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9

经典

今天和韵韵去听川音的古筝讲座,按难度级别从低到高演奏。 韵韵:怎么级别越高,越不好听呢? 我:呵呵,就是,我最喜欢的《渔舟唱晚》只是五级曲目,《高山流水》好象还不到五级呢,《橘颂》好象是三级。 发现:级别高,越注重技巧,而卖弄变换技巧的时候,就肯定不注意内心了。越入心的东西,只会来自简单的弹拨。      周围坐满了正学古筝正考级的小朋友,台上也请了一个小姑娘弹九级曲子(原谅我居然忘了什么曲子),应该是百里挑一的好手,六年的磨练,技巧出众,两只小手飞快地划拨,但我只注意她的动作去了,真的没听出那曲子的味道,这就是要命的东西,音乐缺少了灵魂。我这样想恐怕是太苛责她,但其他几个成佳节又重阳人演奏者,居然也是这样的,不能入心。      还发现,还是古典名曲的好,那些改编的后创的《雪山春色》、《钢水奔流》、《绣金匾随想曲》等等实在不忍卒听。      真想多句嘴,让小孩子们听听我这个外行阿姨的话,学就学古典名曲吧,弹弹《春江花月夜》、《寒鸦戏水》、《汉宫秋月》、《秦桑曲》、《昭君出塞》、《出水莲》多好,多雅,毕竟经历过时间的东西,越具生命力,越能入心。   从这个角度想开去,我们现在很多的学科教育是不是也象古筝的高级曲目一样,冷僻艰深得过了头?而实际上我们真正需要的恰恰是那些中等难度的经典曲目,不需要太多的技巧,但要弹好,却需要漫长的一生。对于孩子来说,教育就应该给出一些经典的营养的东西,让孩子一生去充实去体会去丰富去提升。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12 Comments

微波炉茄子

这是一款只会成功、不会失败的菜,超级简单又超级好吃。 在蔬菜里面,茄子是一个不俗的角色,可做主角,也可做配角;可荤,被油与肉包裹而不觉得腻;可素,只是淡淡地蒸好蘸料,也是一款素淡美味。做主角时低调内敛,做配角时兢兢业业,绝不抢风头,全力辅佐主角成就一道佳肴。呵呵,人群中具有这样品质的人也很少呢,月亮是一个哈。 还有,茄子的绵软包容构筑一种温馨、恬淡的氛围。在一大桌山珍海味里面,它就象众音中的一缕清凉的丝竹,还象艳丽女子中的一个素衣女子,“小紫绸夹衫,衣角袖口缘了一点绿,一点白”。   呵呵,做法如下: 1、              茄子用筷子垫着切成蓑衣刀。 2、              将茄子放进微波炉锅内,洒一些水,用薄膜密封,进微波炉高火打三-----四分钟。 3、              另一小碗,加少量油、姜末、蒜末,盖好,进微波炉高火打一分钟。取出,再加入蚝油、李锦记蒸鱼豆支油、糖、醋后,进微波炉高火打一分钟。 4、              将小碗内的调料倒入茄子中,封闭好进微波炉高火打一分钟,即可。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5 Comments

