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9

转载翟永明《无泪天使在人间》

    在洁尘那里看到这篇文,转载过来。 (上)(2009年6月21日)  无泪天使在人间    今天,我意外地接到一个电话,电话中我意外地听到了一个女孩的声音,那是来自四川大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北川中学学生张拉拉的声音。这个电话把我带回去年的五月。  去年“5.12”之后,我曾与朋友一道,前往北川中学。北川中学在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中损失最惨烈,最受瞩目和震惊。那座倒塌的废墟,孤独和凄楚地躺在那里,完全碎成一地瓦砾,连框架都不复存在.在废墟下,掩埋在水泥中的学生,生命难以预料。当时,七零八落的水泥堆上,洒满了学生的课本和作业本,其中许多课本上已沾满血迹。在一堆瓦砾上,我拣起了一本本教材和作业本。我把其中一些完好的课本和作业本收集了起来,希望某一天,发现其中尚有生者,我能够把这些学习用品还给他们。  回来后我写过一篇博客,其中有这样的文字:  “我翻看了从瓦砾堆中拣回来的作业本,除了作业本之外,还有一些女孩抄录诗句和歌词的本子。其中一个叫张拉拉的女孩,用她略显拙笨的笔迹在一个秀丽的本子上抄写了许多歌词。可以看出这是一位还处于浪漫幻想时期的玫瑰少女,其中一首歌词让我沉思哀伤良久,歌词的名字叫“每个女孩都是无泪天使”。我把它抄录于后:  每个女孩都是无泪天使/当天使爱上男孩便有了眼泪/天使落泪坠入凡间/所以每个男孩都不该辜负你的女孩/因为她曾为你放弃了整个天堂!”。  当我写下这些文字时,我其实心里有一种预感,总觉得也许张拉拉没死,也许她有一天会找到我,也许我最终会还给她她的课本和辞典。所以,在接下来的一段文字中,我又写道:“下面是这些无泪天使的名字:张拉拉、王蓉、杨青萍、钟蕾蕾、母松萍、陈飞云。老天祈怜,不知她们之中是否还有人存活。”  今天,我的预感变成了现实:张拉拉真的出现在白夜。可惜的是我并不在成都。于是,我通过电话,与张拉拉和他的父亲张联聊了一阵。通过张拉拉父亲之口,我知道了:张拉拉5.12那天,因为上的是电脑微机课,所以,离开了她们平时的教室(也就是后来粉身碎骨的那橦北川中学教学楼),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一开始,她们全班同学都幸运地逃了出来。我又听她父亲说:张拉拉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像男孩子的性格,她父亲说),当天,远在绵阳的张联想要尽快地将女儿接到安全地带。但张拉拉坚持要留下来,她说:“我死也与同学们死在一起”。张拉拉后来一直坚持在现场与其他同学一起,帮助和救援被掩埋在废墟下的同学。有好几个同学就死在她的怀中和身旁。很难想像一个初二女生,平时在家里还在父母怀里撒娇,可是,灾难来时,她却能够激发出如此大的能量和勇气。据说人在经历大难之时,身体会自动分泌出一种物质,这种物质会让人镇定下来,也会让人勇气倍增,这是人体的一种自动保护功能。但是,不同的人还是有不同的反应,不然就不能说明面对灾难,每个人的表现方式大大不同。  当我与张拉拉在电话中交谈时,我又觉得她还是一个稚气的女孩,爱上网,玩游戏,说话天真可爱,但又极其懂事。当她的同学在网上看到我的文章,转告她后,她的父亲建议她写封信给我,“以免阿姨担心和难过”。但是张拉拉却不愿意,理由是“不想打扰别人”。因为这个原因,一年多了,我都不知道张拉拉还活着,还在绵阳的板房学校上学。今天,张拉拉的父亲有事来成都,父女俩到成都宽窄巷子游玩,看到白夜,才走了进来。顺便看看我在不在。至此,我才知道了当初以为不在了的女孩,还在人间,且健康如初。电话中,我问父女俩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父女俩异口同声地说不需要,并表示来找我,并不是这个目的。至今还住在板房里的张联,一再表示不想给政府和关心灾区的人们增添麻烦。既便有些问题,也可以自已解决。有纯朴的父亲,因此才有纯朴的女儿。与他们的一席电话谈,让我颇为感动。惟愿张拉拉和她的父亲大灾之后,定有大福。  我在电话中问张拉拉:“你那些课本和教材,还有用吗?都在我这儿呢”。张拉拉笑着说,“不用了,我已经上初三了”。  放下电话后我一直在想:人生真的很奇特,有时就像电影一样。一个你以为不在人间了的人,结果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你的世界。事实上,每个人都像是一个巨大的磁场,而一生中所遇到的每一件事,都像电流一样,发出磁性,吸附和引导着也许你还不曾认识的人。你和这些人就会产生一份千里来会、或是因缘相遇的缘份。  (下)2009年7月3日  张拉拉:我要读书    与北川中学学生张拉拉联系上了之后,与她有过几次邮件通信。特别是我再次写了《无泪天使在人间》之后,张拉拉给我留言道:“《无泪的天使》现在变成了有泪的天使,中考落榜,父母埋怨,难啊难,我下一步该如何?”我再次与她通信,才知道:张拉拉此次中考落榜,入高中上大学的理想化为泡沫。张拉拉为此沮丧难过,后悔莫及。听说此次北川中学的学生落榜率相当高,想来也是,经历了如此骇人听闻的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灾害,命都是拣回来的。成年人也有许多挺不过去的,何况中学生。要求他们与其他地区的孩子们一样,面临中国激烈的中考高半夜凉初透考竞争,确实太残酷了。  为了弄清情况,我在网上搜到了去年的中考政策:“据市招办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受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影响,我市中考延期。市教育局根据我市具体情况,北川、平武重灾区不举行中考,根据学生自愿,参考平时成绩和表现,免试升入普高和职高,同时,制定特殊的招生政策予以关怀,这两个县的学生愿到市直属高中就读的,由各直属高中组织测评,录取时给予适当照顾,凡愿到其他普高就读的学生,由相关县校组织测评录取”(绵阳日报更新时间:2008-7-10)。  去年中考免试,北川中学应试生不幸之中,也算有了小小的照顾。可是今年中考的张拉拉,却落榜了。事实上,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的阴影、家庭的分崩离析、生活的巨大变化,一年之中肯定难以消散这些影响。仍然住在板房中学习的幸存学生们心理上、生活上都处于动荡之中,学习成绩起伏不定,再所难免。但是,难道不能给这些孩子们多一点学习机会吗?现在社会上那么多人给灾区捐钱、捐物、捐爱心,但不知有没有人能为落榜学生捐一次学习机会?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转载 修身养性100条

