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9

阳光让一切生动起来

        阳光让一切生动起来         心灵亦如此             说几件高兴的事:         1,昨夜临晨,应酬回来,经过陕西街口,一排 ** 店门前,路边坐满了吃蹄花的人,还停着各种档次的车,看得到每张四方桌上大碗蹄花的热气,也能想象那蹄花的酥软醇厚,也看到了桌上人的满足表情。         成都不是在参评幸福城市吗?这才是幸福的最生动注脚。              2,韵韵说学校要举行合唱比赛,班主任征求班上同学哪个可以担纲领唱,全班同学异口同声喊出韵韵的名字。          韵韵就上了,在初赛上,她每唱一句,下面就是一阵惊呼“唱得好好哦!”,有句高亢的,她用尽了全身力气,感觉楼板都在震动,身后一个女生轻声地说了一句“哎呀好猛哦”,韵韵忍住笑,继续高亢到底,结果赢得全场喝彩。然后,韵韵走在校园里,不时有人互相指点着轻声说“就是她!二班的,唱得之好!——”         最后韵韵说,为了我担任领唱而且表现得这么出色,妈妈是不是该请吃一块巧克力呀?         我高兴的,不是韵韵的歌声,是韵韵描述方式的那种轻松愉快幽默。              3,这个冬天迷恋玫红。          买了一件玫瑰红的大衣,特别喜欢那种颜色的温暖与妖媚。          夏天的时候迷恋绿,冬天又迷恋红,哈,中年之心,应是绿肥红瘦。              4,那日,穿一件深蓝束腰风衣,被一同事大赞,说在后面看着身材之好。          买了一件紧身深绿针织衫,胸前是英式蕾丝花,被同事赞美,说这么好的身材,不打扮可惜了,我连忙假惺惺地说“哎呀长胖了长胖了“。          这样的领口有镂空花装饰的衣服由好几件,上班时即使被工作服包裹着,也能看到领口的妖艳儿,所谓风采逼人,赢得无数夸奖,自然高兴到不行。               5,连日的阳光,心情也好。               6,七七满月了,小家伙除了脸上有湿疹外,整个一个帅小伙。           婴儿是一天一个样,大人是十年一个样,有形而无形的变化。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杂感的谈 | Tagged | 1 Comment