谈情

很喜欢看《万象》里关于一些文化名人的情感故事,都是蔡登山写的,看来他是以此作为写作重点。从另一角度来说,是文化八卦,不过和现在风靡的明星八卦相比,更具隐忍与丰蕴的意味。 上次看顾诘刚一生痴恋谭慕愚的故事,加上众所周知的金岳霖对林徽因的一世深情,发现男子对于心爱的女人的专注也可以不虚女人对于男人的深情,不过这样的情况多止于精神层面。顾诘刚一生痴恋谭慕愚,但在追谭不得的情况下,也没停止多次结婚生子;金岳林却是个案,对林的精神之爱持续一生,不给她人一点缝隙。 那天在浓玛那里看到关于沈从文的“八卦”: 那是沈从文跟张兆和结婚后的一段“偶然”:跟沈堕入情网的是高青子,民瑞脑消金兽国初期的总理熊希龄家遇到的,沈从文第二次在熊家见到高青子,她特别地身着“绿地小黄花绸子夹衫,衣角袖口缘了一点紫。”这是沈的小说《第四》中女主人公的打扮。显然,高青子对他的小说不仅熟稔,而且,用心甚细密。这么聪明别致、浓密婉转的表达,让人想不动心都难。作家的惊喜是不言而喻的,他们当然就交往下去了。 浓玛说,好男人总是被女人算计来着,算计的人多了,算计的用心也越来越精密,连沈这样的人也是扛不过的。沈有“偶然”才是正常。这么一个情痴,是一定不会在用心良苦的情感面前呆若木鸡的。西蒙波娃认为,她和萨特之间的爱,是必然之爱。而她和其他男人、萨特和其他女人的爱,为偶然之爱。必然之爱,就是那种什么东西都不能中断的爱。偶然之爱,当然就是那种随风而逝的爱。不过,这必然与偶然,夹杂在主观客观情感理智的种种瞬息风云变幻之中,其实是很难分辨得清的。说不定,必然就变成了偶然,偶然就变成了必然。依我看,这所谓的偶然与必然,也是一种只看结果不重过程的势利。 浓玛分析得很深刻,不过我来看,沈从文与他疯狂追求的张兆和之间,并不是人们想像的琴瑟和鸣,一辈子有种看不见的隔,使得沈从文文字里的那些情无从着落。这一点,张兆和自己也承认,她说,当沈从文去世后,她整理沈的文稿后才明白沈的内心的艰难与辛苦,她如果能早一点理解,也会帮帮沈。。。。。。 从这个角度,还是钱钟书与杨绛的婚恋是最完美的,让世人称羡。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6 Comments

韵哥毕业了

这是韵韵同学雅毅画的韵韵——一条美人鱼。   韵韵初中毕业了,九月份将升入高中学习。嗨,一米六七的个头,真是个大孩子了,时间过得有多快啊! 翻看她的同学给她的留言,发现,韵韵给她同学的印象也是快乐的、单纯的,阳光的,这和上次班主任的评价是一致的,这真让我感到高兴,韵韵是一个健康活泼快乐阳光的女孩儿!真心祝愿她永远快乐!   她的同学这样写道: “我很多时候和你在一起,有种轻松快乐的感觉,因为你总是以一种单纯的心态去看待所有人,你很快乐,我多想象你一样!” “你这条鱼,该让我说啥子好呢?跟你在一起,我老是笑到肚子抽筋,那是最快乐的时光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瘫在桌子上,趴在墙壁上,哈哈地笑,你真的很搞笑,韵哥,你怎么这么喜剧呢?你的《西游记》和《吉祥三宝》可是你的成名曲啊!你唱歌真的好好听啊,出专辑要通知我哈!” “韵多多,你是一个笑起来没心没肺的人,我希望你能保持这种笑到永远!” “韵哥人很好啊,脾气超好,几乎从来没有生过气,有点呆头呆脑的哟,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喜欢你呢?我好向往你的性格啊!” “体考时,你冲在第一,那才是真正的健步如飞;你大笑时,那爽朗的笑声,才是最朝气蓬勃的!还有,你的脾气真的不是一般的好,还有,你对明星的热衷也让我吃惊,你说你以后会开一个文具连锁店,到时候我一定会力挺你哦!” “我们一起走过了三年,说真的,你变了很多,但唯一没变的是你纯洁的、快乐的心,很羡慕你,将世界看得那么美好,真心对待周围的每一个人,弹珠韵,你真的好快乐,我也想象你一样快乐,快把你的功力传给我!” 。。。。。。   韵韵昨天画了一幅漫画,是全家福,挺有意思的。 每个人的头顶是特点,衣服中间是梦想,最下方是最爱对韵韵说的话:   强迫外婆——看电视——韵韵,把这个吃了,快点儿,快点儿(呵呵,我就吃完了) 书香外公——看书——韵韵是优秀的学生,人称小灵通。 爱美妈——弹古筝——韵韵,你怎么样啊?在学校怎么样啊?有没有长漂亮? 快乐鱼——快乐——快乐快乐 幼稚爸——吃的——我的韵乖乖,学校压力大不大,大都要坚持哈 帅气爷——家庭——妹儿,你感冒没有?最近猪流感,你不要得病哈! 搞笑奶——便宜货——走,妹儿,我们去杀价!哎,你穿没穿我给你做的裤儿呢?就怕你不喜欢,嗦,嗦,嗦,你说好就好! 下面两幅是韵韵同学在留言本上的画,这个是韵韵。   哈哈,这个是韵韵的妈妈,一次我穿制半夜凉初透服去开家长会,就被同学画下来了,她还在旁边写上“不求神似,只求形似”,呵呵,就这形似已经让我非常满意了!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5 Comments

