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09

给出去的才是自己的

李连杰在杰出华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奖颁奖晚会上领奖时,对于他所进行的慈善事业,他用一句话来概括: 给出去的才是自己的。 然后他补充到,他手腕上戴的一块表是朋友送的,他每次戴的时候都想到了朋友;北大有很多名人捐建的楼,同学们每次提到这些楼,可能都不一定说什么编号什么名字的楼,但却清楚是谁给出的楼,所以,给出去的才是自己的。   给出去的才是自己的,一种释然而宽广的心态。 对于它的理解,应该不止于慈善,人生的很多难题疑惑,用这句想想,真的能有帮助。 当一件东西属于你的时候,在众多东西中它可能被你忽略到不存在,而一旦你给出的时候,你会真正注意到它,然后在它上面寄予你的情感和希望,而接受的人也会珍惜,并把感恩和满足围绕在它上面,于是,一件小小的东西并因此增生了更多更广义的精神价值,它让给出者和接受者同时领受生活的阳光。     给出去了,你得到更多。你会发现自己的美好,自己的潜能,自己的能力,而这一切都会正作用于你的生活。     给出去了,你以另外一种美好的方式拥有。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6 Comments

做个巫婆也无妨

要是在古代,我可能会去当个方士,炼仙丹的那种,每天在一大堆瓶瓶罐罐里面,炼制长生不老药。 现在我吃早餐的时候,就是在一大堆瓶瓶罐罐里,每个舀取一小勺,加入一碗粥里,慢慢和好,吃下。家人每次都狐疑地看着我,我就对他们说,要不了多久,一个绝世美人就会出现在你们面前,结果全部做呕吐状。 午睡过后,我会调制一杯花草茶,我的柜子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茶,每样取一点,费时不短,有次同事看了我的柜子问,你在开中药铺呢? 方子全是在网上东看一点,西看一点,然后我就开始行动了,我实在是行动的巨人。不管有没有效果,我觉得很有乐趣,不过,长久纠缠我的脸上的痘痘却好久没长了,呵呵,真是一大收获。   好了,周末应该做一款美容养颜汤——乌鸡汤。      原料:乌鸡1只  姜1块        汤料:红枣5颗  莲子5颗  薏米10克  百合10克  枸杞10颗  淮山40克  党参10克  川砂仁3颗   扁豆50克        我查了一下,砂仁的功效是化湿开胃,温脾止泻,理气。用于湿浊中阻,脘痞不饥,脾胃虚。扁豆的功效是健脾和中,消暑化湿。 治暑湿吐泻,脾虚呕逆,食少久泄,水停消渴。        做法:   1)将乌鸡斩成大块儿。姜去皮切大片。 2)将汤料(红枣,莲子,薏米,百合,枸杞,淮山,党参,川砂仁和扁豆)放入大碗中,倒入清水浸泡2分钟后,将水倒掉,用清水反复冲洗2次,沥干备用。 3)将乌鸡放入锅中,一次性倒入清水,大火煮开后,用勺子撇去浮沫,一定要撇干净为止。把沥干后的汤料倒入锅中,盖上盖子,用小火煲汤2个小时。 4)最后,打开盖子倒入盐调味,将小火改成大火煮5分钟后即可饮用。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开店梦

