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9

彭州行

小渔洞   这次参加的行里组织的为集团捐建的彭州小渔洞九年义务制学校的孩子们送文具书包校服的活动。看到了还在板房学校里上学的孩子们。 仪式完毕是搬砖,很作秀哈,本来两个人可以传递的距离,因为人太多,就硬生生加进两个人,人挤人传递砖头的时候,月亮我深刻明白了什么叫可有可无的岗位。   一路上到处能能看到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痕迹,也到处能看到重建。生活还是要继续,生活还是在继续。 回来时也买了彭州的野菜,清香怡人。 很多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遗址已经开辟为景点了,比如小渔洞大桥,中法桥,还有白鹿镇小学。   小渔洞大桥 中法桥 白鹿镇小学。             真是一个美丽的学校,依山傍水,如果不是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这是多么美丽的一个世外桃源的学校。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绿荫下的火锅

这个地方,是我们爬丈人峰(家山)的时候早就看好的,半山腰上,一条岔路斜支出去,有几间平房小屋,一个小平台,上面有石桌,斜坡上种着菜。 一切都被浓荫荫蔽着,山风吹来,凉爽到心里去了。 四个老人一见这个地方就高声说好,然后分散到小屋的四周,摘野菜,接泉水,捡树枝做拐杖,还在屋后大石处发现一处最环保的卫生间。 我呢,就在绿荫下贤惠地熬制一锅白味火锅。   吃完,在浓荫下午睡一小会儿,打一打被清新山风洁净过滤的小呼噜。      醒来,喝一杯由泉水和新鲜金银花泡出的茶。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6 Comments

陈家桅杆

没想到,陈家桅杆就在成青快速通道的青城山和温江的路上,3日从青城山回来的路上,就去逛了逛。 非常的幽静清雅,只有几个摄影发烧友在仔细拍照,然后就是我们一家人。 那些古厅、那些门廊、那些石墙、那些中式桌椅,太适合拍中式古装照了,随你大拍POSS而不会有人打扰。回来就把这个消息告诉几个小资,赶紧置办几身旗袍,请瑶的先生史老师准备好摄影器材,抽个周末好好地去拍它一拍!   网摘:   陈家桅杆位于成都市温江县寿安乡天鹅村,系清代咸丰年间翰林陈宗典及其子武举陈登俊年营建,始建于清同治三年(1864年),经八年竣工,是一座集住宅、宗祠、园林于一体的综合性庭院式建筑群。整个建筑占地7282平方米,建筑面积2736平方米。大小12院,组合精巧紧凑,布局大方合理,具有清代特色,院内建筑为穿逗木结构,门前原竖立双斗桅杆,故俗称为“陈家桅杆”。 从任何一道门里走出来都是一幅美丽的图画,呵呵:)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3 Comments

每天做点什么

谢谢大家对于《伤逝》的共鸣和理解,从大家的评论里,我深切感到,抑郁症离我们那么近。 伐客说:心理健康比什么都重要。70年代以来的日本,90年代以来的韩国,现在的中国,类似的经济发展速度压迫了安放内心的空间。              祈祷吧,不仅是超度,也不仅仅是为了他们。 我来看抑郁症,那一定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一定是从觉得“这没意思,那没意思”一点点开始的,慢慢觉得“什么都没有意思”,外界的压力和不顺,更加加重了这种“了无生趣”的念头,严重时就不是药物和心理辅导可以扭转的了。 那么,是否可以主动地做些什么,主动地感知生趣,主动地让阳光照亮内心。每天做一点,让心灵和身体充实,掐灭抑郁的苗头。重要的,主动地关心帮助别人,也就是帮助自己。 看到一篇网摘,觉得有道理,和大家分享。     想要保持心理健康?英国科学家说,只要每天做5件小事,就能帮助我们拥有积极的心态。   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英政府智库“展望”发布一份题为《精神资本和精神健康》的报告说,与人们通过多吃蔬菜水果维护身体健康一样,保持心理健康同样有章可循。   报告建议,人们每天只要做5件事,就能达到促进心理健康的目的。这5件事分别是:   1。与他人联络感情。与家人、朋友、同事和邻居发展良好的关系,可以丰富你的生活,并给你带来帮助。   2。保持活跃。培养爱好,如舞蹈和园艺,或者仅仅是养成每天散步的习惯也可以使你感觉良好,促进身体的灵活性和身心健康。   3。保持好奇心。注意观察日常生活的美丽和不寻常之处,学会享受时光并进行思考,这将帮助你以欣赏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   4。学习。学习乐器或者烹饪等。挑战和成就感会带来乐趣及自信。   5。奉献。帮助朋友和陌生人,将你的快乐与更广泛的社会联系在一起,你将从中受益。   剑桥大学心理学教授费利西娅·胡珀特说:“有关精神健康,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个人可以做些什么。我们找到5类可以帮助人们明显改变精神状态的事情。其中每一类都有证据支持。”  

