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09

最快乐的韵韵

她是班上最阳光的孩子,非常单纯,总是那么快乐,那么从容,做什么事情都不着急,一下课就被很多孩子围着笑着,快乐得不得了。作为老师,根本不用担心她在这么大的中学压力下会有什么心理问题。 这是韵韵的班主任对韵韵的评价。她补充到,凭对我们不多的接触了解,她明白了韵韵的阳光快乐源于家庭。 其实,老师的评价和我们对韵韵的评价是一致的,这是一个非常阳光快乐单纯的孩子,即使在初升高这样的严酷环境里,也总能找到她快乐的痕迹。   她学她自贡同学的方言学得让我们喷饭; 她学给她补习物理的老师的北方口音“您——倒是写下来呀!”学得字正腔圆,害得我们连续几天说话全是“您——啊您——的”。 她说补习英语的老师实在是太娇小了,每次她一抬头,发现找不到老师。 她感冒了嗓子沙哑,却还在边走路边哼歌,自然左得吓死人,结果旁边的同学听得笑到地上去了,又叫其他人来听这千古奇音,结果来一个笑倒一个; 她最近数学成绩有进步,老师使劲在班上表扬她,反复用“越来越好”这个词,结果班上同学见到她就说“越来越好”。她自然笑纳。 她对于文具店有着超级的痴迷,喜欢拥有笔,她的笔完全可以用三位数来表示,她说理想就是开个文具店。班上一男生写新年贺信上有一句“感谢韵哥,我这三年从没买过笔!” 爷爷奶奶因钥匙都锁家里而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当时我们正在外面吃饭,韵韵爸赶过去调解,未果;只得让韵韵上。韵韵考虑了一下对爷爷怎么说,对奶奶怎么说,然后分别给他们打电话,先是平复怒气,然后让他们互相理解对方,最后亮出杀手锏“你们不高兴,我也不高兴”。几个来回,几番劝说,两老竟乖乖消气了。韵韵最后放下电话时竟说了句“哎,他们真莫道不消魂象小孩子!” 我每次严肃地给韵韵强调学习方面的事,她也严肃地听,但过了不久,我又听到她上卫生间时传来的歌声了。。。。。。   已经是初三最后一学期了,我发现本来很紧张的我,也被韵韵影响得一点都不紧张了。其实,韵韵也懂事了许多,学习不断进步,也许是得我的真传吧,她特别喜欢文科,成绩不错,理科也在进步,体育成绩超好,希望她能不断进步。当然我们最希望的是,她永远这么阳光,这么快乐! 这才是她一生中最宝贵的东西。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5 Comments

仅你逝去的一面

二十四城芙蓉花,锦官自昔称繁花   强烈地想看《二十四城记》,在成都拍的是一个因素,还有更重要的是,是我曾经在类似420厂这样的军工厂里生活了整整十三年,我熟悉并希望重温那种“小社会”里的一切,那些人物,那些厂区和家属区。以前在《青红》里我看到了这种场景,虽然那部片子让我难受。   总是听妈妈说,现在厂里又在转产什么了,看着我长大的那些阿姨谁谁又生病了,一个月只拿多少钱了,谁谁的孩子又不争气了,谁谁的女儿(我最好的玩伴)又离婚了,一个人带着女儿开了个饮食店了。。。。。听到这些的心情总是怅惘的,其实,我和妈妈一样,对那样一个地方实在是充满了太多的感情。 从出生到十三岁,这是性格基本确定的年龄段,回想在厂里的生活,带给我的都是积极的、向上的、集体的、火热的影响,我想这也着正是《二十四城记》里那众多人物对于工厂的记忆。当然,令人感伤是那种辉煌温暖的记忆和现实失落情绪的交织碰撞。   变化、失去,这是每一个人都要面对的东西,或大或小,或远或近,只不过420的变迁把这个过程集中体现了,那么多人,多么多年,那么多情感。   几年前,我们给420厂贷玉枕纱厨款,现在我们给二十四城这个楼盘的开发商和买房者贷玉枕纱厨款,每个人都成了参与或助推这种变化的力量。这也正是整个社会的缩影吧。 感觉贾樟柯讲述得还是太内敛了,那些东西本应该催人泪下的。但回想,这也许就是生活的原味吧,很多东西在默默地、平静地发生,只有自己去品尝咀嚼其中的滋味吧。   任何东西,都从未真正失去,或能够失去,包括诞生、个性、形式,包括世界上的任何物体,包括生命、力量,和任何可以看见的东西……这具躯壳迟钝、衰迈而阴冷,早年的燃烧留下灰烬, ……将会适时地再次燃起火苗                 ——惠特曼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6 Comments

