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1月 2009

想念红叶

连着两个周末有事,最佳红叶观赏期被错过了。 看网上的光雾山,燕子沟,喇叭河的红叶图片,已是一片醉人的万紫千红,红叶过后,叶落加快,冬天就来了。 今年比往年更加急迫地想看红叶,连着两周的打探,计划,回想以前每次看红叶的场景,虽然错过了,但内心的想念,期待,陶醉,想象,相当于做了一次红叶之旅。   想念红叶,想念生活中次第交错,纷至沓来的种种美好。 想念红叶,想念一种远离都市的,清澈澄明的身心体验。 想念红叶,想念一种完美极致的美丽,想念成为这美丽画卷中的一笔。 想念红叶,想念生命中一种饱满开合,完全绽放的状态。 想念红叶,想念生命中一切短暂和不能长赴的约会,想念那些美好的,不能常见的人。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1 Comment

内环线

那天和阿袁,老三去看望浪浪手术住院的母亲,老二最后赶来,我们笑着对他说,你连续几次不参加组织活动,已经快出内环线了。 内环,一环,二环,三环,四环,五环,是我们有次聚会时对参加集体活动次数由多到少,联系紧密程度由高到低的一个评价,被评为一环以内的很得意,三环以外的很紧张,生怕被组织清洗掉。 想了想,如果以自己为中心的话,内环线的几个好友是联系最多的,隔三岔五问候一下,高兴了叫出来吃饭,不高兴了也叫陪着聊一下,在路上突然没油了,首先是想到通知他们;家里没人照顾孩子了,就扔到另一位的家里.....当然重要的,他们是可以推心置腹讲话的人,分享内心的秘密,给出帮助与安慰。这样的朋友,让我充分触摸到现实生活的暖意。而一环到五环的那些朋友,也总是以各自的方式,让我体会友谊的丰富多彩。 还有一些人,他们很少与你的现实生活发生联系,但却牢牢占据着心灵的内环线,就象海子诗里说到的“你在早上碰落的第一滴露水、肯定和他有关/你在中午饮马/在一枝青桠下稍立片刻 /也和他有关 /你在暮色中/坐在屋子里不动/也是与他有关/你不要不承认”,这样的人,占据着内心最纯净的一角,如天上的星辰月,永远给予你心灵的慰藉和温暖。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1 Comment

我会让你笑一辈子

        扫舍的博客里贴出对英若诚自述《水流云在》的读后感:           满族皇室家族的背景,庆王府里自由而顽皮的童年,虔诚的天主教家庭的影响,高级知识分子的长辈和教会学校的西方文化教育,最后形成了英若诚的大气和朴素,睿智和生来具有的判断力,形成了他对生活的态度,一种严谨的,尊严的,热爱的态度。 这书里最打动我的地方,是一个人无论在任何境况下都保持着的那种乐观的态度,那种对绝望的鄙视,那种蓬勃的生命力。牢狱,是最能让人崩溃的地方,何况是冤狱。然而英若诚却将牢狱变成了他的工作室,他在里面津津有味地学到了许多的本事,腌青辣椒,做酱,水泥铸字,制作菌吧。他有着中国文人少有的对手工技术的热爱,他做木勺,画主人比黄花瘦席像,自制围棋。他以一种达观和幽默来对抗人生的困境,在最恶劣的地方仍然不放弃寻找生活的乐趣。在我看来,这就是生命的勇气和力量。 英达在这本书中的序里说到:“人说生活在身边,再伟大的传奇人物也会显得平庸…..在读这本书的过程中,我又一次惊奇地发现了我的父亲,他的聪明,他的博学,他的锋利,他的幽默,敢情我到今天还没有超过他!还被远远甩在后面!很可能永远追不上了!” 1948年,19岁的英若诚在清华大学遇上了他未来的妻子,他的终身伴侣吴世良。他爱上了她。在走过了几十年的生命旅程后,他在病榻上回忆时说: “至于我给她的是什么印象,我想最突出的是我的幽默感。后来她告诉了我之后,我对她说:‘我会让你笑一辈子。’我确实做到了。” “我会让你笑一辈子”,这是我听到的最动人的情话和誓言,这里面有一个男人的勇气和担当,包含了那么强烈的爱意和对生活的热情。遇到这样的男人,真是女人的幸福。    扫舍总结得太好,我会让你笑一辈子,我想,不只是男人对女人的誓言,女人对男人同样如此。 最好的两性关系是笑声中的关系,也是最持久的关系。一个适合你的男人或女人,自然会营造出一种轻松愉悦的氛围,形成适合你生长的土壤,让你回归自我,开出自己的花朵,而笑声就是你盛开时的歌唱。 除开最初恋情的浓厚和沉重,聪明的男女会自然步入一种轻松愉悦的轨道,随着岁月流逝,再加入生活与学识的积淀,这种轻松的关系会散发出如酒一样的芬芳。能支撑长久笑声的,自然是越来越浓厚的爱。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4 Comments

