好的教育者。 

Posted in 杂感的谈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