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9

青城花市

从青城小屋出大门,左走两百米就是青城山镇的花市,花市尽头自然连着菜市。 每次吃完早饭(通常是用菜园里摘下的葱下的面条,还有摘下的鲜菜叶熬的粥),在花园里站站,就想着要去花市了。 很干净的一条宽路,人不多,迎面都是从菜市花市回来的人,手里举着三两株花,还有手推车上的肉和菜,表情娴静宁和。也有卖花人骑着三轮载着一大株开满花的杜鹃或海棠,跟着买花人慢慢走向那花要进驻的地方,边走边聊些浇水施肥的花事。 边走边望望右边的山,感觉清新之气充盈着身体的每个细胞,脚步轻快得如走在海绵上。走到一个超市门口,店员笑容可掬地用都江堰口音大声打着招呼“你来了!”,我没反应过来是在问我,在买了点东西付钱时,店员又说“你上次来就穿着这身紫色中式衣裙,我觉得好好看哦,所以这次你一来我就认出你了!” 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觉得好温暖和得意,这是青城山的魅力之一,在这个小镇上你来一两次,你就会成为熟面孔,被大家记住并由衷地欢迎和接纳。不过,我穿的的确有点“拉风”,很庄重典雅的一套中式衣裙,平时很少穿,真的只是在青城山穿过两次。原来穿衣也是要看地方的,记得一次逛“天堂眼”里的印巴风情的一套裙子,我们都觉得好看,但都质疑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穿,瑶说只有在丽江穿,是啊,穿衣得与地方自然融合才好,是心情的自然表达才好,我的这身“中式”的确与小镇的青砖白墙的风格想融,也与我清静古典的心境相融。   走在花市里,被两边花团锦簇和卖花人的笑脸围绕,你有走红地毯的感觉。春天的花事最美,每周不同,半个月前是垂丝海棠的天下,这周又是红杜鹃、三角梅、月季、七里香在唱歌了,还有开着鲜绿油亮叶子的石榴、金弹子、腊梅树,真是好看得不得了,就是什么也不买,逛逛也舒服得很。 也就100米多一点的长度,慢慢走过去,再折回来再走,一家家问过,学会了很多植物名称和种植方法,还有价格,比较过后,锁定大小花型最满意的一家,开始讲价。 你跟一家讲价的时候,旁边的那些“竞争对手”们都帮着花主讲,亲密和谐得象一家人;你嫌花丛不蓬松,花主立马说,要不你等等,我再去给你拿一窝大的,好像他家就在后面;我刚从“眼镜儿”那儿买了一株香花月季正在装车呢,另一个大姐就把“眼镜儿”缠住了,说要多大多长的七里香,“眼镜儿”回答说知道她家的花园大小,待会儿配好给她送去;边往小屋走,边和“眼镜儿”谈好了下次要几株金银花。。。。。。   回家去,把香花月季和金弹子种在三楼露台上,看着长长的香花月季垂下,给露台增添了清新的亮色,金弹子取代了一株枯掉的茶花,绿色也丰富了。然后开始动手拔杂草,别说,这些鲜绿的杂草还有些好看的,只不是影响大局,还是拔掉。 然后就在月季旁慢慢煮一壶茶。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5 Comments

你是我记忆中忘不了的温存

洁尘在博客里说,她目前在写一部长篇,因此会减少博客更新,因为心中的很多东西需要慢慢储存酝酿,然后在长篇里爆发,如果用在博客里闲说,会散了气。 我喜欢她的比喻,心中的东西是有“气”的,保存、珍藏,纪录都是好的方式。对于不写小说的人来说,通过博客纪录并与人分享,也很好。 洁尘一直倡导读硬性的书,写硬性的字,我一直在努力变得硬性一点,但我发现这太难,我还是不由自主地被感性的文字所迷醉,也会写一些感性的文字,这是不是还是不成熟的表现? 越来越喜欢浓玛的博,这个无比感性的女人,总是能把话说到我的心里去,成为我另一番感性思维的引子。我的另一个博友老林,在天涯里写了一年的博,篇篇都是内心真诚真实的表露,我以为这是难得的男人的感性,不过他说要暂别博客一下,去做一些调整,也许还会回来。 我决定不再逼着自己硬性了,顺其自然吧,让心灵自然地转换,该感性的时候一定感性,毕竟感性而温暖的生活是亮色,是我们需要的东西,愿心灵如丰饶的海。   文涛在博客里播放的她喜欢的那首戴娆的《你》(《我爱我家》插曲),一下子就抓住了我,这也是我的喜欢。 我在留言中说:文涛,这首歌霸占了我一个晚上,一直这样,静静地听。喜欢,这种柔情。也希望永远拥有这种柔情。               因为同爱一首歌,来,干杯:)   文涛回复:干杯:)这是我最喜欢的歌曲之一,理想中的爱情和爱人。 你是我记忆中忘不了的温存你是我一生都解不开的疑问你是我怀里永远不懂事的孩子你是我身边永远不变心的爱人你是我迷路时远处的那盏灯你是我孤单时枕边的一个吻你是我爱你时改变不了的天真你是我怨你时刻在心头上的皱纹你是我情愿为你付出的人你是我不愿让你缠住的根你是我远离你时永远的回程票你是我靠近你时开着的一主扇门你是我情愿为你付出的人你是我不愿让你缠住的根你是我远离你时永远的回程票你是我靠近你时开着的一扇门   点击收听:http://www.3xia.com/mp3/nishigirl.MP3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3 Comments