浓玛说,是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自己的店梦啊? 是的,小店情结一定伴随了很多女人的一生,从小到大,不断变化,不管实现与否,女人悄悄地在想象中陶醉,快乐。 想开的店,一定是小巧的,安静的,洁净的,温馨的,有自己特色的,你穿着棉织绣花衣裙,挽着光洁的髻,站在店中,微笑着等待着那些也有同样品位的人光临。   最早想开的店,是和编织有关的,卖花式图案的毛衣,还是自己手织的,不过至今为止,我还只为自己织过一件毛衣呢; 后来,看美国电影《电子情书》,就疯狂地想开一个可以讲故事的书店,书很随意地象家里那样摆放,孩子们可以坐在地上看书,我每天会在一个固定的时间给孩子们讲书里的故事,我的对面全是亮闪闪的纯真眼睛,每天一个段落,连续不断; 后来想去考心理咨询师,听杨小资说,她的一个朋友在美国就做心理咨询,先弹一段古筝,客人就平静了,然后慢慢倾诉。我想,那我先学古筝,再学心理咨询,自己娱乐不说,还可以为他人排忧解惑; 后来去了丽江,立马就为自己退休找了一个好活,开一家小巧的客栈,摆满了各式民族风味的织物和艺术品,有一个临河的小咖啡屋,每天坐在那里发呆,写写东西,顺便可以挣点钱。 韵韵现在最想开的店,是一家可以喝饮料的文具店,边喝边选,其次是超市,几岁的时候问她的梦想,就是住在超市旁边,可以随时随地地逛超市。 周围的女友,有想开面包店的,小面店的,牛肉汤店的,服装店的,鲜花店的,幼儿教育馆的,呵呵,每次说起来,都两眼放光,幸福漫溢。   一个女人想开一个小店,一定是想把自己对生活的美好感觉,在一个不大的空间里保存、呈现、并与人分享。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6 Comments

那些名字

在文涛那里看到了她转贴的一份名单,是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遇难孩子的不完整的名单,来源是艾青先生的儿子艾有暗香盈袖未未及其朋友的“5.12汶川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死亡学生”的调查整理工作,他们通过网络信息线索,对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重灾区域进行了实地走访调查,形成了这份名单。 那是由区县名、学校名,班级的汇合,是两个字、三个字的名字的罗列。 如果你为父母,你会明白那名字后面蕴涵的东西,那不仅仅是两个、三个简单的字,那是几千个日日夜夜堆积的亲密,十几万个分分秒秒围绕的情感,你能体会那巨大失子伤痛,哪怕是一点点。 如果你还未成为父母,你会以自己生命的蓬勃来想像那些蓬勃生命的戛然而止。   现在,到处是春花烂漫,满是一片赏春的幸福,生活基本恢复了原样。 那么,清明来临之际,让我们一起祭奠那些如鲜花般陨落的孩子,把祝福送给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祝福天堂里的孩子们快乐,祝福在人世的父母安好。 到那个时候 我请你走到月光之下, 或许你会从那里感觉到我的温暖 虽然很淡,但它却会落在你的身上 到那个时候 我请你伫立窗口向远方眺望 或许你能发现我的目光 虽然很遥远,但它正在向你凝视 到那个时候 我请你在春天远足去 或许你能遇上我 我们一起看漫天碧绿看河水流淌 到那个时候 我请你读一本书, 或许它正是我写的 书中有一个人像你一样孤单而坚强 到那个时候 你的生活若需要帮忙 请你一定说出来让我知道 我的能力虽然微薄,但会尽力 到那个时候 你要想哭就放声大哭 请相信,纵然千里之远,我也能听到 就让我陪着你一起哭泣 到那个时候 你若无助,请想想我,我也正无助着 因我不知道我能为你做什么 就是知道了,能做到的恐怕也不是太多 到那个时候 日子比过去更加漫长甚至残酷 可是生活除了继续,别无选择 到那个时候 请让我陪着你,我们一起走吧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菜园里的油菜花