土法披萨——馕

面食给我的印象,总是和高大、健壮、疏朗、豁达连在一起的,小时候我生活的那个大厂里有很多北方人,一日三顿都吃面食,馒头包子面条,吃得那个香啊。妈妈告诉我,为什么北方人长得高,就是吃面食吃的,我当时就想,那为什么普遍个矮的四川人不学学北方人吃面食,来长得更高呢? 后来才明白,一个地方锻造一种胃,胃属于米饭还是面条,那是自然的人文的长久积淀形成的,不可能改变,对于四川人来说,还是吃米饭更妥帖,所以也就安于个矮吧。 每次去北京出差,也总是喜欢吃北京街头的大饼,真好吃,人家的面粉好,自然面食也就很地道大气,按是四川的面食无法比的。现在我吃面食已经没法再长高了,就享受它的美味吧。   那天在西御街看到新疆人在卖馕,就买了两个,回家做了个土法披萨,家人都说好吃,而且还省事。 说到馕,我就想起了那个把大饼挂在胸前,慢慢转着吃的小孩了,故事的本意是说他自立能力极差,不过想想那样吃也很有新意哈。   做法: 1、              将馕切成三角小块,平底锅加油,慢火煎馕至底脆香,然后整齐摆在盘里。 2、              将肉末、芽菜末、青椒粒在油锅里炒熟炒香,均匀放在煎好的馕饼上,就可以吃了。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9 Comments

