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9

胆固醇之忧

    拿到体检单,第一次惊骇地发现自己的胆固醇比正常值的最高值5.2要高0.4,印象中这是经常喝酒应酬的人的专属,而我,那么饮食清淡的人,怎么可能和高胆固醇联系在一起呢?     一上小资一桌吃午饭,看到几张委屈的面孔,呵呵,除个别人外,居然都和我差不多。瑶更委屈,说体检报告建议她要多运动,其实她一周几次跳舞几次健身,已经运动得非常好了,所以她觉得报告不准。     下面是七嘴八舌:     所以,这胆固醇跟运动可能没什么关系,你没看人家季羡林高寿的秘诀之一就是不运动吗?     我吃肉吃得很少啊,而且不吃肥肉,大吃蔬菜水果,真想不通,怎么回事?     知道吗,这胆固醇里面也有好坏之分,高密度和低密度之分,也许我多出来的是好胆固醇呢?     体检前一天晚上我还大吃工作餐并喝了点酒,但检查一切正常。     那说明喝酒会降低胆固醇吗?     那个谁,那个谁,胖胖的,居然还胆固醇偏低,我们这么苗条的还胆固醇偏高,你说这上天怎么回事啊?     哎,年纪大了,零件也开始慢慢坏出问题了,这可能是一个开始,哎......     好了,好了,小资们,别悲观,要正确对待,我刚才学习了一下降低胆固醇的方法:     每天早晨一碗燕麦粥,中午半碗豆制品,晚上三瓣大蒜,半个洋葱,每天一个苹果,我准备这样持续一年,誓将胆固醇消灭!     消灭了也不行,胆固醇还是要有的,保持在合理的值才是最重要的。     好的,立即行动,午饭后几个小资前往商场买来苹果,燕麦、山楂,立刻开始降低胆固醇。     中午立马有小资发来关于胆固醇的贴示:     胆固醇是人体不可缺少的营养物质。它不仅是身体的结构成分之一,还是合成许多重要物质的原料。过分忌食含胆固醇的食物,易造成贫血,降低人体的抵抗力;但长期大量摄入胆固醇,不利于身体健康,会使血清中的胆固醇含量升高,增加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所以,科学的饮食方法提倡适量摄入胆固醇。      不含胆固醇和胆固醇含量少的食物有:所有植物性食物、禽蛋的蛋清、禽肉、乳品、鱼等;     胆固醇含量多的食物有:蛋黄、动物脑、动物肝肾、墨斗鱼(乌贼)、蟹黄、蟹膏等。     一般认为,胆固醇的摄入量以每天小于300毫克为宜(相当于1个鸡蛋黄中含的胆固醇量)。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7 Comments

饱经风霜愈见急切

    和韵韵去看《麦兜响当当》,里面有一段麦太为儿子辛苦打拼,拍麦太口服液广告片时唱的那首歌:     饱经风霜愈见急切   我蹲下起来就头晕就头晕   潮热肝郁结夜尿频   我蹲下起来就头晕就头晕     音乐是用的那首《对面山上的姑娘》的调子,真是笑中带泪的歌,影片与其说是讲麦兜的故事,不如说是讲麦太的故事,把中年女人的艰辛都唱出来了,对更年期女人或邻近更年期女人来说,这是真实的写照。      我对韵韵说,妈妈就时常头晕,是那种眩晕,天地旋转的,持续个几分钟,时好时坏的,没来由地会来一下,你妈妈真的老了。     韵韵第一次没有调侃我,第一次轻揽我的肩头,好像要给我保护。        当你的头只在她的肩膀处时,你这个妈妈是到了该头晕的年纪,对不对?     上次全行体检的时候,我们非常羡慕的保养得非常好的一位大姐,从外形上说根本看不出她已是奔五的人,身材还可说是曼妙,在做彩超时,被医生反复问及年龄,因为她的身体内部已经显示了她的真实年龄,这是外部的修饰与保养不能阻止的。     所以在街上看到那么多面色倦怠焦灼,身体松弛沉重的中年女人,我会象看到自己,心里掩不住的悲凉和沮丧。       然后,我会想,每一个女人衰老倦怠的同时,另一个生命在蓬勃地生长,我们的孩子如青葱椒红般鲜亮。     也许可以说,这个过程我们收获了那么多,养儿的艰辛与快乐,还会继续收获,但收获的同时就会失去我们的丰盈韵致,慢慢走向那被人忽略性别的“中性人”境地(这是一位男同事说的,对于中年女人他们往往忽略性别)。     看耀眼明星们的年轻与年老的照片,后者象是被抽干了水分,这个水分就是岁月蒸发的。     然后我们会阿Q地安慰自己说,心灵的水分越来越丰满了。     也许吧,但愿这心灵的水分,能给面容身体带来一点点滋润。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1 Comment

