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10

情感

       以往每年过年敬奉父母红包时都是一起交给妈妈,今年我参考了小资们的做法,父母和公婆都每人敬一个红包。后来听妈妈和婆婆说,公公和继父都激动异常,感慨万千,说了很多很多的话。 我想,一定是红包里蕴含的东西(不是金额)让他们感慨,联想起六叔来成都玩时他儿子塞给他几百块钱他感慨满足的样子,我感觉父辈们的心,竟是如此感性和丰盈,只是需要我们时时去给他们关心与呵护。     扫舍在博客里也提到了父母,她说作家钟鸣,“这样一个很刚阳的男人,在新书中第一次流露出柔弱的一面,他写对父母的感情,是在外面牵肠挂肚,见了面手足无措。中国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都羞于直接表达情感,嘴笨笨的,父母和子女都是一样的。 我妈过去说她是个暖水瓶,心里热,外面冷。 我们小时候是有埋怨的,等到他们年纪大了,才渐渐懂得他们这代人的情感方式。”         我想,我们对父母其实也是一样的,用语言表达得太少。其实,父母们需要的,也许只是每天眼框里能框得进你。昨天在电视上看到一个画面,一个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哭泣着,说每天听到汽车声就往门外看,望她的儿女们回来,“望得好恼火哦,望得好恼火哦”,她不断重复的这句话,让我心酸,我想到自己,这个年纪的时候会不会也这样望着孩子们呢?          扫舍最后说,我们这一代的交流方式,也许是过时的方式了,情感是那么重的东西,总是有泪。有时候真想快些老去,那时,孩子们大了,责任尽完了,就找个有阳光的小地方,和爱的人在一起晒晒太阳。(这个是现在的想法,真的老去了,也会如此想吗?)  

Posted in 杂感的谈 | 2 Comments

香港断想

歌   春晚王菲的这首《传奇》,初听时并不惊艳,但在去香港和回香港的整个路程中,一直都在哼唱那两句: 想你时你在天边 想你时你在眼前 想你时你在脑海 想你时你在心田   不愧是王菲,这个在香港飞起来的大陆女孩儿,随便一唱,都能入心。 这样的歌,的确不适合那样喧闹的晚会,一定要一个人,慢慢品。 一直在感冒,发现感冒后的鼻音哼出来的歌声更加逼近原味儿,呵。   香港,这个被无数的歌声围绕的城市。这样的歌声有《似是故人来》,有《射雕英雄传》,有《万水千山总是情》,有《胭脂扣》,《偏偏喜欢你》...... 香港,这个被我们无数想象丰富的城市,有传奇,有辉煌,有优雅,有中西结合的混味,那么丰富而绵长。     情爱   在香港的几天,每天都被这个故事浸润着,一个暖人的爱情故事。 米雪26年相恋的恋人尹志强去世了,她忍住悲伤处理后事。26年里,尹数次求婚,米雪都没点头,回答是想维持恋情本身的纯洁。26年,他们做到了,实际上的夫妻,又是持久的恋人。 网友给米雪的留言里说他们是事业和情感的典范。 尹志强清瘦的样子,令人怜惜。53岁的生命有米雪的温暖慰藉,也足够了。     宁静     真实的香港要在小街小道里寻找。   满耳粤语的茶餐厅。   小巧安静的寺庙。   精致的教堂,里面有摆放整齐的圣经与唱诗。     图书馆     住的地方挨着香港中央图书馆,在里面呆的大半天是我最享受的时光。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2 Comments

给每一声问候一个温暖的回复

        昨天弟弟妹妹到我们家聚齐,吃了团年饭。今年,多了一个新成员,小七七,也多了一些不一样的欢乐。          两个月的小七七已经非常可爱帅气,已经可以依依呀呀的了,这是他的第一个春节,伴随着新生命到来的新年蕴含着不一样的寓意。         看看七七现在的模样吧:         我特喜欢看书,而且还流口水,大姨妈说读书就应该咀嚼出其中的真味儿。         而且我还喜欢武功,我照着书独自练习我的无影脚!         我也会非常安静地给你一个微笑。          呵呵,小婴儿真是一天一个样。祝福七七健康成长。          已经在博客上看到朋友的祝福了,感觉很温暖,很感谢。          今天也会是一个充满祝福的一天,用浓玛的话是“接受温暖的驯服,纷繁停驻,归于单纯。”我也学她,用一天的时间给每一个朋友发一个不一样的祝福,给每一声问候一个温暖的回复。          月亮祝福大家新年快乐,幸福连连!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3 Comments

腊味儿是新年的味儿

          腊肉上桌的时候,新年就真的来了。春节前的几天,腊肉香肠也是最好吃的,新鲜,少,下着白米饭,真的叫好吃。而如果到了团年饭,一大桌子菜里,它们就只有凑数的份了,我基本上不会去光顾。        前两周妈妈在青城山买的腊肉,味道出奇地好,和去年一样。山里的猪,在山里熏制,味道当然不一样。从营养的角度上,腊味是不能多吃的,但是在中国人的餐桌上,腊味蕴含了很多精神上心灵上的东西,是其他东西不能代替的。        然后周末就连着做了两个腊肉的菜,一个是腊肉披萨,一个是腊肉盖浇饭。         做腊肉披萨的时候,我动嘴,韵韵动手,和面切菜炒菜烤制全由韵韵操作,我在旁边指挥,不过做到后面,我们都动嘴了,一块一块地把刚煮好的亮油油的腊肉放进嘴里,妈妈嗔怪我们,我们反唇相讥,谁叫你买得那么好吃的?        做法:面团揉好在热水中发酵二十分钟,腊肉粒,青椒红椒蘑菇粒放入油锅中炒熟炒香并加盐,然后铺在面饼上,撒入马苏里拉芝士碎,180度,烤二十分钟即可。          腊肉盖浇饭热乎乎,绵软软的,很香很养胃哦。          做法:姜片,腊肉片,青椒红椒蘑菇片放入油锅中炒香后,加少量水,加生抽,糖调味,最后加入水淀粉,浇在米饭上。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3 Comments