在城里呆久了,会感觉麻木停滞,说不出的东西憋着发散不出来。而一旦换个地方,就会大不一样。 旅行就有这样的功效,或者是魅力。 看过一篇文章说,人的心情很大部分是由感觉决定的,而我们身体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等等感受到的东西都会作用于我们的心情。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同样的生活每天都在重复,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感受到的东西也差不多,心情自然会阻滞,走出去,哪怕只是小小的离开,去体验不一样的感觉,心情自然会打开。   必得要有一种距离,车窗呼呼风声过后,让你感觉真实的离开,或者是逃离。 而一旦踏上路,你的所有感觉便自然打开。 下班后在光华路上,心情就灵动起来,闹着去温江找个地方吃饭; 结果找到了,大小合适的小城里,满布着小巧的餐饮店,我们随便找了一家汤锅,嗨,吃得真爽; 然后慢慢开往青城,一路上看路标标志的“陈家桅杆”,计划着下次去拍拍照片; 到青城小屋,已经晚上八东篱把酒黄昏后九点钟,下车就看见菜园里的玉兰开着,还有比人高的油菜花开得活泼,丝毫没有为我们两个月没来照料它们而流露责怪之意。 一夜酣眠,睡到自然醒时通常是早晨八东篱把酒黄昏后九点钟,连我这雷打不动的晨起生物钟也乖乖停滞,青城的魅力就在于此,让你放松得彻彻底底; 起床,喝一杯咖啡,就在油菜花开的窗前,煮清爽怡人的阳春面,一大碗吃得一点不剩,在这里的胃口就是好; 然后,慢慢地拍菜园里的油菜花和萝卜花; 慢慢散步到花市,和花农讨价还价,买了一株垂丝海棠; 回家,在刚种下的垂丝海棠下煮铁观音,看书。。。。。。 多好的时光,多好的时光。 回成都的路上,又在温江找到一家陈抄手,吃了海味抄手,笋子抄手,还有蒜泥药片,没吃一口都惊呼,太好吃了,太好吃了,下次让家里人都来吃。   青城山能包容洗涤释放我们的所有感觉,自然也就清洗我们的心情。 真庆幸有青城小屋,能让我们很随意地寻找到旅行的感觉,而与旅行不同的是,它是我们的家。 即使只是短短的小住,就足以把心情做一个快乐的变换。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6 Comments