一苞三两颗

    我随意撒在花盆里的茑萝种子,已经开花结种了。     我观察了一下,每朵花后面是一个小苞,花开过后,小苞慢慢成熟,颜色变黄,里面就是茑萝种子。         妈妈说,每个苞里有三到两颗黑色的种子,一定要等着熟透了才摘,心急着提前摘下的种子肯定不是最好的。     好了,明年又有茑萝种子了,这可是青岛茑萝在成都的土壤里结下的种子,肯定有不同。     诗经里说,“茑与女罗,施与松柏”。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1 Comment

诺言

    这个故事是易道来成都那晚喝茶时圈圈讲的,瑞士迪伦马特的侦探小说《法官与他的刽子手》里的《诺言》。     真是写小说的啊,圈圈把这个故事讲得非常完美,我迫切需要阅读原书。     我立马回家在网上买下这本书,然后把《诺言》看完,虽然知道结局,但这篇小说的魅力还是让我着迷。我试着给别人讲述,发现,我拙劣的讲故事的才能,居然还可以让别人追着听到最后。     神探在即将远赴国外任职的时候遇到一起女孩被害案,他发现这起案件和前面几次女孩被害案(女孩都是穿的红裙子)相同,断定凶手是一个人。他在女孩家里,面对伤心欲绝的父母,许下了诺言,他要找到真正的凶手!     愤怒的当地居民揪出了一个有前科的小贩,认定他是凶手,然后交佳节又重阳警察局审讯,一个晚上小贩自杀了,这就使得居民认定凶手就是他,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局也因此结案。神探通过对女孩学校同学的讲述,和女孩画的画,判定杀害女孩的人是一个高大的男子,并且开着一辆老式车,手里拿着小刺猬形状的巧克力。。。。。小贩不是凶手,凶手还没出现。       但此时,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局已不再继续调查此案,而神探也将赴任了。但最终他没走,他辞掉了公职,在案件发生的那个地段的交通路口盘下一个加油站,并且找了一个年轻的吧女和她的女儿帮他打理加油站。小女孩穿着红裙子在加油站玩耍,听神探讲故事。        终于有一天,小女孩出去玩后,回来时手里拿着一块巧克力,而且是刺猬形状的,神探激动地判断,凶手快要出现了。在连续几次女孩带回巧克力后,侦探通知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局埋伏在女孩出没的树林里。一天,两天,连着七天,他们从早等到晚,那女孩也是从早等到晚,但是,什么都没出现。     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局的人奚落了神探,不再管他的事,神探很沮丧,女孩的母亲知道了原委后也带着女孩离开了他。神探坚信自己的判断没错,就一个人在加油站等.     这一等就是二十多年。     神探在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局的好朋友临退休的时候被一位牧师请到一个临终的老太太跟前,说老太太念叨的东西可能对他有用。这位老太太说,他的第二任丈夫是她家的园丁,忠厚老实沉默寡言而且高大威猛,在跟她生活很多年后,日益暴躁,有一天出去了回来清洗血迹,老太太问他,他说是上帝的旨意他杀了一个女孩,在向老太太保证不再犯后几个月,故技重演,最后一次,也就是要去杀加油站那个女孩的时候,两人发生激烈的抓扯,男子把女人打人比黄花瘦倒后,开着车急忙向小女孩所在的树林奔去(而那时神探和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局正等着他呢),但是,在路上遭遇车祸,男子当场身亡。。。。。。     神探的朋友把这个结局告诉还在加油站等待的神探时,神探木然。。。。。。     这个故事让我产生两个感慨:       1、侦探的个人品格和魅力是一篇侦探小说的灵魂。     2、冥冥中,上天在参与,并给于最后的判决 。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7 Comments

缺点

    1     曲:你这也好,那也好,什么都好!     我:嘿嘿,难道我就没有一点缺点吗?     曲:没有......     我:但是人都是有缺点的!     曲:你确实没有缺点——至少我现在还没发现!     2     我:我想了半天,瑶这个人真是没有缺点呢!     蓉:就是......不过她真的还是有一个缺点的。     我和瑶:什么?     蓉:她就是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你这条太适合给领佳节又重阳导提意见了!     3、     我:瑶还有一个缺点,她身材太好,我们和她走在一起就象绿叶配红花!     蓉:是冬瓜配红花!     我:关键是,她的身材明明已经这么好了,却还要每天练舞蹈,简直不要我们活了!     蓉:她在家里太能干了,所以她老公和儿子自理能力极差......     我:她英语太好,几天就看完一本英语小说,我才看了几页......     蓉:她说话总是这么文雅,显得我们很粗俗......     我和蓉:瑶怎么全是缺点呢?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5 Comments

