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9

新锦里

锦里又往深修了一段,春节的时候去逛了一下,感觉还好。 虽然很刻意,但喜欢那种浓重的氛围。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3 Comments

天浴

看这样的影片,是对心理承受力的一个考验,你在享受电影前半段由亲情、青春、美丽、洁净、宽厚、善良和自然草原景色交织的美好后,逐渐被后半段的污浊、卑鄙所震惊,看它们以强大的力量把前面那些所有的美好撕裂殆尽。   文秀对于自己身体的态度是影片的另一个线条,从最初的珍视、娇羞到最后的漠然、无所谓,这一切在善良的牧马人老金眼里逐渐呈现,他亲眼看着一朵鲜花如何被践踏,那不仅仅是身体的花,更是心灵的花。他对一切无能为力,当做了能做的努力仍然对一切绝望的时候,他只能采取最极端的方式让这朵花停止生长,停止被践踏.   草原深处一湾静静的湖水,看着老金赶十几里路打水给文秀,洗去被玷污的肮脏,这与影片名字“天浴”相合。那其实是文秀和老金希望的心灵之水,洗不净身体,至少让心灵得到些许清凉之水的抚慰。       成都,成都,这是影片里文秀嘴里出现得最多的一个词,在整个影片里,这个城市是所有美好的化身,那里有文秀的家、文秀的初恋、文秀关于未来生活的向往,影片里不时出现的成都话,让川人倍感亲切。影片里一个场景是文秀激动加炫耀地向老金讲述“洞子口凉粉用几十种作料做的,要排好长的队才吃得到;人民公园里的菊展,有几百种菊花。。。。。。” 从 ** 到成都,不过七八个小时的路程,但文秀为回到成都,却付出了少女的一切,甚至于生命。猛然想到,现在的成都熙熙攘攘,街上的人流如织,谁能想到三十多年前从这里出去的一个成都女孩儿,没有再回到这个地方。   影片的最后,文秀轻轻地给了老金一个吻,这个吻温暖而感人,是文秀对于一直守护她的老金由衷的感谢,也是老金应该得到的慰藉。我相信老金是深爱着文秀的,他的眼神至始至终地表露着他的怜惜。   影片故事:       中国十年文瑞脑消金兽革风暴,一名成都少女文秀与全国七百五十万青年一样,更离开亲人下放农村。文秀被派往荒凉的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高原,寄居到藏族人老金的破旧营破内。文秀无法忍受贫苦生活,在渺无人烟的高原上,唯有将自己最宝贵的贞洁,一而再再而三献给干部、生产队长、甚至小兵,目的是换取一张回家的批文……  剧情描述文秀是文化大革莫道不消魂命晚期的知青,她被选中跟随藏民老金学习牧马,老金在一场藏民的打斗中被割掉生殖器,并无一般男人的性欲妄念,文秀对他很快便从小心提防变成全然信赖。老金对这个十几岁的纯真小姑娘也疼爱有加。然而,场部过了约定的半年时间仍然不来接走文秀,令她逐渐产生焦急不安的心理,脾气变得暴燥,一股冤恨全向老金身上发泄。文秀渴望回家,便在供销员的甜蜜利诱下对他献上贞操。老金虽然明知文秀被玩弄,却有口难言,未几,文秀变成场部那些有办法的男人轮流玩弄的物件,并且完全无视老金的存在,对他颐指气使。老金忍无可忍,痛斥文秀出卖自己,文秀竟反唇相讥:“卖也没有你的份!”文秀的牺牲并没有换到回城的机会,反而搞大了肚子,还不知道是那一个人经手的。老金带着文秀怒气冲冲大闹场部,最后在绝望之下射杀了文秀再与她殉葬。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5 Comments

