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10

姐弟

         红粉的这篇博文《春天里的婚礼》,看得我几处眼酸。     和红粉通过几次电话(因约稿事),经常看她的博客,她在成都媒体行业也算是资深人士,坚持而执着,不象我知道的其他媒体人,一年要换几次工作。     文章里体现出来的是令人感动的姐弟情,那是普通人家里平实生活的写照,是人世间多种情感中令人亲切和温暖的一种。     我想说,患难的时候,姊妹兄弟亲情可能更加彰显,平静的时候,特别是生活好了,那种亲情就是一种目光的注视,虽淡,却是骨子里深藏的,那种无私的温暖力量会陪伴一生。          春天里的婚礼                    成都红粉     我那老大不小的老兄弟,在今年春天刚刚发芽芽的季节,终于把自己打发出去了。     我和我这个唯一有着血亲关系的亲兄弟,从十二三岁就开始互相依靠着走到今天。打从上世纪写着1982几个数字的那一年的冬天,家里发生惊天巨变的那一天起,就注定我要像母亲一样把这个兄弟带大,尽管我只比他大不到两岁的年纪。     一开始,算是我领着他歪歪斜斜地往前走,我得像个大人样说些大人话给他听,有些话说出来我自己都吃惊,其实我自己也不太懂,也茫然得不知明天的早餐在哪里。他自然是不听的,他那时正值叛逆的年龄,遭此突变,自然无法承受。我也无法承受,但我得装着很坚强。很坚强。     那些岁月,都是眼泪泡出来的。就不去回忆了。说高兴的吧。 好在,我这个兄弟有一天一夜间长大,突然就明事理了,真的就是一夜间的事。当我为他找了一份勉强像样的工作,他拿到第一个月工资36.5元,我还在万源那个小城那间小屋继续准备高半夜凉初透考,当我晚上回到那间小屋,发现屋子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屋上放了一张崭新的钞票是十元钱。是我的兄弟用他的劳动挣来的钱。是给我的,屋里还有一把崭新的伞,也是给我的。外面刚刚下过一场大雨,我的那把伞确实已经很旧了。     那一天,我又哭了,是高兴的哭。     后来,我的兄弟就不再是我的弟了,他俨然把自己放在了哥哥的位置,从此,他就像长兄一样护卫在我的身边,不再让我受哪怕一点点伤害和欺负。     记得我们都工作后,有一回清晨我去食堂打饭。排队到我的时候,我将饭票递到窗口,食堂打饭的男师傅莫明其妙说了一句:“缺粮。”我以为是我的票没给够,马上又补了一张,他又恶狠狠地说了一句:“缺粮的……”我终于听明白了,这是北方人骂人的话,他是说我“缺娘”,也就是“没娘教的……”,我霎时脸上一阵白,血冲脑门,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吗?而且是欺负没有父母的孩子!平时不招人不惹人的我,一旦人要犯我我必反抗,我将刚刚接到手中的半盆冒着热气的稀饭一碗给那个师傅扣过去,他抓起饭勺就准备打过来,终于激起公愤,所有的人都朝那个师傅围过去。我冲出人群,哭着跑回家。我那血气方刚已经转作好人的兄弟,已经隐退江湖收手多年的兄弟,操起一把菜刀就朝食堂冲去。     血案自是没有发生,但兄弟的样子着实吓坏了食堂里所有的人。好在被大伙儿劝住。最后,我兄弟放下狠话:“谁要敢对我姐再说一个粗字,我要他的狗命。”     那些年,我们就是这样过来的。     说好了说高兴的事,怎么又说回去了。     从工作后的第二年起,我的兄弟年年都是厂里的先进工作者。有一年,厂里准备外派两名优秀技工去新加坡外援,其中就有我兄弟。别提我们有多高兴了。我为我的兄弟自豪啊。虽然后来因为合作方有变没有去成,但这件事让我兄弟的形象一下子变得更加高大起来。     其实,在航天那些年,我一直是不安份的,都看出来了,我想飞出去。反倒是踏踏实实的兄弟更招厂里的领佳节又重阳导、叔叔阿姨们的喜欢。姑娘们也喜欢他,又侠义又英俊又独立又能干又懂女人。不像现在,肥头大耳的兄弟啊,该减点肥了。那时懂事的兄弟知道分寸,一直守护着自己的尊严和自尊,当然,我离开厂里后的那几年,他一个人住着一套二的房子,他的生活开始像一扇大门样对我封闭了。说他的事少,说他的都是好,只是惦记着在成都打拼的我。有一回,写信给我,话语老得像个大爷,他说我:“女大不中留,留久了反成仇,你还是赶紧找个人把自己嫁了吧。”     等我照他的吩咐把自己嫁了,他却还是一个人。1997年,我的双胞胎女儿出生,他又像个义工一样办了厂里的停薪留职,住到我家里,当起了不拿一分报酬的保姆,一把屎一把尿帮着我照顾两个女儿。从小到大,两个孩子跟这个舅舅就亲,一晃又是多少年,我的兄弟把自己的婚姻放一边,经常赶都赶不出去。我开始像个老太婆一样唠叨,你该耍朋友了,该结婚了……     好在,这一回,终于,我的兄弟把自己“嫁”了。娶了这么年轻漂亮而且勤劳节俭的八零后老婆,一不小心还玩了把时尚。一下子把家里的年轻段变年轻了,这个和鱼儿可儿十分投缘有好多共同语言的像个孩子一样的女孩子,看得出来对我兄弟是真的叫好,这就让我十分放心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4 Comments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笑