那些人物,那些命运

米姐的博客总是充满了对现实和社会深刻的描述和思考,她充满传奇色彩的丰富阅历也为她的文字增添了真实动人的质感。 她的这篇《我的高中同学陈国忠》,让我久久的沉默、无语。 那些人物,那些命运。   我的高中同学陈国忠                小米   他死了好多年了,自杀的。具体死于哪一年?哪一月?我都不清楚。只知道他是死于改革开放初期,全国人民都像打了鸡血的那个年代。   国忠和我不仅同班,而且同组,国忠的家庭也就是一般的城市贫民,没有什么背景。他们家兄弟姐妹多,父亲长期瘫痪在床,可以想象他的家境之窘迫和他母亲生活的艰辛。 他忠厚和善,不善言谈,是个老好人。那时候,他是班上的生活委员,我是宣传委员。如果不是他担任着生活委员,可能很多人都会忘记他的。   改变他一生的命运的事情发生在1975年春节前。那时候我们全班在成都肥皂厂参加学工劳动。这是按照毛泽东的指示,所有的在读学生必须学工、学农、学军,接受再教育。 75年年初,因为要过节了,成都市革莫道不消魂命委员会为了粉人比黄花瘦饰太有暗香盈袖平,下了一道文件,让肥皂厂赶紧生产一批香皂,让革莫道不消魂命群众在节前都能够买到一块香皂。在每人每月只有半块肥皂供应的年代,香皂实在算得上是一种奢侈品。   工厂里的香皂车间已经封闭很久了,恰恰在我们去厂里学工的时候恢复生产。对国忠来说,更倒霉的是我们组被分配到了香皂车间。 香皂车间是一栋独立的建筑,只有一个出口,被工厂的民兵严加设防。我们进去时书包、饭盒都不得带入,其它车间的人也不能进来,以防备有人偷这些如金子般宝贵的香皂。我们每天做的劳动是在生产线上把那些模压不合格的香皂块挑出来送去回炉。合格的产品就包装起来装箱。看着流水线上那些粉红色、椭圆形的小香皂,(每块香皂大小就像现在宾馆里免费给予的那种),大家时不时地拿起一块香皂放在鼻子底下贪婪的深呼吸。有同学开玩笑说“真想吃一块下去!”那个时候香水对我们来说只是书本上的一个单词而已。平时谁能够抹一点花露水都会惹来众议。   一天中午,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我们放下手里的活儿跟着工人师傅走出车间门口。忽然,走在我前面的国忠停下来了,我走了几步就超过他,回头一看,他的脸色白得吓人,而且,两只手情不自禁地紧紧地捂着裤兜。门口的民兵自然也发现了他的异常,马上向他呵斥:“站住不许动!手抬起来!”民兵们一拥而上,把他抵到墙角,很快就从他的裤兜里掏出一块缺了口的香皂来。我还记得,“当场拿获”的那块香皂也就鸡蛋那么大。   我们全班立即被停止学工活动,并且被勒令回校学习检讨。国忠被校方更高一级的领佳节又重阳导弄去审查。记得校团委让我们班团支部拿出一个处罚意见,而我们死活不肯开除国忠的团籍。在那个恐怖的年代,如果档案里有被开除出组织的记录,人一辈子就完了。不能参军、入党,也不能被安排在重要岗位上,即使是到机场、街道挥舞一下鲜花欢迎某某外国首脑的资格也会被取消!记得在一九七四年,因为美籍作家韩素音到我们学校参观,在她来访问的那天,那些所谓有问题的学生以及家庭出身不好的同学都被阻止来校上课。   我至今为我们班的团支部感到骄傲。因为在那个人妖颠倒的社会,我们没有丧失起码的人性。但是,我们并不能为国忠的未来起决定作用。 国忠后来还是被学校团委给予留团查看的处分。从那以后,他的脸上几乎失去了笑容。言语更寡。以至于当年6月份,他甚至没有跟大家告别就匆匆地下乡了。   以后发生的事情,都是我已经当兵回家探亲才知道的。   国忠到了农村,积郁了半年的情绪得到了释放的场所,听说他变得爱说爱笑,甚至带着农村的孩子去河沟、渠塘游泳捕鱼,和原来的他判若两人,他从艰苦的劳动和大自然中找回自己原有的尊严。   苍天无眼,有眼也无珠。国忠注定是生活中的被东篱把酒黄昏后虐者。   就在当年8月,在广阔天地中重新得到自信的国忠在一次跳水中,脑袋砸在了水底的石头上,颈椎断裂,在乡亲们背着他往几十里外的公社医院奔跑的路上,因为缺乏救护知识,没有固定他的伤处,反而让他的脑袋搭在老乡的肩膀上随意地晃动,丧失了最后一点修复机会。国忠从此高位截瘫!   那年8月,我下乡了,根本不知道此时的国忠已经被老乡用牛车拉着,返城了。   我一直认为,如果没有那块香皂,国忠不会有那么大的行为反差,那件事情不仅仅是伤害了他的自尊。而是摧毁了他对未来生活的信念。 在我回家探亲时,我们得到消息的几个同学决定去探望国忠。   国忠的家,在一条小巷子的一个大杂院里。一眼就看见院子里晒着被尿湿的被褥。房子是老式的平房,还铺着木质地板。因为年代久远,踩在上面咯吱咯吱作响。房子面积比较大,一个清贫的家,没有什么家具,主要摆放了三张床:靠墙的两张睡着国忠和他瘫痪的父亲,屋子中间那张床,就是他母亲睡的。两条绳子从天花板上悬下来连接到他母亲的床头,晚上,母亲就把绳子栓在自己的胳膊上,这样方便两位男人的呼叫。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3 Comments