成长

          看韵韵书包里一大摞一大摞的书和卷子,想起自己以前这个时候,心里全是考试啊复习啊,觉得那就是生活的全部。         生活的全部,是成长,心智的情感的成长贯穿一生,是我们不再有紧张的考试复习后的那么漫长的时间段里的成长。成长中的人会渐渐习惯生活的波澜不惊,平静地看待周围的起伏,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需要并坚守。         喜欢并赞同西门媚关于成长的描述:     有的人青春期结束,人就定型了,不再成长,此后漫漫一生,只发生生理改变。但有些人,成长将伴其终身,他们经历的事情是他们心灵的养料,辛苦和甜蜜,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样的宝贵,他们有时能感到像竹子拔节一样,忽然打通了一些关节,感到自己长了一大截,有时,自己都意识不到,好多东西沉淀下来,自己已经变得更通达更包容,坚硬的部分更坚硬,只有柔软的心灵一如既往。 但愿这样的成长,伴我们一生。

Posted in 杂感的谈 | Leave a comment

美食+爱情

           春节前,特别适合陷在简单的,快乐的,轻松的碟片里,当然如果这影片是关于爱情的就更好,甚至还有美食加入,简直就完美无缺了!          连着看了两部符合上述条件的碟,《复杂关系》(IT’S COMPLICATED),《朱丽与朱丽娅》(JULIE AND JULIA),非常快乐,节前的轻松满足我已经领略。         两部片子给我共同的感受是:         1,梅丽尔 斯特里普是一个永远不会演砸的演员,永远不会让你失望,连一次都不会有;         2,四五十岁的女人居然可以焕发出令年轻女人失色的光辉;         3,男人实际是长不大的男孩,总是循着自己的感受去选择。         4,有趣的女人是生活的亮色。            《复杂关系》的故事很吸引人,因丈夫另寻新欢而离婚的面包店老板珍妮,在十年后小儿子的毕业典礼上遇见前夫,前夫居然对她旧情复燃,而珍妮居然也不能抵抗诱惑,与前夫搞起了婚外恋。而另一位建筑设计师也在专注地爱她和等她....         小资一桌对这个故事超感兴趣,例举身边的事例,居然还有同样真实的事情发生。梅丽尔 斯特里普把五十岁的珍妮演得活色生香,而那前夫杰克也如一个大男孩般的痴迷可爱,情节相当有趣。杰克在剧中对珍妮说,他发现十年前横亘在他们中间的东西消失了(家庭负担琐碎和缺乏沟通交流),他和她找回当年热恋的感觉。而当他回到自己现在的家(妻子年轻美貌),发现陷入了另一个充满家庭负担琐碎和缺乏沟通交流的轮回,所以他又痴迷与珍妮在一起的宁静和快乐。三个老演员非常棒,把这个年龄段的男人女人刻画得非常可爱。        《朱丽与朱丽娅》围绕着一本美食书而展开的两个时代的女人对于美食烹饪的故事,它表现的主题是:烹饪中充满爱和温馨的美食才是最好的,永恒的。梅丽尔 斯特里普演的朱丽娅有着上世纪初女人的传统韵味里的有趣和可爱。             两部片子里都有共同的烹饪美食的场景,美轮美奂,看得我热血沸腾,摩拳擦掌。         快乐烹饪的女人有着超常的美,只不过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1 Comment

瞎走

      受老杨走路运动的影响,这个周末我也从家走到林荫街,历时一个半小时。我真是一个超级跟风之人。只不过一般跟不了多久。         走走逛逛,看到不少场景。         情侣和好         走在前面的一对情侣突然分得老远,女人的背都在生气。         小伙子不时侧脸看女人,先是惴惴的,然后是平静的,后来干脆腆着脸和女人走在一起,眼神更加坚定地看着女人,那眼神分明在说“看你能挺多久?”,然后猛地在女人耳边说了一句什么,那女人扑哧一笑,男人顺势牵起女人的手,和好。         历时七八分钟。         老头老嬢儿跳舞         路过好几个公共绿地,有老头老嬢儿在跳交谊舞,好认真,每个姿势,每个转圈,一丝不苟,跳得不想散场。         心里想,我老了,也会在这些地方跳舞吗?被那么多路人观瞧,怪不好意思的。         小店儿         闲逛瞎走买到的东西比直奔主题买到的东西带来的快乐更大。         现在碰到茶庄就走不动路,到里面逛逛,听听古筝,闻闻新茶,看看那些中式茶桌茶艺,然后在心里想,什么时候在自家客厅里弄这样一套多好。         然后是吃店儿,看到那些活色生香,热气腾腾的吃的,就高兴得不知所以,必须要买点什么拎在手上边走边吃。         邂逅         老杨说,走路时期待邂逅美女,但实际情况是,那美女走过来问一句“大叔,敢问路在何方?”         说实话,我也期待邂逅某个帅哥,深情款款地说“你还是那么美!”但我自己也承认几乎无此可能(穿着旧衣服发如飞絮未施粉黛嘴上还有正在吃的东西的油),实际情况是一个小伙走过来,问“阿姨,21路公交车站怎么走?”         小孩         看小孩走路,东摇西晃的,但却快速地,直直的行走。         他人生的路才开始。         嫩芽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