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10

如鲠在喉

          上次被鱼刺卡住喉咙的经历是在十多年前,是被鲫鱼给伤的。 我吃东西历来是斯文优雅的,所以这个记录保持到了上周五。          依然是很优雅的喝下鸡汤,但突然就觉得喉咙被刺了一下,立刻有呕吐的感觉,然后看到了血丝。不停地咳嗽,不停地喝水,还吃了几口面包和苹果,期待把鸡骨排下。但那个东西就一直梗在那里,不上不下,微微的胀疼。 越来越不舒服,那种不适感简直可以压倒一切,人生的意义在那一刻就在那根刺上。这时,如果有人问你,是否愿意为拿出那刺而付出一切财富,我肯定会说愿意。 立马决定去医院。到省医院急诊室,发现五官科里全是和我一样的人,被医生拉着舌头发“咿——”音,看到异物后马上手术取出。我呢,“咿——”了半天也没看到东西,医生看我挺正常的,就让我回家观察一下,实在不行,第二天可以照个片,说不定是心理作用,可能根本就没有东西。          最后那句话,让我很气愤,作为医生,没有凭据怎么能随便说没有东西呢?难道我会臆想一个东西在那里吗?有没有东西,谁比我自己更清楚呢?我的感觉难道有错吗? 想想,也没到要命的那种地步,我还是回家观察。晚上还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怎么乱弄了一下,那东西居然出来了。然后,我很得意地对着医院说,怎么样?我自己解决了!哼!         真的醒了之后,第一个动作就是吞咽了一下,那个东西还在,还是那么不舒服。事实证明,医院是多么的草率和武断啊! 继续去省医院门诊,医生依然看不到东西,但看我坚决的样子,就让我去做喉管造影。结果让我大吃一惊,我的喉咙里根本没有东西!     医生给我解释,那鸡骨可能在我吞咽的时候划伤了喉咙,所以有血丝,但那鸡骨立马就下去了,我感觉到胀疼的地方就是那伤处,不是东西,只是一种感觉。                 立马轻松了,那个东西的感觉也不明显了。 原来我真的错了,那个东西根本不存在,我因为错觉而放大了它,但我居然那么肯定,那么执着地认定它的存在。 很有寓意的一个经历。 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7 Comments

璀璨情诗

     一部诗意的影片。            诗意的济慈,诗意的芳,诗意的芳的一家,诗意的所有人。   1818年的英国,也因此是一个诗意的国家。            诗意蕴藏在生活的细节,蕴藏在人们的心中。   赞叹这样的土壤,开出那么诗意的花朵。            当一个人,一群人,一个地方,一个国家,都有着一颗诗心的话,那这就是一个美好的地方。               25岁便离世的济慈,体验的是年轻纯洁的爱情。     那样的爱情本来就是诗。              而中年人的爱情,便如酒了。        所以,这部关于诗的影片,不能离开诗说话。   我现在高兴的是,我能去理解和喜爱诗了,而在以前,我是不喜欢的。            这样的转变竟然需要这么多时间。               济慈,英国最伟大的浪漫诗人。         1  美的事物是永恒的欢愉:   其可爱日增,不消逝于   虚幻无形;反而就长久为我们   维持一座静谧的凉亭,为睡梦 2  灿烂的星!我祈求像你那样坚定——   但我不愿意高悬夜空,独自   辉映,并且永恒地睁着眼睛,   像自然间耐心的、不眠的隐士,   不断望着海滔,那大地的神父,   用圣水冲洗人所卜居的岸沿,   或者注视飘飞的白雪,象面幕,   灿烂、轻盈,覆盖着洼地和高山——   呵,不,——我只愿坚定不移地   以头枕在爱人酥软的胸脯上,   永远感到它舒缓地降落、升起;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5 Comments

藕夹

         上周末做的这个藕夹非常好,脆而香,不腻。 是<氧气>杂志推荐,我连同做法都直接拍它的吧。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3 Comments

