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9月 2009

等你轻声唤我

     这段时间在弹《出水莲》,一首潮汕筝曲。      很简单的音、简单的旋律,对我来说,除了4音和7音需要两手配合快弹比较难以外,其余都很简单,但真的就是好听,即使我弹得磕磕碰碰。      不愧是名曲啊,不管是听曲,还是自弹,都能迅速地安静下来,沉迷和享受进去,凝神处,一个午后,你望着一朵莲花,想那细密的、平凡的、简单的心事。      这就是静了,安静的旋律,真的就只需要简单的音,简单的调,简单的弹奏便可获得。那些炫耀手法、连绵起伏的乐曲,也就不会安静了。这如同写字一样,安静的文字也总是朴素的,简单的。  刚好,文涛发来洛夫的一首诗,也是写莲花的静,虽然诗的名字叫《众荷喧哗》。            众荷喧哗   而你是挨我最近   最静,最最温婉的一朵   要看,就看荷去吧   我就喜欢看你撑着一把碧油伞   从水中升起   我向池心   轻轻扔过去一拉石子   你的脸   便哗然红了起来   惊起的   一只水鸟   如火焰般掠过对岸的柳枝   再靠近一些   只要再靠我近一点   便可听到   水珠在你掌心滴溜溜地转   你是喧哗的荷池中   一朵最最安静的   夕阳   蝉鸣依旧   依旧如你独立众荷中时的寂寂   我走了,走了一半又停住   等你   等你轻声唤我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5 Comments

母爱 椒盐虾

周日下午送韵韵到校的时候,因市教育局通知,家长只能送到门口,孩子测体温后自己进校。韵韵检查通过后,和我“拜拜”便拖着大箱小包独自一人进校了。 看着她的背影,我突然涌出一种复杂难言的感觉,这种感觉居然有些象很多年前我送她上幼儿园一样,不舍、担心、怜爱,还有说不出来的母亲才明白的滋味。这个时候很想做的,就是上前好好地、结实地拥抱她一下。   而韵韵已经忸怩地不愿和我拥抱了,从她小学六年级开始,从那个她突然有自我意识,不再缠着要挨着我们睡的时刻开始。已经四五年了,不再有身体的亲昵,我感觉和她之间一下子隔得远了。 我把这个体验告诉给小资们,她们居然很恐惧那一天的到来,因为她们太享受和孩子的亲昵了,每天拥抱几次,从脸开始亲吻,一起唱歌,互道晚安,不仅仅是身体,更多的是心灵,就是感觉那样靠得更近,亲子不就应该是这样吗? 我笑说,都说孩子有个心灵断奶的过程,我看你们更需要“断奶过程”的心灵抚慰,实在是很羡慕老外,拥抱是一个礼节,母亲多么希望也把和孩子拥抱作为一个家常的礼节啊。   慢慢来了,还是先用我的椒盐虾表达一下我这个母爱对孩子的爱,在心灵上好好拥抱一下她。   做法: 1)剪去虾须,将虾用清水反复冲洗两遍后沥干。青红椒去蒂去籽后切成碎末。 2)把虾放入盘中,淋入料酒搅匀后,撒入干淀粉搅匀,使淀粉能够均匀的包裹在虾身上。 3)大蒜去皮切碎末。锅中倒入油,大火加热至4成热时,放入蒜末,改成小火,慢慢炸成金黄色后捞出。 4)锅中倒入油,大火加热至7成热,一只只的将虾放入油中炸至虾身变成橙红色,约2分钟左右,捞出后充分沥干油份。锅中的油倒出不用。 5)将虾倒入锅中加热,撒入椒盐搅匀,倒入炸好的蒜蓉和青红椒碎末,翻炒几下即可出锅。 6)趁热食用,味道和口感最佳。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2 Comments

皮球 两面

心是反复弹跳的皮球   有时候,你突然就心不着地了,漂浮起来,跟着周围的人用世俗的眼光来判断一切,你自以为牢固树立的价值观被浮华和巨大的东西所掩盖,你突然就觉得沮丧,觉得茫然,觉得挫败,进而全面地否定自己。 然后,会用很长的时间,等待若干个引子,慢慢调整,象一个猛烈拍动的皮球,在激烈的弹跳中渐渐舒缓,越跳越矮,最后静静地停在地上。你的心重又回到地面,你回归你自己。 这样反复弹跳的过程,会象季节病一样反复发作,表现在生活的各个角落。这个时候真的没有办法,你只能看着它跳起、舒缓、平静的整个过程。 成熟的表现,便是你会用较短的时间就回归地面。   两面   每天看我博客的冬丽,每次见面都会不吝言辞地夸奖,说我的博客多么多么的美好,多么健康向上,多么完美的生活展示在我的笔下。 和大学铁杆姐妹HF通电话,她自然又一次夸奖我,说经常看我的博客感觉很好,我那么阳光、朝气、把生活过得就象花花草草一样,她的儿子们喜欢我做的菜的图片,她和她先生也受了影响,每次出去玩也对着一朵朵小花猛拍。 呵呵,我对HF说,你看到的是我的A面,我还有B面你看不到,生活就算是95%都是充满阳光、如花一样,也还有5%的不良情绪、压力等等会如影随形,时而跳将出来,扰乱心思。 我努力用博客来放大我的快乐,成为我情绪的调节器,应该说目的达到了,这个心灵家园总是让我温暖亲切,我希望慢慢成熟,也象欣赏展示我的A面一样,接纳容忍并控制我的B面。 这才是真实全面的生活。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2 Comments