       一直不怎么认得出它和别的粉红花的区别,而被炒得太热的花,也就不觉得有多么美了。          那天在锦里吃饭,窗边的那树淡粉,一束开出几朵,窈窈的。都叫不出名字。          然后在杜甫草堂,一株临水的粉色,有嫩绿叶片托着的,被一个长枪相机静静地对视。不能不说,真好啊。          然后在春熙路,不得不在一株盛开的淡粉前停留,你怎么那么好看哪?          终于,我确定了,它叫樱花。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笑          无缘无故地在那里笑          笑我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7 Comments

假结婚

        看这样的影片的确非常轻松愉快,就像闲逛街头不经意地吃到了好东西的那种感觉。    刚开始两个男女还是剑拔弩张的一对冤家(女上司和男助理),每句话都充满了火东篱把酒黄昏后药味,然后是喜剧性转折,两人硬生生地,为了某种目的要假结婚,回乡告父母,被父母和奶奶热情款待并举行婚礼,整个过程,女的良心发现,在婚礼上说出真莫道不消魂相,毅然离开。当然最后,男的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对方,追而得,喜剧收尾。          这是从无到有的那种恋情,整个过程如流水一般,一开始每个人就把各自的真实面目全部展现(特别是恶和硬的地方),然后慢慢地展现出好和柔软,这是一种美好的不断充满欣喜的旅途,恋情自然水到渠成。    八卦一下现在很多明星的恋情,往往一开始就推到极至.并在恋情高峰时主动彰显于天下,然后就无奈地看着那恋情每况愈下,不欢而散。恋情这东西最忌“满”,千万刻意不得,让它“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最好,非要置其于高强度高亮度的世人眼光之下,那就给最单纯的恋情加入了很多其他的东西,恋情已不复是恋情,眼睛里的对方,从好到不好,最终不堪负累。    看来李双双似的爱情模式还是相当合理的,呵呵。 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2 Comments