耽于养生和美食的一年

        这一年,还是以往那些个人爱好的继续,从侧重点来说,更加关注养生和美食。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自己,我更走向了一种实在的物质的有形的生活。         一直对身体充满自信,那么多年不怎么管,身体依然很棒,走路如风,昂首挺胸,很少生病,精力充沛,是周围人对我身体好的直接评价。但就是从近来开始,已明显感觉走下坡路了,先是眼睛的细纹和松弛,暴露出真实年龄;然后是偶尔会有的眩晕,我怀疑是更年期先兆;然后是因工作性质造成的肩颈,腰背的不适;最后有几次的失眠,更让我不安,这些都是以前没有过的。一种内心深处的恐惧,真的渴望了解身体,懂得怎样顺应它,保养它,让那些会随年龄而到来的方方面面的“老化”来得慢一些,温柔一些。         这一年买了大量的养生书,畅销的,不畅销的,见着就买,还有每天都会浏览几个网站的健康网页,看到有理的就试,当然能坚持的不多,但这种广泛的阅读和左尝右试至少让我慢慢了解身体本身,关注并主动顺应身体的感受,不强求,不硬撑,顺生就好。         曾经接触过一家评估公司的李姨,六十岁左右的光景,居然能让我们惊艳,气色和气质都绝佳,说话柔和妥帖雅致,怎么看怎么舒服,见她一次,就在心里默默期望,等我六十岁的时候,能象她一样就好了。         去爱我们的身体吧,好好爱它,保护它,因为它是一座花园——有着枝干和果实,是灵魂寄居的地方,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宇宙:           我身上有这么多,这么多碧绿的树,   野草地带,山峦和湖泊,怎么可能不是    只有我自己,肉体的梦,从瞬间抵达瞬间?(一首译诗)             这一年,迷恋看美食书和杂志,看美食博客,美食网站,最爱的杂志是《贝太厨房》(甚至超出了对《万象》《读书》的喜爱),最爱的美食博客是“文怡心厨房http://blog.sina.com.cn/wenyi”,“君之的手工烘焙坊http://blog.sina.com.cn/junsmore”,“时尚小米http://blog.sina.com.cn/jimmy628”“琴心茶韵http://wangren188.blog.sohu.com/”等等,那些精美的图片,那些香味四溢的文字,每次看了都能觉得特别阳光,特别温暖,特别幸福。        关于美食,越来越觉得它带给我的感受超出了美食本身,每次做菜,每次品尝菜,都能感受到味觉意外的东西。        以前说过,美食是一种语言,现在觉得美食是音乐,是舞蹈,是歌声,是一切艺术的艺术,而它又是最实在的,最能触摸的,最亲切最自然最本真的东西。        就象袁筱一在评价日本小说家吉本的小说时说的下列话语,虽然因书中人物的命运而有些伤感和极端,却非常深刻地说出了美食作为一种心灵力量带给人们的那些温暖:            “真的是满心喜欢地迎来吉本小说里的一切温暖,尤其是她细致地描写厨房里的点点滴滴时。吉本的每一本小说里几乎都有关于某种面,某种菜或者某种饭的精到描写,让人禁不住觉得,人世间仅凭这些一点美味,就是值得留恋的。         。。。。。。幸亏都是些饮食男女,可以用食物所带来的踏实而幸福的感觉来平衡生活在每一个细枝末节带给我们的刺痛。在寒冷的冬天,在寒冷的世界里,即便所有人都离你而去,至少还能享受一碗热腾腾的乌冬面。柔柔滑滑的,雪白的,上面漂浮着姜末,海带,或许还有几只泛红的大虾,捧着这样的面,就可以暂时离开“萧索冷寂,空空荡荡”的感觉。原来胃温暖了,眼睛温暖了,手温暖了,人也就温暖了啊。         同样是对美食的爱好,男人总象是偏重于味觉,是明明白白的口腹之欲;而女人爱的,则是味觉意外的东西。味觉以外的东西,连接的是生命的脉搏,虽然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略显微弱,却仍然能够令人亲自感受到生命的存在,以及生命在每一个夹缝间都可以冒得出芽来的力量。”             希望,我在新的一年里,养生术和厨艺更上一层楼!         同样的祝福也给大家!      

Posted in 杂感的谈 | Tagged | 5 Comments

茶树菇里的美味

         上周和韵韵通电话:          韵韵:妈妈,家长会的时候我们班上一个女生看到你了。          我:(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真的吗?她怎么评价我的?          韵韵:她说你很年轻。。。          我:哦——           韵韵:很小巧。。。。。。          我:哦——           韵韵:很有气质。。。。。          我:哦——           韵韵:。。。。。。。          我:还有呢?          韵韵:没有了。          我:就完了?          韵韵:完了。           我:不会吧,她没说我漂亮啊?          韵韵:没有。          我:你就没有暗示她?           韵韵:哎呀你本来就不。。。。。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2 Comments

妖女

1          短信一 女人称呼:         妖的叫美女,刁的叫才女,木的叫淑女。         焉的叫温柔,凶的叫直爽,傻的叫阳光。         狠的叫冷艳,土的叫端庄,洋的叫气质。         怪的叫个性,匪的叫干练,媚的叫味道。         嫩的叫青春靓丽,老的叫风韵犹存。         浪的叫众星捧月,牛的叫傲雪临风。         闲的叫追求自我,弱不禁风的叫小鸟依人。。。。。。             根据以上判断,我基本是一又刁,又木,又焉,又傻,又土,又闲的老女人。             2         短信二:         所谓美女,三分长相七分打扮;         所谓气质,三分才气七分装蒜;         所谓温柔,三分忍让七分压抑。             看到最后一句,我恍然大悟:温柔了这么多年,原来过程如此痛苦。             3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杂感的谈 | Tagged | 8 Comments