诗词与麻子

瑶读了《好妈妈胜过好老师》后,非常赞同让孩子多读点诗词,当然要在孩子不知觉的情况下自然受到诗词的浸润而感兴趣,于是,她和丈夫演起双簧。 每天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她和丈夫就开始非常陶醉地你一句“床前明月光”,我一句“疑是地上霜”,你一句“窗含西岭千秋雪”,我一句“门泊东吴万里船”,读得很大声,期待正在玩拼图的儿子把兴趣转到这边来。 结果试了几天,没有一点反应,两人有些着急了,私下嘀咕“他怎么还没上钩呢?”相约再坚持一下。 又试了一段时间,依然没有反应,孩子依然对拼图,益智游戏感兴趣,瑶的诗词计划偃旗息鼓,只感叹孩子的兴趣很大部分是天生的。   奶奶:文文,把碗里的饭吃干净,不然脸上要长麻子。 文文:奶奶,我都七岁了,我早就不相信了。我专门留了几颗饭,结果试了一下,脸上一个麻子都没长;还有你说,把西瓜米米吃到肚子里,会从头上长一棵西瓜树,我也试了一下,还是没长。哄小姑妈的儿子还可以,我都大了。 也不知最早是谁开的头,吃饭与麻子的关系,西瓜米与西瓜树的关系,居然相传了一代又一代。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1 Comment

开学课

韵韵马上要进入高中的学习了,开学前的那个晚上,我充分酝酿后找她谈话,给她强调高中三年的关键,旁征博引,以具体的人为例,深入浅出、富有感染力,讲完后我自己感觉满意,韵韵也在安静地倾听。 然后,我说,这是妈妈要讲的,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韵韵顿了一下,然后说,妈妈你要听我的真实想法吗?我说当然,不一定是这个话题,其他的都可以说。 韵韵开始说,我觉得,当你老用“你应该、你必须、你只有,不然你就怎么怎么”这样的句式时,我明知道你说得很对,我都有一种天然的排斥,我们同学都有这个同感。而且,说来说去,学习都是那些意义,工作啊,家庭啊,房子啊,车啊,好生活啊,为社么学习就老和名利联系在一起呢? 我承认韵韵说到了点子上,但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韵韵接着说,还有,妈妈,我感觉你在这个家里太强势了,你的观点总是不容易被否定的,总被其他人附和,不管合理不合理,我觉得你应该考虑一下其他人的意见。还有,有时候我在学校给你打电话,你第一句话就是“什么事?”为什么一定要有事才能给你打电话呢?我只想听听你的声音说说话嘛。还有,每次回家你的第一句话是“这周怎么样?”我知道你说的是学习,但我想听你象其他妈妈那样说“乖乖长高没有?这周心情好嘛?吃得怎么样啊?想吃什么,妈妈明天给你做!” 还有,韵韵思路打开了,还有,我越来越觉得我们的家有点沉闷,不亲密,每次回到家,外婆看电视,外公看书,妈妈看报纸,爸爸上网,除了几句必要的话之外,大家都不怎么交流,我希望家里热热闹闹的,亲亲密密的,就象爷爷奶奶家那样。 在爷爷奶奶家,我们做什么都在一起,吃饭时聊天,奶奶特别搞笑,我和爷爷联合起来和她斗嘴。一起洗脚,一起刷牙,一起躺在床上看电视,床这头喊“臭猪猪”,床那头喊“韵乖乖”,没事都这样喊,喊起来耍的。奶奶用她的大嗓门打个大大的喷嚏“啊——切”,结果引得楼下的人也跟着学“啊——切”,我每次想到这些细节,都觉得很温馨,而我们家就少有这些趣事让我回味。我觉得我们家也应该想办法改进一下,让家庭气氛轻松愉快。 还有妈妈,我觉得你在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中间,你太偏重外公外婆了,你去爷爷奶奶家的次数太少,他们都好希望你去他们吃饭呢。还有小姨怀孩子了,我们都很少去看她,每次都还是小姨过来看我们,我觉得不太好。。。。。。 不得不承认,虽然有些绝对,但韵韵说得非常有道理,有些真是我没做得很好的,或者是没有意识到的。韵韵真是长大了,我很高兴,她有她自己独立的见解,和良好的价值观,我要好好思考一下我的沟通方式和处理方式。 开学这一课,应该是韵韵给我上的。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4 Comments

天使的容颜

这是晚年奥黛丽 赫本的容颜。 不再娇嫩如花,但透出圣洁、虔诚、悲悯、至善,那是天使的容颜。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