生活中,总会遇到一些让你感觉如沐春风的人,特别舒服、特别妥帖,说不出具体为什么,就是一种整体的感觉。也许是打扮优雅,也许是谈话得体,也许是他(她)的行为举止有着一种细致周到的礼仪。。。。。。 下面是转贴的《修身养性100条》,有意思,都是些小得不能再小的细节了,让自己,让孩子学学,终归是有好处的。   1、别人给倒水时,不要干看着,要用手扶扶,以示礼貌。 2、别人对你说话,你起码要能接话,不能人家说了上句,你没了下句,或者一味是“啊啊”、“是是”。 3、有人盯着你看的时候不要直视对方,可以假装没注意到。 4、心情不好,再好的化妆品和护肤品也补救不了皮肤。 5、睡眠不好,会使人说话语无伦次,反应迟钝,黑眼圈突出。 6、别人释放“有毒气体”的时候不能嫌恶的躲开或者拿手扇,要装作若无其事。 7、被领佳节又重阳导训斥的时候,不要低头,要直视领佳节又重阳导,表示接受批评,领佳节又重阳导的火就会慢慢消退。否则,领佳节又重阳导会认为你是在火上浇油。 8、女人一辈子不能手心朝上向男人要钱花。 9、吃完饭退席时说:“我吃完了,你们慢用。” 10、给人递水递饭一定是双手。 11、坐椅子时,椅子腿不要翘起来。 12、吃饭要端碗,不要在盘子里挑拣,不要拿筷子敲碗。 13、最后一个进门记得随手关门。 14、送人走要说:“慢走”。 15、洗了手不要随意甩手,水会甩到人家身上很不礼貌。 16、递刀具给别人要递刀柄一端。 17、不揭别人的短处。 18、听别人说话的时候,眼神不要游移。这样显得很没礼貌。 19、帮别人倒茶倒水之后,壶嘴不要对着别人。 20、站有站相,坐有坐相。 21、遇到那种往里往外都能开的门,拉而不是推。 22、说到就一定要做到。做不到的就不要承诺。 23、不要贪小便宜,不要贪财,钱再多也有花完的时候。 24、屋里有人时,出门要轻手关门。 25、这个世界不相信眼泪。 26、与其挖空心思留住男人,不如让男人挖空心思留住自己。 27、人穷志不短。 28、盛饭或端茶给别人时,如果中间隔了人,不要从别人面前经过递,而要从别人后面绕过递。 29、自己有本事才是真本事。 30、学会温柔,学会聆听。 31、去别人家里,不要坐到床上。 32、在酒桌上与别人碰杯,自己的杯子一定要低于对方的,特别是当对方是长辈或领佳节又重阳导。 33、晴带雨伞,饱带干粮——未雨绸缪总是好的。 34、如果问别人话,别人不回答你,不要厚着脸皮不停的问。 35、吃饭的时候尽量不要出声音。 36、拣东西或者穿鞋的时候要蹲下,不要弯腰撅屁股。 37、别人批评你的时候,即使他是错的,也不要先辩驳,等大家都平静下来再解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3 Comments