冬有冬的来意

            在阳台上拍到几片叶,太普通不过了,但那一刹,我被那光影下叶的情态打动。         不知道,植物的世界里是否有素颜,有青春?看看,这几片是否有邻家女般的温馨?         或许,是它们的安静,在没有阳光和我注视的时候,依然绽放着内心的鲜嫩。         一直没有想出怎么概括这平静的一年,直到看到这几片叶。         挺象它们的,希望更象它们,不管有没有人注视,在内心的世界里,兀自开放。           如果人的眼光也有“广角”和“微距”区分的话,我肯定属于后者,太缺乏前者。不久前看过同学临的《富春山景图》,那是广角视线下的精妙山水,大气而不失秀丽。我只能远远的欣赏,如果让我选择临画的内容,肯定选择山脚下,一个角落的,一棵树,一朵花,一片叶。             我的这几片叶,太没有冬天的味道,还是用林徽因的诗来描绘真正的冬天吧。     静坐   林徽因   冬有冬的来意, 寒冷像花,—— 花有花香,冬有回忆一把。   一条枯枝影,青烟色的瘦细,     在午后的窗前拖过一笔画;    寒里日光淡了,渐斜……    就是那样地    像待客人说话  我在静沉中默啜着茶。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4 Comments

耽溺

          冬天,喜欢把自己陷在一些温暖,醇厚,甜蜜的东西里面,耽溺其中,再冷的天也觉得有韵致。         冬天我们需要的,不正是温暖,醇厚,甜蜜吗?                    加点盐的咖啡         真小资是从不喝速溶咖啡的,所以单就这一点,我就不是真小资。         我爱喝速溶咖啡,爱喝麦斯韦尔原味,都喝了十多年了,每天清晨一杯,已成生活定式。说实话,也在高档场所喝过很正宗的咖啡,但都感觉不及我清晨的那杯麦斯韦尔。         不久前在文怡心博客学会了给咖啡加点盐,味道醇厚了不少,立马就爱上了。         给咖啡加点盐,感觉有些象做菜时加盐后再加糖,味道也是不一样,咸与甜的融合,是走向一种醇厚。                       水果红茶         那天在家里做了一个水果红茶,非常好,温暖甜美,家人都爱喝。         就是把苹果切块,橙子掰开,和一小袋红茶放在锅里一起煮,根据个人爱好最后加冰糖,白糖,或蜂蜜。最后倒入玻璃壶。         因为煮过,所以味道很浓,慢慢喝的时候,在玻璃壶下面放一下小蜡烛,让它保持温暖。         然后,就慢慢地喝,慢慢地看书看报吧。                         蜜蕾           我现在狂迷恋一种叫杏仁蜜蕾的点心,小心地咬开,吃在嘴里,慢慢品味,那是一种优雅的醇厚,甜柔。         配铁观音最好,清涩与甜蜜相配最佳。                         姜糖水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 9 Comments

最后的演出

    发现,最后挂在树枝上的叶也别有一种味道。 就象喧嚣过后的寂静,大幕拉合后的尾音,没有了观众,它们继续演出。 或是留恋最后与树的牵连? 或是期待被风托起,在空中做这一生中最美的飞翔,唯一一次的升腾? 或是等待回到泥土,重新来一次命运的轮回?     不管如何,它们都安于现在的一刻.   注:照片拍于锦里,今年冬天最后的银杏。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3 Comments