以水墨心伺茶饭

山民说,菜色搭配、调料相佐,以清、简为好,忌多色多料,如水墨画里的黑白灰; 山民说,盐的多少是衡量一个厨师境界高低的标准,凭感觉,忌尝,如水墨画中的颜料使用; 山民说,蔬菜、肉菜先在微波炉内略热一下,使其半熟且减水分,然后再到锅内炒,火候和时间掌握效果最佳; 山民说,鲜兔在滚水里煮10分钟,兔的内脏煮5分钟,捞出切成小方粒,蘸以生抽、豆支油、新鲜小青椒、水、葱花调成的料,味道最佳; 山民说,青岛人炒韭黄肉丝简直不如四川人动脑筋;青岛人炒菜放酱油,ASS IS TOO BLACK! 伐客说,我买的卤鸭子也颇具书香气; 月亮说,我带来的花生和糖也有灵气。   呵呵,周六晚在山民家吃的他亲手做的晚餐真是太好吃,太愉快了,还在一起喝了霞姐给我寄来的茶,在满室水墨香气里谈天说地,真觉满心满身的仙气和清气。 照片是山民站在凳子上拍的,文涛转发的。 谢谢文涛的小礼物啊。      闪回:         山民切兔丁的时候,垫的是他的书法墨迹,让我和伐客心疼不已。             山民的豆汤白菜,被我一扫光。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5 Comments

转贴《没有回吻的爱情》

袁远的这篇《没有回吻的爱情》(上)写得真好,读后很受触动。她的下篇还没出来,我就等不及转贴了。 世间的爱情有千万种,而这一种爱情,却是“我们能在汤汤时光的无尽河流边,不时听到爱情的曲调中突然挑出一声振颤人心的高音”。   读书之:没有回吻的爱情(上)   袁远   说到爱情故事,我脑子里首先想到的小说中,常常有这样两个:莫泊桑的《修软椅垫的女人》和麦卡勒斯的《伤心咖啡馆之歌》。  一个短篇,一个中篇。按篇幅来说,分量不重;以故事来说,没有你呼我应的缠绵悱恻,激烈碰撞,也不见棋逢对手的大开大阖,跌宕起伏。谁不知道,爱情是两个人的事,用通俗的说法,“一个巴掌拍不响。”一个人的爱情,或者说,在感情的激烈度和认真劲儿上一边倒的爱情,能算什么呢?  可是,人生,命运,情感,人性,有时就是这么神奇和匪夷所思。上帝之手神秘莫测,它导演的故事往往超越常识,它绘制的图案总是无羁无绊。  于是,我们能在汤汤时光的无尽河流边,不时听到爱情的曲调中突然挑出一声振颤人心的高音。  于是我们听到来自《伤心咖啡馆之歌》的那清冷、低回、隐忍却又伤感得令人胸腔作痛的吟唱——  八月的下午,路上空空荡荡  尘土白得耀眼  头上的天空亮得像玻璃  枯坐在百叶窗后的女人  倾听着来自大地深处的  被束缚者的歌唱   《修软椅垫的女人》故事简单。莫泊桑是零度叙事的大师,他的“零度叙事”不是雷蒙德•卡佛那种,卡佛嶙峋简洁的文字下面,总是游动着一缕看不见的惆怅或伤感的韵律,铺展着一汪影子般似是而非的失意情绪。莫泊桑将任何情绪都剔得干干净净,文字背后似乎什么都没有,笔触如冰,目光如铁。  女主人公,修软椅垫的女子,其父母也是修软椅垫的,这低人一等的工作,迫使他们常年如流浪汉一般四处游走,零零碎碎讨点生意,居无定所,如同你我熟悉的那些挑担提篮的贩夫走卒。严酷贫困的生活往往是外貌的粉碎机,快乐的压榨器,你不能指望这样一个家庭里的父母能有怎样的好脾气,能给予自己孩子多少温暖的关爱,修软椅垫的女孩子一落地,就注定是下等人家的孩子,肮脏,孤独,得不到必要的教育,没机会被收拾得干净可爱。而莫泊桑,竟然不给与她一个名字。  稍大