七月菜园

     从露台望过去,七月的山色   已经一个多月没去青城小屋了,妈妈总在念叨她种的菜长得怎么样了。 这周回去,就看见菜园一片拥挤,该长高的长高了,该牵藤的牵藤了,还有野草挤挤挨挨着疯长。 于是,早餐的面条就用的是菜地里的藤藤菜打底,还有结的几个青辣椒剁碎做的作料,好香。   我家的菜园            这次最让我欢喜的是竹,去年用二十五块钱买回来的两株竹在菜园里长得可丰茂了。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妈妈的汗菜都长成祖母级别的了。          这几个辣椒成了我们早餐的作料。         芋头长得真好看,看来芋头是吃得成了,可以做个芋头烧鸡。          娥眉豆沿着竹叶攀爬。            南瓜估计是吃不成的。           没什么比看见自家黄桷兰开花更快乐的事情了,走的时候还摘了两朵,回成都享受。   邻居家的菜园       妈妈总是说我决策失误,应该把菜园选在向阳的一边,而我却把向阳的一边给了花园。      而邻居家却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所以他们的菜长得真好,打理得也好。      跟对面那家的婆婆请教种菜经,她也很有哲理地说:万物生长靠太阳嘛。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2 Comments

干锅排骨

很喜欢吃干锅类的菜,象干锅茶树菇、干锅鱿鱼、干锅排骨等等,荤菜与素菜被煎得很香,丝丝入味,意蕴绵长。 这款干锅排骨是我自己琢磨的,恩,味道真好。 唯一遗憾的,是没有一个好看一点的砂锅来配,那种土陶烧制的,朴拙简素的锅,会起画龙点睛的作用。 下次一定买个好砂锅来配合作秀。   做法: 1、              排骨切小块,用盐与淀粉腌十五分钟。 2、              土豆切片,慢火用油煎炸熟脆后起锅。 3、              油热后,下排骨与姜片、蒜片,用中小火慢慢煎掉排骨中的水分至干、香、脆。 4、              加老干妈红油辣椒、生抽,炒入味。 5、              加青椒片、红椒片略炒,最后加入炸好的土豆片,即可。              土豆片一定要炸,很好吃。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3 Comments