转帖老杨《再谈教育》

        老杨的这篇文章,说出了很多我心里蕴积的话,不得不承认,孩子的教育是我现在心里最大的一块石头。 在韵韵的教育上,我总是在矛盾的两级奔走,一边在“健康快乐”的主旨中安逸片刻,一边又被“成绩分数”的评判标准拉紧了头皮,我自己矛盾的心态也把孩子搞得紧张惶然。后来发现这是种普遍的心态,曾经非常羡慕地讨教一位儿子成绩优异的女友,她也沉重地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现在不操心他的学习,但我会操心其他的东西。         老杨的观点里,我深有感触的有三点,一是不要为孩子丢失了自我。我身边就有除了孩子就没有其他内容的母亲,每天除了考试分数就没有话题,我真担心一旦孩子离开,她们的心灵作何依托?二是身教是好的教育,期待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应该去营造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作一个榜样。三,孩子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不要把意志强加上去,孩子的成长也有一个漫长的过程,作为父母,你要顺应这个过程,并在这个过程中施以爱的艺术。但是这个是多么的难以把握啊。 纪伯伦的一首诗,就是这个观点:          你们的孩子,都不是你们的孩子。 乃是生命为自己所渴望的儿女。 他们是凭借你们而来,却不是从你们而来, 他们虽和你们同在,却不属于你们。  你们可以给他们以爱,却不可给他们以思想。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你们可以荫庇他们的身体,却不能荫庇他们的灵魂。 因为他们的灵魂,是住在明日的宅中,那是你们在梦中也不能想见的。 你们可以努力去模仿他们,却不能使他们来像你们。 因为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与昨日一同停留。 你们是弓,你们的孩子是从弦上发出的生命的箭矢。 那射者在无穷之中看定了目标,也用神力将你们引满,使他的箭矢迅速而遥远地射了出去。 让你们在射者手中的弯曲成为喜乐罢; 因为他爱那飞出的箭,也爱了那静止的弓。      再谈教育               老杨  在我的朋友同事中,年龄与我相差十岁左右的大多孩子都处于学龄期,教育自然成为我们经常的话题,在交流中了解很多父母都呕心沥血,精耕细作,颇有心得,给人启迪,令我等既感动又尊敬。这里以我的浅识陋见也有一些体会和想法,期待抛砖引玉。 从生活意义看,人生苦短,孩子是我们生命的延续,培育下一代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但作为一个生命首先要有自我,不能一切都围绕孩子为中心,替代自己的全部生活。我们常看动物世界里也有许多舐犊情深,但终归是一代有一代独立的生命之旅。 从发展规律看,人的成长是自然和社会双重作用的结果,在注重教化的同时也要顺从自然规律,让孩子的天性得到自由的发展,而且世界日新月异,生活方式和价值观都在变化,我们不能完全以自己的经验和知识替他们设计未来,更不能把自己曾有而未实现的理想寄望于孩子。 从教育方法看,多陪陪孩子并为其创造必要的条件是应该的,但我认为身教胜于言传,以己度人我们都不喜欢父母的唠叨和管教,而孩子的学习方式首先就是模仿,所以你敦促他读书不如自己一卷在手,你经常上网他必然迷恋游戏,其身正,不令则行。此外教育孩子要注重树立其正确的观念和准则,比如体罚有时也是必要的,但不要让他觉得你是没辙了才出此下策,而是要让他知道犯错就要承受相应的责任和惩罚,否则他今后在遇到矛盾时也会暴力解决。 从功效目的看,现代的父母理智了许多,不会再拘泥于功名利禄,也会说只是希望孩子一生幸福,但往往又归结出一套逻辑,即:努力学习=考上好学校=有了好工作=幸福人生。而我认为,幸福是一种内心感受而不是量化物质,国内调查幸福指数较高的城市是成都、杭州、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等而非经济政治文化中心北京、上海和深圳,县里乡下的人们见识、层次、机遇都不如大地方,但也能其乐融融,焉知非福?所以培养孩子重要的不是获得幸福的手段,而是感受幸福的能力。 从实例结果看,像卡尔威特或哈佛女孩刘亦婷等可算是用方程式般的理论培育成才的毕竟是凤毛麟角,而且对教育者的能力时间观念都要求甚高,更多的达人英杰还是天道自行的结晶,君不见好些目不识丁的农民家庭却孵化出硕果累累的精英。 很多父母会说:“现在竞争残酷,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孩子年幼无知,需要帮助引导”,“为了孩子今后,再辛苦也心甘情愿”,这都有道理,只是有个尺度把握和换位思考的问题,我们的拳拳之心是否一定应合了他们的荡荡之意?我曾经问过一个女儿的同学,她的日常生活有大量的阅读,高产的写作,还有众多的才艺兴趣学习,感觉怎样?她说很快乐、很充实,当然我不能妄度别人是否说了真心话,但我想多数的孩子还是贪玩好逸的,做父母的也要客观地认识到不是每个孩子都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我只是愿意每个家庭都拥有独立、关爱、包容、和谐、轻松、快乐的生活,就像迪克牛仔的一句歌词:放手去爱!  