从今天起,做一个会吃的人

         从今天起,做一个会吃的人 用心、用爱,烹菜褒汤 从今天起,关心时令和蔬菜 我有一个厨房,春暖花开,鸟语花香   从今天起,为每一个季节编制食谱 告诉家人四季的密码 那春韭夏瓜秋菠冬萝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天每一餐配一个温暖的菜名 我的厨房有最靓丽的风景 可以把田野的清香炒进菜里 可以把山间的林气烧进肉里 可以把海风褒进汤里 再把春夏秋冬烩如火锅一样丰盛   呵呵,突然就想写诗了,把海子的诗拿来歪写了一下,是要表达一下我现在科学系统饮食的决心。 以前那两下子不过东抄西仿拿来卖弄,一点不系统,不知道春夏该喝什么汤,秋冬该吃什么菜,说不定逆着季节吃还乐呵呵的呢。 现在月亮大厨(嘿嘿,羞一个)要上一个台阶了,经过系统学习(主要是自己瞎摸索),决定以季节为中心,以人体变化为半径,合理搭配食谱,买健康时令蔬菜,少用调料,力求清淡,讲求营养,做一个懂养生会养生的人。   废话少说,先上一个春天应常喝的汤(从网上学来的): 春季气候干燥,应该从饮食的角度进行身体方面的调养,除了多吃清淡蔬菜,新鲜的水果之外,这款汤可以每周喝一次,清热去燥,还有助于安神。春季多喝汤水,也有助于皮肤的保湿。汤的口感清爽,有种甜丝丝的味道。以下是各位药的功效:     玉竹:养阴,润燥,除烦,止渴。 党参:补气 枸杞:补肾益精、养肝明目、润肺止咳 芡实:补脾、除湿 淮山:滋肾养阴 蜜枣:驻颜     原料:排骨(或鸡肉)500克  玉竹25克  党参4根  枸杞40粒  芡实30粒  淮山30克  蜜枣2个  姜一块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12 Comments

笔记本

     一部甜美的影片,适合在阳春三月看。 也适合在人生的开始和中点的时候看,会感觉那老年岁月的温馨暖暖。 它让不相信爱情的人由衷地相信爱情; 它让不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人改变观点; 它让确认爱情只存于短暂的人无语; 它让你由衷地赞美那种一生一世的爱情。   男主人公诺亚在影片的开始这样介绍自己: 一个默默无闻、普通平凡的人,恐怕要不了多久连名字都会被遗忘,但一生却做了一件很多人都做不到的事情:一辈子只爱一个人。 呵呵,还是浓玛的影评说的好:   昨天,看了一个甜美的片。《恋恋笔记本》。突然碰见的。动人的故事,宁静美好的画面。让我数次流泪,数次惊叹。看完之后,把《笔记本》这本书从书柜深处找出来。买书时的情景,一下就从九年多前回来了。深秋。一条梧桐树茂密的林荫道。街边的小书店。买下书的那一刻,接到的一个电话。            决定重读这本书。美国味道的故事,甜美,阳光、温情。与春天很般配。这样的爱和婚姻,如同一个不灭的美梦。     有时也想,到了晚年,能与一个深爱着自己的人结婚,也许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书中惠特曼的诗,又一次抓住了我。          在春天里,说甜美的话,做甜美的事,读甜美的字,也是一种对季节的深情致意吧。把那些湿漉漉的、深切的东西,留给秋天和冬天吧。春天里,就该做一个甜美而浅薄的人。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6 Comments

