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9

优雅的极致是孤独

        写完这个题目,顿时觉得自己挺残酷的,但真的是看完电影《香奈尔》的第一感受。         影片有一个镜头,是音乐家斯特拉文斯基带她到海边度假,他搜寻她的身影,在一群女人鲜艳的衣裙鬓影中,她穿着一身浅格长裙静静地站着看海,修长,沉静,素朴,简洁,尽管被爱情环绕着,却还是有一丝浅浅的孤独,所有的东西综合起来,那就是优雅。         影片讲述香奈尔从孤儿院长大,早年在时尚界的奋斗史,当然包括她与各种男人的邂逅,帮助她了解奢华神秘的时尚圈。主线是她与斯特拉文斯基的爱情,这段感情因斯特拉文斯基因特拉温斯基车祸亡故戛然而止,但却使初涉时尚的香奈尔成熟最终焕发异彩。据说她一生中与多个男人的情感,使她获取了设计时装,帽子,香水,包的灵感。         1934年的春天她入住丽兹酒店,直到1971年1月10日,88岁的她把最后一丝气息也吐在了丽兹的豪华卧室里,三十多年一直住在丽兹酒店,终身未婚。            一个孤独而优雅的结尾。           这次的一大收获,是看片时,我不停地赞叹,女人将头发挽成一个松软的髻,将脸的轮廓全部展现出来,有多美,特别是侧面。         对于上了年龄的女人来说,确实不适合长发披散了。没有了长发的衬托,发髻更考究一个女人的气质和内涵,举止和谈吐,发髻就是自信,就是从容,就是优雅。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43 Comments

数银杏

        行门口的那棵,硕大宽厚,斜岔的分支垂下如柳枝,风过摇曳,枝上的银杏叶片如铜铃翻动。         再走过去一点,是大慈寺门内那几棵,属于经典型的,拉起金黄的幕帘,护卫了寺庙好多年,一样古老,一样慈祥。         华西医大里的一片,是成都人看银杏的重点,走在树中也就走在一片金黄的海中。记得那年韵韵和一个老教授在这里邂逅,聊了好多好多的天,给韵韵留下了学院美好的印象。我在树下拍过一张照片,自己一直很喜欢。     南郊公园门口那两棵,我很喜欢,不大不小,树枝齐齐地往上伸展聚拢,最盛的时候,如两杯醇厚的美酒。 都江堰灵岩寺的那片山上,全是银杏树,你可以安静地拍到最美的银杏景色,还可以欢快地在树下检到最新鲜的白果,然后炖一锅白果土鸡煨汤,温暖而鲜香。         家楼下停车场的那几棵,也越来越好了,那天清晨,我银色的车上落满了银杏叶,真不忍启动,它们让我的整个清晨充满清气。         春熙路上的那些银杏,树龄很短,大多还很娇小,但也有少数长出“人才”的,树形丰美,风姿绰约。这条美女如云的街道,银杏叶在那些被打望的美女们身边飘落,增添了很多情致,我们也和那些打望者一起,在这银杏翻飞的时节,露出幸福安恬的眼神。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情感的立体世界

    连着把洁尘的《锦瑟无端》看完了,不错,洁尘的小说功力上了一个台阶,在一个吸引人的故事里,加入她多年随笔累积下来的思考的妙语(我很喜欢这些精华),读起来还是感觉很好。         我不是很喜欢这个故事,众多人物形成一个暗恋或者明恋的连环圈,并且纵横交错,每个人都被不止一种情感痴缠,这是不是太过戏剧化?离真实感差了一点点?        每个人都面对着不止一种情感,这可能是一个普遍的事实。一生中会遇到那么多人,男人女人同性异性,情感呈现的,是一个有着多样的方面多种层次的立体世界。           洁尘分别把这些情感描述得很到位,比如她写这部小说的主旋律“暗恋”:         我已经习惯把喜欢他的感觉等同于我喜欢太阳喜欢微风喜欢春天树木发芽,那是一种博大精深的喜欢,喜欢不变的,必然会遭遇的,但不属于我的。(女人对男人的暗恋) 比如她写敏感的男人之间的情感: 唐诗就这么看着佟敏。世界停止了,世界温暖无比;唐诗想,我被爱,同时,我也爱。 比如她写女人闺蜜之间的情感: 给乔红开门的那一瞬间,我有想拥抱她的冲动,但我只是笑了笑。看着她真亲,姐妹一样的感觉。虽然我对她还是有怨尤,但有感情的话,那个人就是不一样。乔红和我之间,和小阿骨朵儿之间是不一样的,后者是成佳节又重阳人之后交的朋友,一旦成了朋友,那就是投契,轻松,和谐,甜蜜。和乔红一起长大的,纠缠着的,亲昵但又烦恼,跟她,多少有点类似血缘关系的那种感觉。 。。。。。。 还有其他的,火一般的男女明恋,偷玉枕纱厨情,单恋,平和幽深的姐弟之情等等,洁尘分明要在一部小说里把人世间的情感一网打尽了。           多样意味着丰富,但也意味着风险,理智的,是与属于自己的和不属于自己的的情感和谐相处,在现实与精神的世界里游刃,也许会获得一个丰富的人生体验。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