Posted in 杂感的谈 | 1 Comment

人生能看多少次桃红柳绿

      人生能看多少次桃红柳绿       和生命的长度有关       和心情的浓度有关         变化的,是赏花人的步履和容颜      不变的,是它们永远的嫩绿与娇艳         紫薇,如红色的串串香。         梨花,永远的淡雅和宁静。         樱花,柔弱而恬淡的开放。         柳树,为所有的花撑开嫩绿的背景画。         叶,还有叶片中摇曳的春光。       注:周末陪远道从烟台来蓉的同行游浣花溪和杜甫草堂,鲜艳的春色和他们家乡的冰天雪地形成强烈对比,而成都的美食,美景,美色令她们赞叹不已。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2 Comments

好时候

            同学WANNAN在邮件里谈近期观影感受,发出感叹“正是人生好时光”:    “上周陪女儿又看了一遍《大兵小将》(上上周是陪侄女看的,觉得好看,又怂恿女儿去看),从去年底到现在,接连看了《十月围城》、《孔子》、《大兵小将》等等,深感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是中国历史上列朝列代以来人民最安居乐业、最幸福的一代。     我们生活在帘卷西风十月围城里面的人付出生命所梦想的未来里面;     孔子不世之才,生逢一个那样的年代,他也只能颠沛流离;     我们生活在杜甫的诗句梦想里面: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大兵小将里面成龙扮演的小人物,一生的梦想就是安居乐业、有自己的五亩田,种上油菜花,在阳光下、黄艳艳的油菜花中幸福地欢笑;     而今天,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五亩田去精心耕耘,国家富强,和平盛世,多么幸福的时光。所以,工作无论多么辛苦,都是幸福的,因为那是我们的五亩田。     人迎着阳光走,影子总在你身后。我们多看看阳光(事物的正面),少看看影子(事物的反面),生活应该可以幸福祥和很多。”           WANNAN的话很触动我。这几天,身边的同事有的在给孩子报名去美国夏令营,有的在筹备去埃及度蜜月,玩转地球似乎是普通人都可以享受的,这在以前是多么的不可想象。         从感恩的角度,我们现在真的生活在一个好时候,没有战争,没有动荡,没有人的互相倾轧和基本尊严的剥夺。尽管还有那么多的问题,但不可否认这么多年的变化,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生活来佐证。         幸福的感觉来源于稳定,来源于满足,因为稳定因为满足,所以我们感到幸福,感到有味,感到有希望,有期待。这是最好的心境(俞敏洪说每天有事做,有人爱,有所期待,就是最好的状态)。         绝非迎合主旋律,赞同WANNAN的感慨,真心希望我们生活的环境越来越好。也许我们每个人还应该为此做点什么。 张五常说“像中国那样庞大的古国,走进人类的二十一世纪,如果学问远不到位,那么尽管天下的财富集中在神州,赢得的免不了是一个狼藉似的声名。但如果炎黄子孙能凭着传统的文化与先天的智慧,把先进的学问发展到他们应该达到的层面,那就算经济只属小康,赢得的尊重会是人类的骄傲了。”    