保鲜与修复

看于丹关于女人话题的一个访谈,感觉很贴心。 到了一定年龄的女人,似乎感觉一切渐渐圆满,想要的慢慢得到,从另一个角度说,是最好的年龄,但谁能体会这“最好”里的不安呢? 于丹提到了女人给自己的生命保鲜能力,我来体会,那就是,女人不能丢失了自己,在纷繁复杂的事务中,在白领、妻子、母亲、女儿等等这些角色的变换中,还要有自己。一旦在扮演上述所有角色感到失落的时候,你还有一个鲜活的自己。 一个女友,几年前和女儿一起学钢琴,现在还在坚持,每天都要弹一个小时,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因为这一点,我觉得她在每天谈论孩子,谈论丈夫的女人话题中显得不俗,她可以优雅地谈论钢琴,并且钢琴已经赋予了她一种鲜活的灵性。 你对这个世界还好奇吗?你还敢尝试新的事物吗?这真是一个中年女人要好好想的问题,不然,你就会已经看到慢慢老去的过程中自己,在不断地重复现在,重复再重复,在重复中乏味无聊。 或许有一种更积极的办法。        以下是于丹访谈: 如今很多都市女性,不管看上去多成功,多独立,都会频繁地提到安全感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家普遍感到不安。你怎么看待这种不安? 于丹:我感觉都市女性,越是成熟的、事业有成的,看上去家庭、事业什么都不缺的女人,安全感越差。其实,她们的不安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是主观的,就是对衰老的恐惧;一个是客观的,对情感疏离的恐惧。 这两个恐惧具体怎么理解? 于丹:首先是对衰老的恐惧。一个女人在风华正茂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拥有鲜花、掌声、巧克力、别人的赞美、整个世界对她那种艳羡的眼光、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职位、随时拥有晋升的台阶……但这些靠年轻貌美赢得的东西,对一个女人来讲只是锦上添花,并不能给她真正的安全感,随着年华的老去,她就会感到不安。 另一个是对感情疏离的恐惧。比如在情感关系中的男女情感,不管是对恋人还是丈夫,总觉得情感不稳定,随时存在背叛的可能;还有和孩子的关系,自己呕心沥血把孩子养大,十几岁的孩子已经有自己的独立空间,跟她不再像以前那么亲了,这也是一种情感的梳理,也是引起不安的因素。 现代社会里面很多女人成长过程中一直是受呵护的,而对外在的过分依赖会造成女性内在的很多缺失。比如,我们依赖奢侈品,依赖男性世界对我们的评价,依赖职位、薪水给我们的符号——类似的依赖越多,随着年华的老去和很多必然的情感疏离,人就会越成长越仓皇。 如果消除这些恐惧,我们就会感到安全的多了。那么如何消除呢? 于丹: 一个有安全感的女人首先要建立一套雪中送炭的生命支撑系统,一旦有了“雪中炭”,那些“锦上花”就只是给她添彩而已,一旦这些外在的东西被剥夺或者缺失,那么她并没有根本性的损失,而仍然有自己,有未来。其实,我认为三四十岁以后的女人,必须要有一种疏朗的感觉,她会把很多生活中的遭际看成是生活中的常态去从容面对。 如前所言,大多数女性恐惧的根本在于害怕红颜易老…… 于丹:如果你认为一旦青春不再,女人就没有魅力了,当然会紧张。但实际上,如果说女人的漂亮,在二十几岁时爹妈给的;而说到女人的美丽,三十岁以后的女人完全是靠自己的修为,它跟女人的心境有关,跟女人对自我的确认有关。一个女人美不美,脸上不能看皱纹而是要看眼神儿;身上不能看胖瘦要看体态。一个满脸皱纹但眼神儿明亮纯净像孩子一样的女人,一个已经发福但体态轻盈得可以和年轻人一起载歌载舞的女人,你就不会觉得她老。很多女人忙着美容、减肥,如果忽略了你的眼神和体态,就是所谓的冰雪美人,她们看上去什么缺陷都没有,就是缺少一种生动。一个女人,如果能像孩子一样天真、好奇、生动,对人有一种不加掩饰的、不计成本的、喷薄而出的那种灿烂的善意和快乐的笑容,你绝对不会觉得她老。  刚才你说到了女人生命中的“雪中炭”和“锦上花”,而且提出“雪中炭”才是女人安身立命的根基,能否具体说下,什么才是女人生命中的“雪中炭”? 于丹:准确地说是两个东西,一个是女人给自己的生命保鲜能力,再一个就是心灵的修复系统。保鲜是指在常态下没有伤害的时候,保持生命蓬勃状态、随时能够更新自己的能力;修复是指一旦受伤,能快速自我修复。 “保鲜”也是需要成本的。 于丹:当然,保鲜是需要成本的,生命的成本。比如,我带20个学生一起去爬山,一般走到最后就剩四个男生跟着我,女生一个都没了;前两天我去滑雪,我总是甩开教练自己往下冲,但刹车功夫又不到家,见前面有人,只好雪杖一扔,就地摔倒,玩得特别Hi。我说的保鲜就是看你的状态敢不敢挑战这些东西,我喜欢骑马、滑雪、打网球,身上总是带着各种运动留下的伤痕,我先生总说,你现在也是老胳膊老腿了,别总去干那些危险的事。我就想,其实一个人身体的承受力和你对自己的暗示是有很大关系的,如果你总是缩手缩脚的是很容易出事的,放开了,反而安全。总之,保鲜有这样两个标准:第一,如果你认定自己的生命是蓬勃的,你就是自信的,就很少有事情能去剥夺你;第二,你对这个世界还好奇吗?你还敢尝试新的事物吗? 如何才能拥有“心灵修复系统”?怎样的女人才能够“穿越生死”? 那么心灵修复系统如何建立? 于丹:还有一种“雪中炭”就是当伤害来临的时候女性的心灵修复系统。女人天生的感性特别容易让我们以偏概全,当一个伤害来临的时候,突然之间你会觉得自己所有的价值都被否定了,你觉得自己什么都抓不住。这个时候就需要你有一种穿越的能力。我最喜欢“穿越”这个词,它意味着我们有生之年经历的所有的欢喜和忧伤,都不是我们最终的停泊地,一切都是一种穿越的体验。当伤害来临的时候,我们首先不能给自己暗示说:这是我这辈子最惨痛的一次经历,这是我今生遇到的最大的难题……当你把它定义为“最”的时候,伤害就会像怪兽一样被无限地放大。你得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样的事我以前遇到过以后也会遇到,我遇到过别人也会遇到,我面对它或许比别人还要轻松些……我们经常看到很多女性朋友在受到伤害的时候,恨不能抓住所有的人倾诉:为什么事情是这个样子?其实生活有时候是不能问为什么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7 Comments