只有我们知道,那酒的美味

博客网坏了有近两周了,现在才好。 23-25,我去上海参加大学同学毕业二十周年的聚会,很愉快.      漫步校园的时候,感觉变化很大,曦园等都已成工地了,系办公室也换了地方,毕竟都是二十多年的记忆了,看到那些学生比自己的女儿还矮小,真是岁月太快。      不变的是同学们,我想越到后来,这种相聚就只是人的相聚,情感的相聚了。      也有很多复杂的感受,就把我给同学ZZ的回复邮件作为心情的一个记述吧:   ZZ,你在周六的早晨,把我弄得泪眼模糊,九点要去参加培训,我不知道我怎样掩盖自己的红眼圈。 一周以来,我一直试图以一种轻松调侃的方式掩盖内心深处的伤感,同事们都说我聚会回来后特别亢奋,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出来,没有平静。我给她们说我的感受,但我知道她们并没有真正理解。 昨天一天,我都在心里做着倒计时,上周的现在,我在去机场的路上.......下飞机了.......在小南国楼下碰到潘毅.......见面的拥抱......拍照.......唱歌......夜游复旦........我知道今天明天,我会接着做记忆的倒计时,我和支佐一样,得了病. 看我制作的动感相册的人气,我就知道,我的同学们和我一样,不愿从那个情境地出来. 8515是一个什么地方?我想起很多同事去过的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纳木错湖,他们说,在那个纯净的湖水边你什么都不想,你只想流泪。 我能想象那种感受,静静的湖水包容你的一切,你这么多年的辛苦艰难曲折痛苦,被她温柔地抚摸后散去,你只感受到平静的快乐与幸福,流下的是喜悦的泪水。在我心里,8515就是一湾纯净的湖水,她看着我们离开,又望着我们回来,不管我们经历过怎么样的生活,身上有着怎样的伤痛,在她面前,我们还是那个面容青涩、眼神好奇的小男生和小女生。 所以,我忘记自己已到中年的年龄,我尽情地贪婪地享受着兄弟姐妹们赞美、欣赏、怜爱的眼神,我畅快地和大家说笑斗嘴,我回复一个顽皮可爱的小女孩儿,我无所顾忌,不再内敛矜持,我几乎是得意忘形了,我喜欢得意忘形,因为我知道,包围着我的眼神是世界上最温暖、最安全的眼神。 然后我会发现,一生中能享受到的这样的眼神其实屈指可数,能享受到它温暖包围的次数也太少太少,所以就象一瓶一生只能喝若干次的陈年老酒,一旦端杯就要一醉方休。 只有我们知道,那酒的美味。      校园里的梧桐秋叶。        漫步校园,一群中年女生。     宿舍楼间的路。     我曾在这里上过自习。     也曾经这样打过瞌睡。       我们上过课的公共教室。        学校餐厅排队买饭,重体味一下学生生活。        在女生寝室楼五号楼前合影。      天真一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