转帖老杨《月亮题诗在上头》

          老杨是我的大学同乡,在大学里尽和那些活泼美丽的女同学套近乎去了,也没怎么管丑小鸭似的沉闷内向的我(55555),在此提出批评。毕业回川,联系也不多,我到成都后,开始有了联系,特别是刚开始写博时,他成了标准的铁杆粉丝,虽然大多数时潜水,但时而随笔写两句,就显山露水,高人,真是高人! 幸好当时他没开博,不然哪有我等活路?待我有了一些人气之后,便开始象提携新人一样怂恿他开博,心想他要追上还是要花些功夫滴(在此自我批评一下)。不过有他的行动支持,我终于感受到了大学里未曾感受到的同乡情谊,虽然来得太晚,但总比没有好:)         上次我苦口婆心劝说他参加同学会,他不仅不参加,还建议我“带一瓶五凉液连干三杯,唱一首<感恩的心>,穿一身有竹子图案的棋袍,眼圈尽量涂黑,挨个与大家合影留念,以四川吉祥物的形象表达灾区人民的感激之情”,结果我真的按照他的吩咐穿旗袍亮相回来向他汇报,他却笑说,你真的穿旗袍去了?你怎么那么瓜呀?气得我咬牙切齿!         他还写了首诗,用一句“地远心方近,月有缺才圆”来表明不去之由,引得众人喝彩,连我的闺蜜文涛也说好,后来我才恍然,那时山民还在德国呢,所以文涛急需这句话聊以解思念之情:)         好了,不说远了,本文的主题是老杨开博了,这真是2009年的一件大事,简直为这一年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看了他的几篇文章,很多都是说同学情谊的,感慨万千;我要鼎力推荐的,是他写女儿的那篇,真实感人,父爱的细腻和温暖,全在文字里了。 老杨,加油,月亮给你抽起,扎起!            老杨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yiyantang670918            以下是老杨写我的博客《月亮题诗在上头》,很有PMP之嫌哈:   月亮是我大学同窗兼同乡,毕业后皆回川报效乡梓,一起偏安于这西部的宁静闲适,共同承受512那剧烈的震荡。 我识月亮时,月亮初成长,那份青涩和朴实依稀在目,而今破蛹化蝶,摇身都市小资代言人,从街头小报的文学青年步入“心灵鸡汤师”之列,加上公开身份为金融界娇子,实在让我高山痒止。不过红花尚须绿叶衬,月亮还是念及同学之谊,不时对我提携有加。 我开博是月亮的耸踊,其实数次欲说还休也是因她,“眼前有景道不得,月亮题诗在上头”,月亮的博文细腻温婉,言之有物,言而有文,不让张爱玲,气死毕淑敏,引无数粉丝竞折腰,我只有嫉羡不已,还常常扮作”文学批评家“,按月亮的话说,是“少许讽喻+少许打击+少许挖苦+少许捧杀+少许激将+少许恨凤不飞翔”。但开博数日,门前冷落,方知“朝中有人能做官,背靠大树好乘凉”,只好摧眉折腰向月亮通报,寄望在其门下一小角落里容一个链接,没准哪人哪天误击了鼠标,我必言“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月亮是我们的骄傲,是我们的形象代言人,是我们的吉祥物,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光辉照古人,我决定“月亮走,我也走”。    