朗读者

几年前看《朗读者》书的时候,没有太大的感觉。现在看了电影,感觉电影《朗读者》比书《朗读者》更立体丰满。 汉娜因不暴露自己不识字的耻辱而顶罪入狱的故事的确让人惊叹,但我觉得男女主人公汉娜和伯格的关系更耐人寻味。汉娜比伯格年长21岁,两人初识时伯格还是个十六岁的男孩,正是青春萌动的时候,而37岁的汉娜也在女人最风韵的时候,两人很快在一起亲密如恋人。 能说这是一种爱情吗?实在说不上,两人的关系中有依恋,但更有目的,伯格在汉娜身上初识人生男女之欢,而汉娜则是,听伯格朗读来弥补自己的缺憾,同时背负着巨大心理压力和恐惧的她,需要在与这个男孩的亲昵中感受一点点人世间的温暖,找到自己和人世间的一点联系。 这样的一种联系在汉娜入狱后漫长的时间内仍在持续,伯格在默默地帮助她,帮助她认字读书,这也成了汉娜活着的支柱。但这个时候,对伯格来说,那仅仅只是帮助了,而汉娜,可能还有一丝幻想吧。影片最残忍的,是在这种平静的关系中,突然来个转折——让汉娜出狱,让这样一种微妙的联系戛然而止。 最后伯格到狱中去看望汉娜——实际上已经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妇了,过去的风韵荡然无存。伯格说了些为汉娜出狱后安置的话,对汉娜来说,这些帮助和礼节已经浇灭了她最后一点幻想,于是她在出狱前一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就象狱警所说,她其实根本不打算离开监狱。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我就知道春天的你

我就知道 春天的你 会在一个固定的地方 等我   我的镜头几乎没有人物,都是些花草树,在我眼里,自然是纯粹的,洁净的。 当你用镜头框进一朵花,慢慢地对焦、调光圈,你的眼睛专注于她,你的心专注于她,无人打扰,这一瞬间的世界。 是这朵,而不是那朵,这里面有某种机缘的东西。你捕捉住了她,而她也在你游离眼神过处,呈现出了最俏丽的姿态,她也捕捉了你。 在那个瞬间,你们四目相对。 所以,你懂她,你在繁复的枝叶花苞中定住她,放大她,把焦距光圈调到最佳,那一刻,你找到了她最美丽的样子。“咔嚓”一声,你果断按下快门,把她定格在相机里,也定格在心里。 这很象一次恋爱的过程,你看她是怎样的眼神,你就能体会到,一个男子看着心爱女子的那种心情。   这次在浣花溪看到的垂丝海棠,是我看到的最象女人的一种花。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8 Comments

玉兰 迎春 柳

在浣花溪,我拍到了玉兰、迎春、柳。 进门的一块石头上写着:锦江春色亦文章。 来浣花溪走一走,你就明白为什么这个地方出诗人。 翻出古诗念念,让唇齿留香。   玉兰 沈周(明) 翠条多力引风长,点破银花玉雪香。韵友自知人意好,隔帘轻解白霓裳   迎春      代应春花招刘郎中 (唐)白居易 幸与松筠相近栽,不随桃李一时开 杏园岂敢妨君去,未有花时且看来   迎春花 (宋)晏殊 浅艳侔莺羽,纤条结兔丝 偏凌早春发,应诮众芳迟      迎春 (宋)韩琦 覆阑纤弱绿条长,带雪冲寒折嫩黄 迎得春来非自足,百花千卉共芬芳   迎春花 (宋)刘敞 沉沉华省锁红尘,忽地花枝觉岁新 为问名园最深处,不知迎得几多春  柳     采 薇 《诗经·小雅》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如梦令 《红楼梦》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见与不见

那天和文涛在评论里讨论说,世间没有真正的拥有,也没有真正的失去。很多的事情,都在拥有和失去之间。 觉得,模糊有着很广泛的存在意义,比清晰和绝对更具美感,或者更有诗意。 比如这首仓央嘉措的《见与不见》。     《见与不见》           仓央嘉措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的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寂静喜欢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