有绿在,家就在

     看到上周一山民文涛伐客米姐去蜀盘谷拍的照片,心里一暖,和我想像的震后破败萧索不同,蜀盘谷依然那么美,因为,那些绿。 那是一种丰盈滋润的绿,数不出名字的灌木、野草和山花满布着,以蓬勃的生命告诉你这片山的生命力,确切地说,是包容和滋养生命的能力。这些绿让心安然,宁和,似乎忘记了这里因距震中仅仅三公里而受到的重创,即使是重创,也能很快地被满目的绿色修复。 曾经和朋友们说起,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中,哪两座山合了,原来的什么著名景点没有了,什么沟没有了,什么河没有了,然后就有人说,四川山野的潮湿和滋润太适合植物生长了,要不了多久,新的景点就会出现。是的,是这些默默的绿在抚平自然的、与人心的伤口,并给予新的希望。 这些绿对于四川人来说,带着强烈的家乡的味道,它没有北方的那些参天大树的气势,也缺乏树木花草整齐排列的优雅,它随性而长,恣意而快乐,遍布四川的山山水水,越临近这些绿,就越临近家乡。 上次听文涛说,因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滑坡,蜀盘谷里看不到水了,我心里很难过,去过两次,最迷恋在绿色山谷中叮咚流过的溪水了。这次在照片里我看到水了,还是那么清凉,那么欢快,那么适合小孩大人嬉戏,曾经的幸福和乐趣马上就要回来了。 有绿在,家就在。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 8 Comments

相遇在最好时光

看了《返老还童》(本杰明 巴顿佚事),喜欢,感动。以时光倒转的角度来看生命,肯定比常人的角度更冷静和理性。   我在影片里首先感到的是年老的不堪,衰败的身体与面容,生活的孤独与寂寞,这是人人都会走向的境遇,无论尊卑贫富,无论有多好的心理准备,这是必然的落差。这也给了我对于老年退休生活有着无尽幻想的心理以重重的一棒,也许那个时候面临的失落茫然,远大于现在的压力和辛苦。   时光倒转并不是完美的事,你依然会在某一点后,与想遇到的人越来越远,布拉特 皮特最打动我的一场戏,就是他最后一次,以十八青年的外表与中年黛西相会之后,他静静地坐着,看着黛西整衣离开,他在微笑,但我分明读到他看着时光倒转的,离心爱的人越来越远的无奈,凄然、忧伤,他年轻得让人心疼,让人落泪。   最好的一点,是的,在人生漫长的过程中,我们与想遇到的人其实只有那么一小段最好的时光可以相遇。 那是一个被天时、地利、人和共同营造,由外表、内心、阅历、机遇共同构筑的气场,那是两个人各自最好时光正好契合的一点,那是两人情感共鸣呼应交合的一点,那是情感反应中峰值最高的一点,刻意不得,丢之不去,你们在此相遇,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好赶上了,上天与你们的内心在微笑。 本杰明 巴顿就是倒转着,从年老到年轻,在最好的时光与黛西相遇的,但他们的快乐仅止于那一小段时光。《颐和园》里男女主角多年蹉跎最后再次相遇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回当年的感觉。 错过了,便错过了,过去的,也就过去了。 真实的无奈。 还是洁尘说的精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最好的时光,往往都是被虚度的。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9 Comments