Posted in 杂感的谈 | Tagged | 6 Comments

文字传奇

    是在别人博客里看到这本书被鼎力推荐,然后从网上买来,一口气看了一半,真是好书啊,在没看完的时候,我迫不推荐地要给大家推荐了。         这是一本讲法莫道不消魂国现代文学的书,作者袁筱一,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法语系任教,书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这让我感到亲切。当然更亲切的是,这是袁筱一关于法语文学的系列讲稿,读的过程,我好像坐在课堂里,安静地听一个女老师讲文学,似乎离现实很远,但靠心灵很近,就象她在讲到开设法莫道不消魂国经典这门课的终极目的时给学生们讲到的:     “希望你们多年以后,在某一个突如其来的时刻,无论快乐或沮丧,然而一下子就能记起我们这间教室,记起我们所读到的某位作家的某个段落,某个意象,甚或某个词。记起你青春的日子里,在每周五的下午所读过的这一个半小时。”           袁筱一的文字是来自学院的文字,这赋予她专业的厚度和严谨的风格,但如果仅限于此,那就是学术论文,我们大多数人可能不会去看。她文字的魅力在于深刻的感性,源于借助于作品添加入自己生活体验的感性生活体验的感性,会和我们的心灵合拍,每一段每一句,你都会有知音的感觉,你会说,她说得怎么如此到位?连你自己都不知怎么表达。         只可惜,那么泛滥的文字世界里,这种来自学院的感性太少太少。           比如,她讲到文字的价值时说: 是在他人的小说世界里读到自己的梦想、等待和破碎,然而,总觉得有点微微的不解和疑惑,不知道为什么先前从来不曾发现过自己竟然还会有这样的梦想、等待和破碎的角度;是准备好出发和这些精心构建的文字彼此交缠、肌肤相亲的角度。        也就是说,在阅读结束之后,我们读过的这些文字并不必然成为你们生命的一部分——不过,即便能够成为生命的一部分,也没有什么不好,比较起爱情和梦想,总是文字里所包含的绝对的意味更加可靠一点——但是,它们可以成为你记忆中闪烁过的一点色彩。         而人,是靠记忆中的这点色彩活着的。为了这点色彩,我们才能够有所希望。才能在怎么也学不会弹奏的肖邦的圆舞曲中,不产生投身大海的愿望——因为那样的命运,已经由小说世界里的某个人物代我们完成了。我们总没有理由去重复另一个世界里的命运。         比如她谈到细节之美:         关于细节之美,最世俗,同时也许是你们最熟悉的例子之一是张爱玲。很多年前我也喜欢过她,喜欢她充满热情地描绘这个世界的红绿搭配。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不会向往《倾城之恋》里白流苏和范柳原的爱情;但是,在我十七八岁的时候,却怎么也抵挡不了这样的一段描写:         在这动荡的世界里,钱财,地产,天长地久的一切,全不可靠了。靠得住的只有她腔子里的这口气,还有睡在她身边的这个人。她突然爬到柳原身边,隔着他的棉被,拥抱着他。他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他们把彼此看的透明透亮,仅仅是一刹那的彻底的谅解,然而这一刹那够他们在一起和谐地活个十年八年。         隔着棉被的拥抱,一刹那的彻底谅解,十年八年的和谐生活,这个细节给我的震撼在你后来竟然演变成我对婚姻的注解。        比如她讲到文字的现时意义:         我知道,有一些情绪已经不再是今天的情绪,有一些风景也是过去了,就永远再不能见的风景,但是,文字的现时意义难道不是正在于此?它保留了我们或悲伤、或快乐的记忆,在和遗忘的斗争中,它显现出格外的勇气和美丽。其实,我们所阅读的九位经典作家本身就是最好的证明。记得在第一节课上,我曾经提到那段关于“灯光灭掉”的台词。灯光亮起,所有的一切又恢复到以往的流程,惊异地发现一切并未曾改变,在一瞬之间。会有很多的不甘心,但是沉入记忆的那段自由呢?应当是只有从文字里找回了。它没有以任何物质的方式存在过,无迹可寻。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像我喜欢的作家克莱齐奥一样,能够用文字建立起一个纯美的世界,而这个世界,我可以骄傲地说,就是现时,就是眼下,现时能够在现时之所以为现时的这一瞬间,产生出超越于过去和未来之上的意义,值得我们去经历,去体会。哪怕所有的可能性对你关上了门,至少文字是我们用来构建真莫道不消魂相的砖瓦。我们总是因为这个要爱的,哪怕所有的爱都要走向灭亡..         比如,她讲到现实与精神的界线:         我不知道你们当中是否有人觉得在这个物质世界里到处碰得青一块紫一块。那是物资世界的种种限制于无限的精神向往碰撞下所产生的疼与伤。物质世界从来都是有极限的,肉体,金钱,生命,凡此种种。时间与空间构成了现实世界最大的经纬式的牢笼。         应该是只有在想象的,梦的世界里,界线会暂时被忘却吧。就好像在那部《我从不曾这样爱过》的电影里所说的那样,灯光灭掉的时候,时间会停下它的脚步,规矩,准则将不再存在,我们可以做我们想做的事情,做我们想做的人,我们是自由的。然而,灯光一旦开启,时间又将继续它的行程。文学应当是和其他的艺术一样,成为把你联系到想象世界和梦的世界里的细线,让你在一个暂时被搁置了时间和空间的世界里,经历别样的生活,让你暂时地“关闭灯光”,让时间停下它的脚步。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4 Comments

杯里风光

偶尔翻到林夕《曾经》里的这篇小文,忍不住要转贴在此。 以为自己已过了文青的年龄,不会被这些说实话有些做作的文字所触动,但没有办法,人家的文字就是好,好到直入你心,好到说不出,只有静在那里,让那种情绪把你推入一种心灵的潮汐.....         杯里风光              林夕   菊花茶是十分凄美的。那一瓣瓣的皱纹,在人为的干涸岁月中变黄。淡绿的托,各自在同类间挤一个角落。虽然渺小,仍柔力扯住一叠生前的旧瓣,等待轮回。一旦得以投身烫水,都摆脱先前萎缩的丑貌,在杯中,一叠叠凄凉地散开来,间有三数花瓣,剥落如飘浮的小舟。 那水先前还是无色无味,菊花却在浮沉之间,把前生积存的香气,尽情渗出。终于,水也满溢着那份单薄而凄凉的记忆,变了茶。以为这脆弱的美丽就是超生,却忘了,已经是再沾尘缘,没法再回彼岸了。只有死心,守住干涩的残躯,才属于永恒,现在惟有随一杯茶,载着前生今世来生,永远消失——而菊花未夭前,还是苍白地凄美的。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