转贴《阳春面》

    看到梁晓声的这篇《阳春面》,感觉特别亲切,他提到了五角场,提到了八十年代那种“计划体制味儿”的小店,提到了那些把生活过得本分淡然的普通上海人。     对了,对上海人的印象里,还有一个词,叫精致,精致充满了上海人生活的角角落落,包括一碗最简单不过的阳春面。     恍然,我已经离开那熟悉的环境,二十年了。  阳春面      梁晓声        早年的五角场杂货店旁,还有一家小饭馆,确切地说:是一家小面馆。卖面、馄饨、包子。        顾客用餐之地,不足40平方米。“馆”这个字,据说起源于南方。又据说,北方也用,是从南方学来的——如照相馆、武馆。但于吃、住两方面而言,似乎北方反而用得比南方更多些。在早年的北方,什么饭馆什么旅馆这样的招牌比比皆是。意味着比店是小一些,比“铺”却还是大一些的所在。我谓其“饭馆”,是按北方人的习惯说法。在记忆中,它的牌匾上似乎写的是“五角场面食店”。那里九点钟以前也卖豆浆和油条,然复旦的学子们,大约很少有谁九点钟以前踏入过它的门坎。因为有门有窗,它反而不如杂货店里敞亮。栅板一下,那是多么豁然!而它的门没玻璃。故门一关,只有半堵墙上的两扇窗还能透入一些阳光也只不过接近中午的时候。两点以后,店里便又幽暗下来。是以,它的门经常敞开……        它的服务对象显然是底层大众可当年的底层大众。几乎每一分钱都算计着花。但凡能赶回家去吃饭,便不太肯将钱花在饭店里,不管那店所挣的利润其实有多么薄。        店里一向冷冷清清。        我进去过两次。第一次,吃了两碗面;第二次,一碗。        第一次是因为我一大早空腹赶往第二军医大学的医院去验血。按要求,前一天晚上吃得少又清淡。没耐心等公共汽车,便往回走。至五角场,简直可以说饥肠辘辘了,然而才十点来钟。回到学校,仍要挨过一个多小时方能吃上顿饭;身不由己地进入了店里。        我是那时候出现在店里的唯一顾客。        服务员是一位我应该叫大嫂的女子,她很诧异于我的出现。我言明原因,她说也只能为我做一碗“阳春面”。        她说有两种价格的——一种8分一碗,只放雪菜。另一种1角2分一碗,加肉末儿。        我毫不犹豫地说就来8分一碗的吧。        依我想来,仅因一点儿肉末的有无,多花半碗面的钱,太奢侈。        她又说:雪菜也有两种。一种是熟雪菜,以叶为主;一种是盐拌的生雪菜,以茎为主。前者有腌制的滋味,后者脆口,问我喜欢吃哪种。        我口重,要了前者。并没坐下,站在灶间的窗口旁,看着她为我做一碗“阳春面”。        我成了复旦学子以后,才知道上海人将一种面条叫“阳春面”。为什么叫“阳春面”,至今也不清楚,却欣赏那一种叫法。正如我并不嗜酒,却欣赏某些酒名。最欣赏的酒名是“竹叶青”,尽管它算不上高级的酒。“阳春面”和“竹叶青”一样不乏诗意呢。一比,我们北方人爱吃的炸酱面,岂不太过直白了?        那我该叫大嫂的女子,片刻为我煮熟一碗面,再在另一锅清水里焯一遍。这样,捞在碗里的面条看去格外白皙。另一锅的清水,也是专为我那一碗面烧开的。之后,才往碗里兑了汤加了雪菜。那汤,也很清。        当年,面粉在我国价格几乎一致。一斤普通面粉1角8分钱;一斤精白面粉2角4分钱;一斤上好挂面也不过4角几分钱。而一碗“阳春面”,只一两,却8分。而8分钱,在上海的早市上,当年能买二斤鸡毛菜……        也许我记得不确,那毕竟是一个不少人辛辛苦苦上一个月的班才挣二十几元的年代。这是许多底层的人们往往舍不得花8分钱进入一个不起眼的小面食店吃一碗“阳春面”的原因。我是一名拮据学子,花起钱来,也不得不分分盘算。        在她为我煮面时,我问了她几句:她告诉我她每月工资24元,她每天自己带糙米饭和下饭菜。她如果吃店里的一碗面条,也是要付钱的。倘偷偷摸摸,将被视为和贪有暗香盈袖污行为一样可耻。        转眼间我已将面条吃得精光,汤也喝得精光,连道好吃。        她伏在窗口,看着我笑笑,竟说:“是吗?我在店里工作几年了,还没吃过一碗店里的面。”        我也不禁注目着她,腹空依旧,脱口说出一句话是:“再来一碗……”        她的身影就从窗口消失了。        我立刻又说:“不了,太给你添麻烦了。”        “不麻烦,一会儿就好。”——窗口里传出她温软的话语。        那第二碗面,我吃得从容了些,越发觉出面条的筋道,和汤味的鲜淳。我那么说,她就笑了,说那汤,只不过是少许的鸡汤加入大量的水,再放几只海蛤煮煮……        回到复旦我没吃午饭,尽管还是吃得下的。一顿午饭竟花两份钱,自忖未免大手大脚。我的大学生活是寒酸的。        毕业前,我最后一次去五角场,又在那面食店吃了一碗“阳春面”。已不复由于饿,而是特意与上海作别。那时我已知晓,五角场当年其实是一个镇,名份上隶属于上海罢了。那碗“阳春面”,便吃出依依不舍来。毕竟,五角场是我在复旦时最常去的地方。那汤,也觉更其鲜淳了。        那大嫂居然认出了我。        她说,她长了4元工资,每月挣28元了。        她脸上那知足的笑,给我留下极深极深的记忆……        面食店的大嫂也罢,那几位丈夫在城里做“长期临有暗香盈袖时工”的农家女子也罢;我从她们身上,看到了上海底层人的一种“任凭的本分”。即无论时代这样或者那样,他们和她们,都可能淡定地守望着自己的生活。那是一种生活态度,也是某种民间哲学。        也许,以今人的眼看来,会曰之为“愚”。        而我,内心却保持着长久的敬意,依我看来,民间之原则有无,怎样,亦决定,甚而更决定一个国家的性情。        是的,我认为国家也是有性情的……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3 Comments