街景

总府路右转春熙路的口子,总是有很多右转车和直行车被交佳节又重阳警拦下罚款扣分。这一幕天天在上演,基本上成了我们几个小资中午散步时必看得到的街景。 自然很好奇,以我们的观点来看,觉得那些车没什么过错,但为什么老是被罚呢?   一 终于有一天,我们当中最勇敢也最美丽的T小资,走到正罚款的交佳节又重阳警跟前问为什么,交佳节又重阳警斜眼看了看T小资,没说话。 T小资也是经验丰富的人,继续态度颇好笑脸盈盈地说:为了以后不犯同类错误,你给我们讲一下在这里应该怎么开嘛? 交佳节又重阳警再次看了看T小资,回答了三个字: 掌到开!(四川话,端着方向盘开车之意)   好在我抢在T小资之前回过神来,立马安慰她: 这位交佳节又重阳警估计因种种复杂原因嫉美女如仇,如果让我上的话,他应该要告诉我。   二 第二次,蓉小资的好奇心被推至顶点,看见一女子被罚后凄然回车的背影,要追上去问个究竟,被我拦住。 你想让她再把伤口揭开给你看?   三 第三次,有几辆车同时被扣,交佳节又重阳警和被罚者的声音都很大。 我们在生产队都这样开的,一男子嘟嘟囔囔。 生产队是生产队,这里是春熙路,为什么不栓安全带?为什么要抽烟? 哦,原来是这两个原因。   四 我幽幽地说,我不会被罚的,因为我既不抽烟,也把安全带栓得很好。 但是你会画口红,抹粉!蓉小资提醒。 想来也是,我现在已经练就一手掌方向盘一手画口红抹粉的绝技。 那有什么,蓉小资提醒,人家阿敏还边开车边上睫毛膏呢。 天,我如果那样的话,肯定把自己画成大熊猫!   五 据说男士在车上边开车边刮胡子的超多。 一天瑶的先生在车上边开车边刮胡,坐在后排座的五岁儿子东看看,西看看,问: 哪里来的装修声音? 瑶笑倒,摇起车窗,看见同行的另一辆车正好是同事的车,同事正在摇头摆尾地,一手方向盘,一手拿着刮胡刀在脸上到处逡巡。 等电梯时,瑶问这位同事: 你刚才在装修哇?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世界上能想到她的人

在一本杂志上读到,季羡林在哥廷根留学时和迈耶一家住同一条街。由于写论文需要打印稿,自己不会打字也没有打字机,而迈耶的大女儿伊姆加德会打字又有打字机。于是夜里,常常是一个打字,一个在身边静静地坐着。考完试,季羡林也就带着多种不舍离开了这个城市。几十年之后他再回到这个城市想要联系伊姆加德,她却已杳如黄鹤。于是季羡林在年老时感叹: “如果她还留在人间的话,恐怕也得近古稀之年了。而今我已垂垂老矣。世界上还能想到她的人恐怕不会太多。等到我不能想到她的时候,世界上能想到她的人,恐怕就没有了。”   世界上能想到她的人,心里一动,是的,这是一种温柔的联系。 不要以为,世间人们联系的方式仅仅是面对面的交往,不见面的通讯,或者由各种利益血缘关束缚起的关联,世上还有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联系,那就是长久的想念。 这世上你会想到哪些人,或者你会被哪些人想念,或者被想念的人是否知道你的想念,是否回应你的想念,是否在想念的尽头还能有一天谋面,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世间因为有了这样一种联系,而温情脉脉。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