Posted in 杂感的谈 | Tagged | 4 Comments

伤逝

从青城山回来,就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第一次那么迫切地想用文字来排解,因为我已经试过了惯常的排解方式:爬山、摄影、野餐、游园、钓鱼、烹饪、修剪花园。。。。。这些通常会让我轻松闲适快乐的种种,但却始终卸不下那心中压着的东西,我知道我的每次笑,都是那么沉重。 而且,我已经预见了,我和我的同事们,受伤的心,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反复疼痛。   实在不好意思,我亲爱的朋友们,节后的第一篇博,不再是往常我喜欢和大家分享的缤纷假日照片,而是我疼痛木然恍惚的心境,谢谢你们听我唠叨,我实在是疼得不行。   我们的一个小同事,二十六岁花样年华的帅小伙小G,在4月29日下午,因抑郁症在家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听到消息的一刹那,何止是震惊,怎么敢相信?那么阳光、那么礼貌、那么帅气、那么有前途的小伙子,会选择用这样一种决然的方式离开世界! 然后是木然是恍惚是无止境的互相追问,每个同事相对时,都是那几句“怎么可能?”、“这么可惜!”“太可怜了!”   然后才翻出小伙子内心隐藏的巨大伤痛:04年,他还在上大学,闹着要父母陪着自驾去云南,并且还不顾宝爱他的父母的劝告,执意自己开车,结果酿成了重大车祸,父母双亡。 据说5年来,这个阴影已经慢慢消散了,并且他恋爱结婚有了一个常人羡慕的家庭,但他还是在几个月前患上了严重的忧郁症,断断续续地请假治病。除了家人,真正的病情对外人是隐瞒的。   就在上周,我还在餐厅里看过他,就站在我身后,落寞无笑容,我本想和他开几句玩笑,但一看他的脸色就止住了。 事情过后很多人都和我有同样的内疚,发现他异样应该有一两个月了,但大家都认为是对外宣称的那种病情以及药物治疗的后果,没有想得那么深,那么坏,而且主动去和他说话,他都不大回应。 也许,如果我们再执着一些,再艺术一些,再耐心一些,再细致一些,让他能倾吐,后果是不是要好一些? 他当时已处于抑郁症严重的自闭症状,拒绝和外人交流了。   那个下午,是怎样的一个场景?他的内心是怎样的变化?是怎样一种情绪带动他走向不归路? 这周他又请假在家,周三中午和爱人一起在婆婆家吃了饭,然后回家午休。下午二点爱人去上班,他独自在家,两点五十他还上网浏览,三点多,每隔半小时会打电话回家的爱人发现没人接电话了,然后让母亲回家看看,岳母回家,就看到了惨象。 医生说,抑郁症的三大症状是:自闭、失眠、寻找一切机会寻死。 也许,就是那么一瞬间,他迈不了那个坎了。   他给我们大多数人的印象是乐观开朗阳光乖巧的,但了解他的人说,他其实还是属于内向性格的。 为什么内心与外在有如此大的反差? 或许,是给外界的这个完美印象给了他压力,他必须要把内心的不良情绪拟或是阴暗面深深隐藏不外露,久而久之就成了抑郁症的引子? 也或者是,自己导致父母双亡造成他巨大的自责与内疚,而这样的家庭悲剧又不能与外人道,只能自己背负。而外界任何一点提及,都会在他的伤口撒上一把厚厚的盐。 或许还有其他。。。。。。各种因素综合而成,最终让他绝望。   其实,活在这个世上真不容易,我敢说,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心理疾病,严重的时候,也会钻牛角尖,也会万念俱灰,把事情想到绝处去,而这样的心理活动还只能自己抗着,独自面对,自己调解。 而他,除了在社会生存所要面临的种种不易外,他心灵还背负的东西对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孩来说,的确太沉重,太惨烈了。 那场车祸前,他是一个被父母温暖手臂环绕的乖宝宝,车祸之后,他就成了一个孤独的,可怜的孤儿。 要命的,他还那么要强,不知道怎么示弱,这让他的内心只进不出,终于爆发。   不管怎样,看着身边一个熟悉的年轻生命逝去,对心灵都是巨大的打击和震颤。对我这个年龄可以做他阿姨的人来说,还有一种母亲般的疼惜与爱怜。   慢慢回想那个下午那个时候,我正在韵韵的学校开家长会,那么多家长齐齐地挤满阶梯教室,紧张而严肃地关注“初升高”的情况。 那么多孩子,都是父母眼中的全部,大家都在关注各名校的录取分数线,那是父母和老师,全部的全部聚集的焦点,但几乎没有人关注这些孩子的心理健康,这么高强度的压力面前,他们的内心。 而他们此时积累下的压力,又将带入高中,带入大学,带入职业,谁帮他们排解?他们是否有能力自己排解? 得知G的消息后的那个上午,我马上给刚“二诊”考试完的韵韵打了电话,听到她慢吞吞的但却快乐的声音说她想买两件短袖体恤,还想换一个书包,我马上答应说,好的好的,她一定很奇怪平时有些严厉的我为什么这么爽快,而且没有问她考得如何? 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健康的,活泼的,比什么都重要。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杂感的谈 | Tagged | 3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