女儿

六叔终于得了孙女,我能想见他的狂喜;这个喜悦本该二十几年前到来的,当他接过儿子的小身体时,一定有说不出的失望。于是,我的这个小堂弟从小就被六叔严厉地对待,没少挨过打。 而六叔看我们的眼神却是要多柔和有多柔和,他一定羡慕我的父亲他的大哥,能有两个女儿;他还羡慕我的五叔他的五哥,老来得女,宝贝得不得了,现在女儿都二十七八了,仍然被五叔宠爱着。 这个家庭对于女儿的宝爱,不象是来自荣县过水小镇的,按理说越是小地方越重视男丁,但我们这个大家庭的儿子至少没被宠爱过,只有默默地看着几个姐妹如何被宠爱。 是不是爸爸这一辈的兄弟太多,只有一个妹妹,所以特别希奇女孩儿,把希望寄托在下一辈?五个兄弟,不用担心传宗接代的压力(作为长兄的我爸爸已经有了一个儿子),所以都期待得个女儿去宠爱。 我来理解这种近乎溺爱的情感: 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片温柔的泉水,只有面对自己的女儿时才会汩汩而出,畅快倾泻,或者说,是女儿的乖巧、柔弱、可爱、娇小,那双对父亲完全信赖与倚靠的眼睛,激发出了男人的全部柔情和责任,父亲和女儿更能成为无隔阂的统一体。而面对儿子时,这股温柔之泉只会有节制地流淌一会儿便戛然而止,很多时候父与子是对立的。不是不爱,而是方式不同。 男人的情感是多方位的,有女儿的父亲会多一个温柔的出口,他会因此更柔和,更平静,更显男人的仁厚与宽容。 我就是从小就被这个大家庭宠爱到大的,而现在韵韵继续被宠,被我的所有兄弟姐妹和长辈,被她的爷爷奶奶一大家子,以各种方式宠爱着,有时候,我都觉得宠得有些过了,但你没法阻止这种美好情感的延续。 最后说,被宠到大的女儿是幸福的,有女儿可以宠爱的父亲更幸福。现在六叔终于可以有个孙女去宠了,他的晚年生活会因此而丰富快乐。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 Comment

相劝

这几天工作太累,回家对韵韵说,工作太烦琐,我实在太累了,你劝劝我吧。 韵韵说,什么事情不是这样吗?比如我的学习,也很苦,也很累,但是我都没放弃。 我扑哧一笑,她这个开头挺有新意。 韵韵说,再枯燥的事情,你也可以从中找到乐趣啊,你看我就经常把定理编成歌来唱。 韵韵说,然后你再想想,在外面再累,你回家就会看到几张温暖的面孔在等着你,多好啊,他们就是你的港湾(读者上看的)。今天外公外婆一直等你回家吃饭,我说先吃吧,他们说一定要等你,你看都这么晚了。以后你要先打电话,不然他们肯定不会先吃的(韵韵捎带着教育了我) 韵韵说,走,我们去吃碗龟苓膏,你再来碗双皮奶,你心情就会好了。(她顺带满足一下自己的愿望) 边吃龟苓膏,我们聊起她的好朋友雅毅,雅毅中考成绩不理想,可能上不了四七九(成都顶尖高中),我说,那你得劝劝她。 韵韵说,不用我劝,她除了刚看到成绩时那一会儿,现在平静得很,她说现在是在等她的爸爸妈妈平静下来。她还说,本来准备染头发的,但现在不用了,她爸爸每天铁青着脸,要求她补习这科补习那科的,去考实验班,要不了多久她头发就白了。 呵呵,现在的孩子心态真的和我们那个时候不一样,好象更洒脱一些。 你的心态为什么总能这么好呢?我问韵韵。 韵韵说,奶奶的心态才好呢,刚和我生了气,不到五分钟,就问“韵韵,你吃不吃苞谷?”为了和奶奶和好,我就吃了,然后奶奶每隔一个小时就问一声“韵韵,你吃不吃苞谷?“,结果那个上午我就吃了五根苞谷。下午就开始每隔一个小时问一声“韵韵,你吃不吃苹果?”结果下午我吃了三个苹果。晚上开始问“韵韵,你吃不吃西瓜?”结果吃了两次西瓜。 我嘿嘿一乐,心里舒坦了许多,吃完龟苓膏,慢慢往家走,路过一家超市,韵韵说,妈妈你给我买个冰淇淋嘛。 劝了我那么久,最后孩子的本性还是暴露出来了。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