孩子离爱最近

      最近看了丰子恺的几本书,最有感慨的是,他以非常宽容和赞美的笔触,把孩童世界描述得那么美好,孩子们个个都是天使,说出的话,做出的事都充满灵性。而与此相对,成佳节又重阳人世界却是那么污浊和压抑。 现在爱孩子的人很多,但有多少能象他那样理解和欣赏孩子呢?   每次看到那些孩子尚小的父母,就会由衷地羡慕他们,有多少可爱生动的日子可以去享受啊!因为有天使陪伴。           以下是一篇转帖,你可以看出,孩子离爱最近。   爱是什么意思   一组专业人员向一群四到八岁的孩子问了这样一个问题:“爱是什么意思?”  结果答案的广度和深度却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看看你是怎么想的……  1. “我奶奶得了关节炎,再也不能弯下来涂脚趾甲。于是我爷爷总是给她涂,甚至当他自己的手得了关节炎也是这样。这就是爱。”  丽贝卡- 八岁  2. “当有人爱上你,他说你名字的方式是不一样的。你就知道你的名字在他嘴里说出来感觉棒极了。”  比利 - 四岁  3. “爱就是女孩抹香水男孩涂古龙水,然后他们出去,互相闻着。”  卡尔 - 五岁  4. “爱就是当你出去吃饭时,你把自己大部分薯条给某个人,而却并不在意他是不是也给你。”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杂感的谈 | 2 Comments

航行

             昨晚一晚的鞭炮,提醒我这个节过完了。其实,感觉今年的过节气氛特别不浓,但这最后的一个仪式结束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怅惘的。就象盼了很久的东西,完了,结束了的失落,再盼一次就得365天呢。          不过,最喜欢的,还是节日来临之前的那些氛围,那些心情。          计划一年换一个模板,就象换件衣服。          置顶图是最重要的,整个博客的格调氛围就基本上被它确定了。但今年寻找模板的时候,发现选来选去都没有满意合适的,要么太艳,要么太嫩,要么太复杂,要么太做作。乱弄的时候,发现去掉置顶图的感觉正好,简洁,宁静,正合心意。         心意是在变的,以前的模板是一种灿烂的阳光和温馨,而现在就趋于一种平和了,让它成为2010年的主调吧。         周末和同学聚会,分享各自旅行的见闻,打趣开心,敞开心扉说话玩笑,这样的感觉真好,小马说早晨就在期盼晚上的聚会,东丽说,好久没有这样开心了。         回家路的车上,和东丽说起友情,她说,朋友的意义对于各自的生活太重要了。我马上想起洁尘写的关于爱情亲情友情的一段话,觉得很贴切:         “人是很强大的,但同时人也是很脆弱的。人这个东西,其自身体温是不足以抵过漫漫人生的寒冷的,人得相互取暖,互相贴着抱着,几十年才好度过去。幸福的要素里,人是最重要的,物也是非常重要的。能悉心的享受各种美好的物,比如美食、园艺、书、艺术品、旅行中的风景等等,这些闲笔,让人在注视之外,有余光,有转移,有放松和散淡。如果说,人与人的相处是原浆的话,那么,还得用其他很多东西来勾兑。原浆太浓也太烈,美味的酒都是勾兑了的。”         来说说小马的航行。         这个比我们小很多的小兄弟,却是我们中间最具活力的,有激情和闯劲。以前说过他骑马穿越喀纳斯,这次他带着老婆儿子独自在澳大利亚天堂般的海上航行了五天,操着半生的英语,还面临了海潮和船上机械故障的风险(我们都为他们一家捏一把汗),但还是完满愉快地完成了航行。         看他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dragoons),真是热血沸腾,羡慕之极也佩服之极。小马说这是他的梦想,也是儿子的梦想,他要在儿子上初中之前带他周游世界。         梦想,我们每个人不也一直有梦想吗?现在有了条件可以实现梦想的时候,有多少人能够有行动呢?我们的激情和闯劲在哪里去了?我甚至还计划着退休以后去实现梦想呢,小马的航行告诉我,不用等那么久,我们现在就可以航行在梦想中:     We are sailing, we are sailing ’cross the sea           We ar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杂感的谈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