红糖锅盔

    上周在青城花市,买到了很好吃的红糖锅盔。     很喜欢逛这样随意的花市,现在是三角梅唱主角的季节,花车后面就是红糖锅盔。         这对夫妻来自中兴镇,手脚特别麻利,丈夫取面团包馅擀成饼胚后,很准确艺术地飞旋着象甩飞碟一样,甩到妻子的炉盘上,妻子迅速地翻动锅盔。     然后,把锅盔放进灶火”炕“一下,就好了。哇,夫妻俩在整个过程都是笑盈盈的,小生意竟做出了如此的乐趣。     必须乘热吃,那红糖软软的,那面饼香脆有劲道,真好。     在网上看到下面的文字,描述红糖锅盔的:     好吃的是红糖锅盔。是最最老土的锅盔了,一般都是挑着担子的卖,一头是烤炉,另一头是柜子,装着面粉、红糖(这红糖不是平日里见着的红砂糖,是用土法熬制未提纯的蔗糖块,呈暗红色,被锅盔师傅加上油特殊揉制而成)。师傅找着卖场,放下挑子,在烤炉和柜子中间摆上一块木板,便开始现做锅盔。醒面、揉面,擀成圆形,在平底锅里炕成七分熟时,就将锅盔剖开,放进一大块揉制好的红糖,用面团将切口封住贴在炉塘里烘烤,三四分钟即好。这时饼内的空气彭胀着,把锅盔撑的鼓鼓的,里面的红糖也化成了粘粘的糖膏。师傅怕性急的吃客被溅出的糖膏烫着,在递给吃客时,会先在锅盔的顶端切一小口,放掉空气,再性急的一口咬下去,也不会糖膏四溅了。土红糖的甜,不是那种发腻的甜,略带着甘蔗香,和着白面锅盔的面香,在嘴里搅动,每个吃的人脸上都是满足的笑。但这种锅盔已很多年不见,那怕在小乡镇上也难的一见。今年去罗泉老镇玩时,在唯一的街上发现了这样的挑子,我们一行几人惊喜的叫着每人来了一个,CC还是吃的满门襟都是糖膏,害的我拿着湿纸巾跟在后面给她擦,还没擦完又滴上了。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3 Comments