Posted in 杂感的谈 | 5 Comments

可不可以

          和韵韵散步,走在路上,我又忍不住唠叨了: 韵韵,背挺直,别弓腰驼背的,难看死了!          韵韵停下来,说,妈妈你这样的语气我不能接受,你可以这样说:韵韵,你可不可以挺直背走路呢,那样看起来很优雅哦! 然后,我柔声地重复了一遍,她果真背挺得直直的。          然后,我注意把后来的所有语句都改成“可不可以”: 韵韵,可不可以说话温柔一点呀?          韵韵,可不可以动作斯文一点,象妈妈一样? 有时候命令性的话都说出去了,然后想起了什么,再在后面加个“可不可以”,很怪很牵强,我和韵韵扑哧一笑。  看来中国父母从单纯性的命令语气转变成商量语气,并适应这种礼仪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据说,“中国妈妈”已经成了一个贬义词,帮孩子决定一切,漠视孩子的个性。天哪,我好像也是.....   想起,好友YANGYANG的外籍老板是这样给她布置工作的:          WOULD YOU MIND……..IF YOU DON’T BUSY……(麻烦你帮我做个表好吗!) 我们大呼“天哪”,如果我们的老板也这样给我们布置工作的话,我们绝对说“我很忙,我没空!”呵呵          然后,她的女儿JING也是这样治她爸爸的。 JING爸:JING!把那个......给爸爸拿过来!         JING:嗯嗯——你都没有说“请”! JING爸:JING!请把那个......被爸爸拿过来!         JING:哎呀你口气好凶哦,一点都没有妈妈那么温柔!         JING爸:那你妈妈是咋个说的嘛! JING:妈妈是这样说的,(极其轻柔)JING宝——麻烦你给妈妈拿那个......好不好?         JING爸:(憋屈地压低挤出细声)JING宝——麻烦你给爸爸拿那个......好不好?   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7 Comments

小花 小菜

         蹦极一样的天气,忽冷忽热,不过,花还是照开,芽还是照绽,新叶片嫩绿得如初生儿那样鲜。                   正热播的范伟主演的《老大的幸福》,引起了关于幸福的讨论,其中一条感受是,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就是幸福。我赞同。          吃,想想,其实是生活中占比太大的内容,这样一个动作,与感官直接相连,也就与心灵直接相连。          好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成都“美食之都”,我想,这应该是源于成都角角落落遍布的美食,和那些眼睛放光口水直淌地觅食于角角落落的人们对于美食的热情。           最近在家做的菜,都是清而淡的,简单家常,发现这样的菜更能经常引起食欲。有时候看以前那些红油包裹的大鱼大肉的图片,都不忍卒看,那个时候我怎么那么生猛啊?         首先是吃什么的讨论,然后定下几样菜,一般是杂志和网上已经搜寻好的,食材和程序都已经记下来;然后是买菜,择菜,备料;时间到,开做,过程中尝了一片,然后再给家人一片一片地尝过去,认可后关火起锅;拍照,这是我的特定动作;然后就围在一起热烘烘地吃了。         这是不是就是范伟想要表达的幸福呢?           这是宫保菜丁,那白色的不是鸡丁,而是萝卜丁。         萝卜干丁是用萝卜干浸泡后,沥干水分,用糖醋盐淀粉先炒好盛出。然后炒红萝卜丁,青椒丁,芥蓝丁,花生米(事先油酥好的),再倒入萝卜干丁,调味后出锅。         这道菜特别适合那些不喜欢吃蔬菜的孩子,五颜六色的,而且很香。           这个炒蛋里,加的是榨菜丁和青椒丁,第一次炒,好吃下饭。           这个超级好吃,先把娃娃菜在热水里过一下,粉丝泡一会儿,另外调一个姜末,蒜末,豆豉,生抽,耗油,橄榄油的作料碗,然后把娃娃菜铺在容器底部,粉丝在上,最后淋入调料,蒸十分钟就可以了。       最后这个嘛,木瓜炖鱼头,超级美容润肺的好汤。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6 Comments