茑萝 生命

文涛去年从青岛带来的茑萝种子,在我们家小花盆里,已经快乐地攀爬着竹竿,开出三两朵五星花了。 不用挖土,仅仅是随意的一洒,它就活泼地生长,旺盛的生命在我家的阳台上开出了来自青岛的气息。   同样是生命,他们却定格在了六月五号。 就在成都,就在西南,为什么命运在这一天,不眷顾这座悠闲地热爱着生活的城市? 看了同事发来的现场图片,心里的悸然和重压久久不去,那些生命,曾经和我一样在成都的街边小店里狂啖美食,或在哪个茶摊上喝茶打麻将的人们,永远地走向了不归路,就因为,在那个时间,在那个地点,上了同一辆车。   每逢身边发生灾难或不幸的事情,我总是会无可救药地把时间往前推: 那是六月五号上午八点的事情,之前,我写了那篇《黑豆银花茶》贴到博上,然后吃了早饭,慢慢开车去上班,八点的时候可能正开到天府广场,当我和往常一样开始一个新的早晨的时候,他们,可能正在烈火与浓烟中发出凄厉的呼号...... 如果有先知,如果有预感......   说不出太多的语言,还是那句: 逝者安息,生者珍重。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6 Comments

唠嗑

周五晚,山民、文涛、伐客、月亮会聚翡翠湖畔咖啡露天草坪,吃饭、唠嗑、看月亮——天上一个,身边一个。   古筝、古琴   文涛:山民说我的工笔画,懂画和不懂画的人都喜欢,是古筝;他的画的受众则很择人,是古琴。 山民:古琴里有华美的、甜美的,花哨的,我则喜欢素朴的。 文涛:就是那种“当——”过去五分钟,“当——”过来五分钟,七根弦每根“当——”个五分钟,合计三十五分钟,一曲终,就叫素朴。   貌像   伐客讲起某个女人,月亮问:长得怎么样? 文涛讲起某个男人,月亮问:长得怎么样? 山民讲起某个女人,月亮问:长得怎么样? 伐客:月亮代表女人,总是关心貌像,而男人则首先会关心,这个人脑壳正常不正常。 月亮:因为,相由心生。   小时候的理想   山民:我想当个发明家,曾经发明过透明雨伞,将一只卷烟分段等等。(现在是画家) 伐客:我想当个科学家。(现在是炒股专家) 文涛:我想当个少奶奶,什么都不做,在家弹弹琴、画点画,有人伺候着(现在也是什么都不做,在家写写字,画点画,有山民伺候着) 月亮:我想当个作家。(现在是生活杂家,喜欢坐在家里写点文字) 由此可见,男人离小时候理想的差距要比女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女人比较能够坚持最初的梦想。   初恋   大家一起说初恋。 伐客:一......二......三...... (月亮:时间到!我们说的是初恋,你超额了!) 月亮从头到尾说的是一个人。 山民:一......二......三...... 文涛从头到尾说的是一个人。 总结:初恋对于一个男人,只是情感生活的序言,后面的连续剧更精彩;而初恋对于一个女人,却是终生的、持续的唯一。   时尚潮流   伐客:我年轻时候领佳节又重阳导我们那个院子的时尚新潮流。 月亮文涛掩嘴笑。 伐客:我经常自己照着镜子梳头,一梳就成了张明敏;再梳就成了周润发。 月亮文涛哈哈笑。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1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