记忆

每一次回老家的过程,都是捡拾记忆的过程,那些储存在内心的东西,一旦遇到随处可见的引子,泛出来的是那么鲜活生动的记忆。   寡妇面   第一晚住内江,意在第二天一早可以去吃一碗“寡妇面”。 还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店子、老板、面。 对寡妇面的记忆,会是和内江有关的人的群体记忆。   折耳根   这次在荣县乡间,田埂上到处是折耳根,学名鱼腥草,又叫猪鼻孔。 小时候第一次在田埂上挑出折耳根的时候,那种心情简直太高兴了。 妈妈一声令下,叔叔姑姑们全部下车忙活,连文文也加入了。   桑叶   小时候养过蚕,每天精心喂桑叶,所以看到鲜亮的桑叶,都会想到,这是蚕宝宝多好的美食啊。 记得晚上睡觉时,盖子没盖好,结果被蟑螂把蚕宝宝吃个精光,第二天我哭得几乎不能去上学。   桐子叶   小时候,我们长大的那个大厂,到处都是桐子叶。 我们会爬上树去摘叶子下来,妈妈用来做桐子粑,里面加红糖的那种,特别好吃。   大佛   这是我们小时候去得最频繁的一个旅游景点,荣县大佛,仅次于乐山大佛的第二大佛。 现在下一辈也如当年我们那样在那里奔跑了。   绿   叔叔们执意要我们去花龙沟玩,据说是一个原始竹林。 因为天气原因中途而返,不过看多的这个湖就已经让我们惊艳了,把悬念留待下次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清明

这次清明回荣县,是给爸爸、还有爷爷奶奶,祖母扫墓。 叔叔姑姑们在去年底的时候,把五尊坟的墓碑重换了,全家人在清明凑齐了,很大一家子。 以前很多次描写过我回荣县的感受,那真是不一样的地方,让我真正明白并确认,那里就是根的所在,我来自于那里,属于那里。 在叔叔姑姑们温暖慈祥的眼神包围下,我感受到世界上最朴素和真挚的幸福。   在三叔家的客厅里(这里以前是爷爷的老屋所在),挂着这家的血脉延续,上左是爷爷,上右是爸爸,下面一排全是长孙文文的照片,中间还少了一辈呢,可能是因为没有照片吧。   去爸爸墓的路上,春天的田野。   爸爸的墓碑。   爷爷的墓碑,右边是我的叔叔姑姑的名字。   爷爷的墓碑,左边是我们这一辈的名字。还在不断延续增加,六叔的孙子(女)马上就要出世了,妹妹也刚刚确认有了宝宝。   爸爸的墓碑前面是一片竹林。   还有正在结的樱桃。   晚上全家人去了姑姑的新家,照了一张合影。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虾球传

都说那海水又苦又咸 谁知道人世的痛苦和心酸 。。。。。。。 呵呵,我做这道菜的时候就想起这首歌,那还是我们很久很久前看的一部电视剧里的主题歌,不过我做的虾球一点也不苦也不咸,而是香喷喷,脆绷绷的,非常好吃。 除了火候掌握不好,有点偏糊外,其余都很成功。   做法: 1、              鲜虾去头和纱线。 2、              将虾先裹面粉,再蘸鸡蛋液(略加盐)、最后再面包渣里打个滚。 3、              油热后,小火,将裹好的虾在锅里煎至金黄起锅。 4、              蘸番茄酱吃。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似是故人

以前很多次提到过梅艳芳的那首《似是故人来》,没有词语可以形容我对它的喜爱和痴迷,不同的年龄段会听出不同的味道,最初是情爱的痴缠,中间是一种恬淡的无奈的念白,现在听,有一种很浓的宿命在里面。 在影碟店里看到一部老片子,理查 基尔和茱迪 福斯特的《似是故人来》,与歌曲一样的名字,让我一定要去看。看了,感觉温暖浓郁,虽然结局让我伤感。   似是故人,那“故人”一定在心灵深处,会集了我们对于生活的种种经历和想象,喜怒悲欢,让我们在经历中叹息,在想象中思念。 有一个人,让你感觉是“故人”,他(她)身上一定有我们熟悉和想象的东西,那一刻,“故人”温柔地与他(她)融合,让你有恍如梦中,有隔世之感。 仅仅是一个人的心理活动,“故人”带来的心灵震颤,岂止用幸福和感动可以形容。与其是被“故人”感动,不如说是被自己的想象和思念感动。独自啜饮自己酿的酒,五味自知。 似是故人,并在想念的一端缓缓向我们走来,我以为这是上天给于人们的情感珍馐。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