当我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

      三八节晚上,和小资们去莲花府邸听歌,那是成都输送超女快男的重地,据说,随便一个站上去一嗓子就可以镇住你。      果然,虽然没有等到我期待的王梓和江智民,但有一个叫张伊的男歌手一出场就把我们击倒,他唱的是齐秦的《夜夜夜夜》,齐秦歌声的沧桑寂寥直入人心。      他每唱一首,我们几个都感叹:他没有出名真是委屈啊!据说,这样的歌手在成都一抓一大把。      年轻人的新歌我们显然不能欣赏,那是孩子们那一辈的喜爱,是他们情感的表达。而对我们来说,还是齐秦的老歌更能安妥我们。      想起上海同学聚会时,大家都共同喜欢的《纪念日》《思念是一种病》。 当你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我在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时常感觉你在耳后的呼吸却未曾感觉你在心口的鼻息喔……思念是一种病喔……思念是一种病       在姜丰的博客上,看到她谈论最有魅力的女人。她说她问一个经历丰富,阅女数重的男人,什么样的女人是最有魅力的女人。 “他说:对男人来说,能够享受快乐的女人是最有魅力的女人。      不是最美的女人,不是最媚的女人,不是最聪明的女人、最风趣的女人、最有风情的女人,甚至都不是最能够给别人带来快乐的女人,而是——,“能够享受快乐的女人”! 这个发现貌似平常,其实是太有现实意义了。 谁的生活都有麻烦和悲苦,正如谁的生活都有快乐和满足,比例不同而已。但人看重其中的哪一部分——悲苦还是快乐,往往不是由比例决定的,而是由性格决定的。即使是同等数量(比例)的快乐,不同性格和世界观的人,体会到的、享乐到的快乐程度也不一样。所以所以,能够享受快乐到淋漓尽致,那是相当的能力。”     很赞同,我所喜欢和欣赏的女人,都是那些口里总是挂着“好安逸哟,好好耍哦”,“哎呀,那儿之漂亮,之巴适”的女人,你没去那些地方就已经被她们所打动了;而那些嘴里总是挂着“没啥意思“,”好难耍哦!”的女人,交往几次便近而远之,因为你在她们身上感受不到前一类女人能给你的那种活力,那种趣味,那种激情,那种快乐,而这些东西又是我们多么希望被传染的呀!         魅力要从内而外地发散,才是真的,才能持久。

Posted in 杂感的谈 | 6 Comments

好雨时节

           阿朱说,《好雨时节》的开头,是东河在杜甫草堂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他循声找去,走过的那片竹林,就是每个成都人都很熟悉的,那片绿幽幽的竹林。 这个细节很打动我,立马找碟来看。          韩国人拍成都,如果拍得象《春逝》《八月照相馆》一样的唯美,是我希望的,那个活色生香的成都本来就有浓浓的诗意在里面。 客观地说,这个有些应景的片子(纪念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故事略显仓促,情感的进展有些突兀,但把成都拍得很美,很诗意,那些场景都是我们熟悉的,所以亲切。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这首属于成都的古诗,必将永远把成都的美好传下去。          在找寻影片图片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找出来的基本都是背景幽绿的,在我的内心深处,成都就是一幅幽绿的图画,一年四季变化的,只是那绿的厚重与层次,因为它太润了,被好雨滋润着,想不绿都难。 喜欢成都的人,可以去看看,看看是否也在那家店吃过肥肠粉,吃过火锅,韩国料理,逛过那条街,走过那条路...         做一个观众,看看成都的美好。 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