爱夏天的人儿是

     韵韵初学吉他,在弹《四季歌》。     旋律那么熟悉,是少年时候很喜欢的一首歌。     爱春天的人儿是心地纯洁的人,象紫罗兰花儿一样,是我的友人;     爱夏天的人儿是意志坚强的人,象冲击岩石的波浪一样,是我的父亲;     爱秋天的人儿是感情深重的人,象抒发感情的海涅一样,是我的爱人;     爱冬天的人儿是心地宽广的人,象融化冰雪的大地一样,是我的母亲.     关于四季的比喻,上面的春、秋、冬都很恰当,个人觉得夏天应改一下。     夏天是无拘束的季节,是身体与心灵开放蒸发的季节,是人与自然最融合的季节,所以更象我们天真烂漫的孩子。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5 Comments

莫道不消魂命之路

这是一部关于坚持与挣扎的心灵史,一对夫妻改变现状的计划受挫于巨大的现实力量,造成最后的失败,女人甚至失去了生命。 虽然结局很极端,但却具有普遍意义,我敢说,求变与求新的思想存在于每个人的婚姻、职业、居家等等社会关系中,坚持与挣扎也会贯穿于人的一生,不管是仅止于内心,还是有轰轰烈烈的行动,不管最后的结果是变革成功、失败,还是变革之后又陷入新一轮的坚持与挣扎,这种心灵的反复动荡与人如影随形。 通常所说的安于现状,保持宁和心态,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这种挣扎的心态有多么普遍,因其存在,才会需要一种心灵抚慰和矫正的技术。但我觉得,这真的是一个人的事,人在品味人生甘饴的同时,也必将喝下这杯矛盾痛苦的酒,这才是真正的多层次多角度的人生。变做了人,你只有正视它的存在。 所以,我很佩服那些勇敢变革出来的人,当然也佩服那些仅止于内心动荡而保持现状的人,这是人的两种选择,无所谓对与错,因这样的差别,每个人的人生因此不同。   浓玛则把《革莫道不消魂命之路》看做是关于女人梦想的影片,也是另外一种解读: 《革莫道不消魂命之路》中的女人,背负的死穴是梦想。梦想太强大的人,往往是难以安顿于生活的。爱的力量,在男人的蜕化、庸碌和无力中,在家庭婚姻生活的狭小与幽囿中,渐渐散去。在梦想与现实中挣扎,她找不到一条安稳的妥协之路,她一步一步,割舍一切,走向死亡。也许,死亡这种偏执的方式,是走向自我最自由最简单的一种方式。人在自我与现实之中挣扎出来的空虚与绝望,什么能拯救?    说到底,尊严和梦想,都是要命的东西,也是值得人用生命去交换的东西。所以,注定了的,人是身处困境、险境的悲情而不屈的生物。因为他们不想失去尊严和梦想。而尊严和梦想之路,不论何时何地,都是一个人的路。所以,人也是极其孤独的生物。    当然,大多数的人,最终都学会了妥协,这也是人这种物种得以安生和绵绵不绝的最好之路。    尊严、梦想、爱、现实,人一直在它们中挣扎纠结,沉浮漂泊,生生不息。想起来,也真够卑微和伟大的。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3 Comments

从上大学起到现在,有时候被别人说长得象谁,当然都是些众所周知的明星了,虚假否认的同时,心里还是很得意的,特别是去看看那个我象的人,就更得意了。 最让我感动的是,一个支行的大姐说看了一部越南电视剧,里面的女主角和我简直长得一模一样,一样的风姿绰约,但她就是忘了这部电视剧的名字了,后来每次见到我,都要说一次,把我的胃口吊得老高,但就是不知道是谁。 后来想想,亚洲人总归都有些相象的,五官的排列组合很容易就和另一个人的排列组合相似,再加上某些相似的神情,那就更是形似加神似了。 呵呵,和某人相象,你看她们的眼光都会不同,是不是有一刻,是在看自己? 当然,月亮最象的还是月亮本人。   大学时,被同学说象《欢颜》里的胡慧中,心里真是好高兴啊,这给了那时胖胖的丑丑的我莫大的安慰。   工作后被说象《悠长假期》里的女主角山口智子,和木村拓哉配对的那个,很舒服很有味儿的一个女人,我喜欢。   上次照的那套艺术臭美照,被同事说象台湾女星贾静雯,我当是还傻傻地问,“贾静雯是谁?” 看了她的古装扮相,还可以。   韵韵去菲菲姐姐家玩,言谈中,菲菲妈妈说我象董洁,菲菲说我的气质很象董卿。   韵韵说,你们都看走眼了,我妈其实最象一个人—— 谁? 湖南卫视那个著名的三湘美女何晶晶——只不过是瘦版的!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